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主的日常:吉胃福适先生 求求你闭嘴可以吗?

“妳—咖啡小姐,总算被我逮到了,今天非得把这笔帐算清楚不可。”

回过头,只见胀红着脸,一脸暴怒的胃酸先生伸长了右臂,直挺挺的食指指着自己。咖啡一脸狐疑“胃酸先生,怎么才碰面,什么事恼怒了你,让你这么生气?”

“我的肠胃老板深深怀疑我是内神通外鬼,和你们联手背叛他,企图用大量的强酸烧烫腐蚀他的食道。”气急败坏地没有插嘴的余地,胃酸连炮似的宣泄心中的忿怒“妳不用装无辜,要不是妳,我不会被我的老板下封杀令,不让我有容身之处,决心将我赶尽杀绝。”越说越气,胃酸几乎咆哮地嚷着。
 
“胃酸,我真的一头雾水,请你把事情讲清楚好吗,到底我哪里做错了?我又伤了你什么了?”此时咖啡极尽委婉地想安抚胃酸,消他的怒气。


“妳—咖啡,还有紧张、压力、暴饮小姐、暴食先生,加上三餐那一家子的不定时与不定量两兄弟,你们联手刺激我,害我胃酸暴增,害惨了我们肠胃老板。”胃酸葡萄串似的一揪起就是一大串共犯的名字。“紧张、压力、暴饮、暴食和不定时与不定量兄弟都已经俯首招认,妳以为不承认就没事吗?”

 
“胃酸先生,你说的那些名字,我跟他们不熟,他们招认什么罪名别牵扯上我,基本上我想要的和他们所做的,目的和结果绝对是背道而驰。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根据什么说我跟他们沆瀣一气?”咖啡的语气与态度已经不若先前温良,微微地扬起声调颇有迎战的意味儿。


“吉胃福适,妳知道的,好一阵子了,吉胃福适先生已经住进我肠胃老板的处所里了,是吉胃福适先生向我的肠胃老板密的告。吉胃福适先生每每只要跟我的肠胃老板提起我胃酸倒逆的事,总不忘记上妳一笔,每一次点名总少不了妳咖啡小姐,由此推论妳若不是主嫌,也绝对是首要的帮凶!”
 

“……”咖啡低下头迟迟没有回应,再抬起头时噙着盈眶泪水,闪闪的泪光:“胃酸,别人不了解我如何毁我清誉我不在乎,但是,怎么连你都对我有了这么深的恨意?”再也压抑不住的委屈,盈眶的眼泪像被剪断项环的珍珠洒满脸颊,发着颤动的抖音诉说着:“记得吗胃酸?曾经我身上是裹着一件珍贵且华丽的果胶,当我被苦、焦、涩三个恶霸挟持之时夺去我穿戴在身上的果胶,我被浸泡在那三个恶徒的污秽中,也因此我不再滑润,也不再令人惊艳赞叹不绝。”此时咖啡已经泣不成声,抽搐着断断续续说着:“当…当我还穿…穿…穿着果…胶时,我是怎…怎么护着你的,………你跟肠胃的主仆…主仆关…系…是那么融洽,彼此……信任。没想…没想到,当我受尽欺凌…后,你竟然忘却我的心…我的心一直…都是向…向着你,抛…抛…抛却我曾…曾经对你的百般……好,反而…忘恩背…义地狠狠咬…咬……我!”
 
  
在胃酸的逼问下,紧张、压力和暴饮、暴食们都一一吐实承认他们带给胃酸的伤害和打击,造成胃酸和肠胃间的矛盾与摩擦。万万没想到,同样的逼问,咖啡竟然会是这种反应!
 
  
咖啡的眼泪让胃酸慌了手脚,咖啡的泪水也涤清了胃酸蒙尘的心眼。是呀,曾经的咖啡是那么的柔顺善解人意,芬芳可人,如今的尖酸苦涩并不是咖啡小姐的本质,若不是经历了那一场由珍贵的果胶当材料裁剪制成的云裳被剥夺的劫难,咖啡小姐依然会是千娇百媚人见人爱才是,哪会是沦落至成为肠胃先生拒绝往来的黑名单中,想来咖啡小姐也是受害者。
 
  
拾起袖角,胃酸既轻柔且小心翼翼地拭去咖啡夺眶泄洪般的泪珠,内心里暗暗承诺着“咖啡,我一定会将妳那件珍贵无比的果胶衣裳给找回来,让它重回妳的身上,也会告诉我的肠胃老板,让他了解咖啡小姐妳的无辜,还有吉胃福适先生不明就理的栽赃;也请妳忘了我的莽撞吧。”

来源:FullHouseCoffee
版权:本文由FullHouseCoffee授权kaweh.net 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