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湖畔的咖啡馆

重庆大学老校区的民主湖畔,不知何时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安静地隐于图书馆、学术报告厅、教学楼等恢宏大气的建筑物的一隅。绿树掩映之中,万丈红尘之外,与世无争,端庄静雅。

咖啡馆不大,约三四十平米的店面,漆成深红的橡木雕花桌椅厚重古朴,天花板上的枝形吊灯简约大气,靠墙一壁书架,整齐排列着政治、哲学、经济、文化方面的经典学术读物,如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福柯《词与物》,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等等,也有本校教授们捐赠的自己的学术著作,还有文学书籍陈列其中:米兰昆德拉《生活在别处》,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等等,散发着浓浓的文化气息。

侍应生一律洁白的衬衫,头发修剪得整洁清爽,脸上的笑容如晨露一样干净。他们多是兼职的本校大学生,温和地向你点头问好,礼貌地询问你的需求,仔细聆听你的回答。当他们用托盘送来煮好的咖啡以及烤好的小点心,就会安静地回到吧台后面去,擦洗杯子或揩净台面,或什么也不做,只是安静地呆在那里。他们偶尔在咖啡馆里走动,就像几缕从窗户筛进来的阳光,静悄悄地移动。吧台里传来煮咖啡的嗡嗡声,时光静谧而悠长。

这里的咖啡,品种多样,蓝山、摩卡、卡布奇诺、拿铁、抹茶……,卡布奇诺最为香醇、滑爽,因其加入较多的牛奶,所以冲淡了咖啡的苦味,牛奶使得咖啡的味道层次丰富了很多,也轻盈了很多。咖啡上那丰富的牛奶泡沫,就像是奢侈华丽又稍纵即逝的生活,繁茂香甜之下,埋藏着会长时间萦绕在你舌间的苦涩滋味。繁华、梦幻、浪漫,一如流逝的青春时光,让人甜蜜,也让人怅惘。抹茶咖啡则充满着清馨淡雅的东方风情,咖啡的浓香之中掺杂着绿茶的清香,浓烈与淡然,热情与温和,场景繁复与意境悠远,正所谓浓妆淡抹总相宜。那淡绿的色泽,让人神清气爽。清新淡远的绿茶香味,使得沉醉于世俗浓香的咖啡又飘逸出尘,让你意犹未尽、欲罢不能,而又与世无争。尤其喜欢盛装咖啡的白色瓷杯,瓷质细腻,品相高雅,白色衬着淡绿,色调清爽,“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西方的咖啡文化与东方的茶文化就这样奇妙地揉合在一起。

各式点心是咖啡的最佳搭配。湖畔咖啡馆的点心样式不多,但精致可人。柔软香甜、入口化渣的巧克力蛋糕,香味浓郁、酥脆可口的葡式蛋挞,以及香草饼干、奶油面包等等,用精美的小瓷碟盛上来,赏心悦目。店里实行DIY,可以自制点心。发面,用鸡蛋黄、牛奶、黄油等各式材质调和,装进托盘,送进烤箱,听着烤箱嗡嗡转动,暖烘烘的香气慢慢地弥散出来,感受到一种富足与安祥。自制的点心,品相虽然不那么端正,吃起来倒格外香甜可口。

坐在窗边的位置,就可以将民主湖一览无余。波光潋滟,亭台楼榭,绿树环绕。一边品着咖啡,一边翻动着书页,咖啡香、书香以及涌入室内的植物香气,溢满一室,涤荡着人的心魂。种种繁尘俗事,皆可放下。

知名学府里,往往少不了湖,而湖畔,少不了咖啡馆。剑桥大学有康河,北京大学有未名湖,清华大学有荷塘。每一个湖,都有悠长厚重的文化历史,流传甚远的轶事佳话。湖畔的咖啡馆,又是增添这种人文气息的不可或缺之物。据说剑桥大学每周都有一次盛大的下午茶,各个不同专业的教授相聚在咖啡馆,品茶,饮咖啡,聊天,交流学术问题。不同学科有不同的研究范式,思维方式,相互交流有助于开拓视野,启发思维,物理学教授遇到的难题,借用文学教授的发散型思维加以解决。而理学的严谨与讲究逻辑,对文学研究也大有裨益。各种学术观点在此碰撞、激荡,各种不同的学科知识在此汇聚、交融,可以产生多少闪闪发光的新思想,又有多少令世人瞩目的学术成果得以产生。文化名流,丰神俊逸,儒雅风度,学养深厚,高谈阔论,旁征博引,雄辩论证,那是一种多么令人向往的盛况。难怪多年前徐志摩慨叹: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据说,在16世纪的奥斯曼,咖啡馆不叫咖啡馆,而是被称作读书房,咖啡也不叫咖啡,叫做思想家的牛奶。人们在这里读书、思考、辩论。这里是自由思想的集散地,是被学者哈贝马斯称作公共领域的地方。可以想象,16世纪的咖啡馆,高朋满座,既有思想自由、行为不羁的作家、画家,又有思想严谨、知识渊博的学者。他们在这里抽着大烟斗,翻看报纸,议论时局,为了不同的政治观点、学术观点争辩得面红耳赤,“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力”。这一群泡在咖啡馆里的人,被称作公共知识分子。

可见,咖啡馆一直与自由思想有着亲缘关系。而大学,除了传授知识,也是产生自由思想的地方。

湖畔咖啡馆的常客,主要是学校的师生。下课了,到这里来,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同时也交流思想,讨论学术问题。每隔两周,就会举行一次学术沙龙,那时的咖啡馆,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教师们最新的研究成果,会拿到这里来与同事、学生分享、讨论,或许自己费尽心思的研究设计与研究结论,会被别人质疑,甚至推翻。一些精彩的辩论,也会当即获得满堂彩。经过这样的交锋,学术研究可能会更上层楼。

大学,给咖啡馆注入浓厚的人文气息;湖水,又给咖啡馆增添了灵动的气韵。
坐在咖啡馆,就可以看见波平如镜,有风过处,更是吹皱一池春水,泛起柔柔的涟漪,如一大幅起皱的绸缎。天晴时,是波光敛滟晴方好,下雨时,一池烟雨迷蒙,是斜风细雨无须归。春可观闲潭落花,夏季满池荷花争奇斗艳,秋可赏“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至于冬天,暖阳斜照,咖啡馆外的空坝,早已放上了几张椅子,可以邀约友人二三,坐在这里,享受阳光。在咖啡的暖香里,闲闲散散地聊着一些什么,也可以什么都不聊,只是翻翻闲书。待到微风慵倦懒翻书时,就看看湖水,以及湖水上偶尔掠过的白鹭。白鹭飞处,荡起涟漪无数,一圈一圈地扩散出去,又慢慢止息。湖水静止了,时光也静止了。在咖啡的浓香里,惬意的冬日下午可以变得很长。

雨中的湖畔咖啡馆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初夏黄昏,漫步校园,突降大雨,急急奔入湖畔咖啡馆去避雨。大雨狂风肆虐的黄昏,天色暗沉,咖啡馆桔黄的灯光倾泄而出,门边放着几把滴水的雨伞,已有人先我一步前来避雨了。在窗边的位置坐下,听到雨点密集地砸在树梢,砸在湖面,湖面上笼罩着茫茫雨雾。雨横风狂的黄昏,安心地靠在干爽的布靠垫上,闲闲翻着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桌上侍应生刚刚端来的咖啡,袅袅地散发着热气。宁静而舒适的一方天地,咖啡香浸染着书香,被风吹开的半掩的窗户,涌入湖水与雨水相混杂的新鲜的水香,在室内漫漶。喝上一口热咖啡,拈一块小点心,翻上几页书,不知不觉中,雨住风止,唯闻屋檐上雨珠滴落的声音。正好读到“有境界,则自成高格。”“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抬头望出去,正好见水鸟自湖面掠过,此情此景,有我哉?无我哉?物我已两相忘矣!

来源:《重庆散文》
撰稿:贺芒/重庆大学教授,文学博士。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