环境友善度亟待提升 胶囊咖啡业者任重道远

国外常见的“胶囊咖啡”,去年也逐渐流行到国内,最近更因为德国政府禁止公部门采买而成为话题。然而,雀巢(Nestle)旗下品牌奈斯派索(Nespresso),虽然贩售不环保的胶囊咖啡,一方面却积极取得雨林联盟认证,甚至让南苏丹咖啡农获得合理利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杯、时髦 胶囊咖啡风靡全球

总部设于瑞士的跨国大型食品公司雀巢(Nestle),旗下品牌奈斯派索(Nespresso)是销售咖啡机和胶囊咖啡的公司。虽然没有公开收益或利润,但奈斯派索有1万500位员工在62个国家销售咖啡,经营规模大、跨足全球。2012年在世界各地卖了超过270亿个时髦的咖啡胶囊。

早在1986年奈斯派索就推出了第一台单杯式咖啡机。1990年代在欧洲销售量迅速上升,2001年左右奈斯派索进到美国市场。奈斯派索在纽波特比奇(Newport Beach)、加州和纽约麦迪森大街等时髦的地点,已经开设了精品店。2015年推出了一台咖啡机VertuoLine,这台咖啡机能够冲煮美国人喜爱的250ml(8oz)正规咖啡、欧洲盛行的小杯浓咖啡。

永续发展第一步 助咖啡农获利

先谈咖啡豆来源。他们领导了咖啡采购产业,培训咖啡农、支付溢价,前几年已经在厌战的南苏丹,投资再度盛行的咖啡产品,这是值得肯认的地方。

奈斯派索有个重大的永续性合作计划,当中38点承诺详述了计划如何为供应端、消费者、社会和股东创造价值。这间公司的努力展现出永续性合作案计划的力量,做了有意义的改变,但也显示出还没达成的地方。

在绿山咖啡公司(Keurig Green Mountain)称霸的美国胶囊咖啡市场上,奈斯派索努力取得生存优势。执行长杜佛辛(Jean-Marc Duvoisin)表示,为了永续发展,公司创立名为希望之杯(The Positive Cup)的计划,并透过扶贫相关的非政府组织——科技服务组织(TechnoServe)——把所得投注回供应链,特别是南苏丹。

目前南苏丹的经济仰赖石油和外援,但咖啡已是该国首要的农业输出。

“南苏丹是咖啡的发祥地,所以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有趣,”杜佛辛说。他说,奈斯派索的欧洲代言人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建议公司到南苏丹经营。“咖啡产品有助于区域和平。基本上那是因为家人能够在小土地上从事农作、有稳定收入。”

奈斯派索为此投资了70万瑞士法郎(约80万美元)左右,并计划在南苏丹投资250万瑞士法郎(270万美元)。去年奈斯派索和科技服务组织(TechnoServe)协助策划三次开咖啡合作案、组装了三部湿磨机,加工处理咖啡、输出了10吨的咖啡。奈斯派索试图在2020年之前,帮助8000多位的咖啡农。

更广泛地说,奈斯派索从2013年已经正式开始与雨林联盟(The Rainforest Alliance)合作的全球咖啡项目——AAA永续品质计划(AAA Sustainable Quality program)。根据奈斯派索的网站,八成左右(约6万3000名)的咖啡供应农已经正式通过项目认可,奈斯派索会支付他们高于市场标准三到四成的咖啡价格。

“这个项目严密又全面,给予咖啡农实质的资助。”雨林联盟主席韦伦(Tensie Whelan)说,“他们可以支付咖啡农不错的价钱,并给予长期支持。确实我们应该从整个价值链去执行。”

滤挂式、胶囊、即溶咖啡 环境足迹比一比

不过,单杯式的奈斯派索胶囊咖啡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麻烦。我们必须做出假设,例如传统咖啡机插电的时间、咖啡浪费的量等未知数,才能比较胶囊咖啡和传统冲煮咖啡的环境足迹。胶囊咖啡拥护者说,每一点浪费的咖啡粉也都有显著的影响。

杜佛辛表示,传统冲煮方法比起胶囊咖啡,使用更多的咖啡和能源。“如果你注意到环境影响、碳影响,这种少量的喝咖啡方式最没有影响”,他说。

但事实并非如此。最没有影响的实际上可能是即溶咖啡。2009年奈斯派索做的一项生命周期分析证实,即溶咖啡“比起胶囊浓咖啡或滴滤式咖啡,使用较少能源、有较低的环境足迹,而滴滤式咖啡每一杯有最大的环境影响”。然而,这项分析是由即溶咖啡制造商雀巢集团的一家咨询公司所做的。

2011年一项独立研究得出不同的结论:“如假设过滤式咖啡整锅都能喝完,即溶咖啡冲泡时只要煮沸需要的水量,那这两种煮咖啡的方式就是至目前止对环境最友善的。”

在这项分析中,胶囊咖啡的评估结果最差。不过,也不清楚这些假设符实的程度。

永续缺了资讯透明 胶囊咖啡业者遭诟病

更糟糕的是,这间公司的单杯式铝荚产生不必要的废弃物,让有价值、能源密集的资源最后进到了垃圾掩埋场。更令人诟病的是,奈斯派索不公布回收了多少铝荚,而资讯透明是永续性的基本要素。

雀巢集团持续努力解决铝荚的影响。根据雀巢集团的网站,雀巢集团致力承担铝荚问题的责任、推动旗下精品店和高档厨房零售商的回收工作。在某些州,消费者可以免费经由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寄回使用过的铝荚。

但有多少铝荚回收了?雀巢集团不会公布的,反倒聚焦在回收能力。一位女性发言人透过电子邮件解释:“我们提供了多个回收选项,这样就很难精准地估算消费者回收率,所以我们聚焦在回收能力,当作进展的具体量测······ 回收是共同的责任,消费者参与是必要的。”

的确如此。不过,如果大部分的铝夹最后都丢弃在垃圾掩埋场,那就告诉我们某件重要的事:虽然奈斯派索非常用心,但回收工作还是失败了。任何负责任的公司都需要承认、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2016年2月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一份报告,胶囊咖啡已经迅速增加,一直都是美国咖啡市场成长的主要动力,所以回收工作就特别重要。

奈斯派索的最大竞争者绿山咖啡公司宣称,2020年之前会推出可回收的咖啡胶囊,但绿山咖啡公司的塑胶混合咖啡胶囊还是完全无法回收。但一家名为Rogers Family Coffee的小型咖啡公司就销售了生物可分解咖啡胶囊。

虽然困难不断,但都不应该否定奈斯派索的努力。就像雨林联盟主席韦伦说的:“如果我们只和理想的公司合作,那就无法完成任何事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