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咖啡的咖啡壶情结

不知是否因根底上原本身属饮茶之人的缘故,即使踏足咖啡界,却始终与此领域向来存在、对繁琐复杂高深莫测道具与技法的钻研向往颇有距离。

毕竟茶界里,数百年来冲煮模式皆大同;所以,回归本质设想,冲咖啡与冲茶其实道理相同,都是透过水、温度、时间等周边因素的彼此作用,将经过处理的果仁或芽叶里所涵藏的芳香物质萃取成一杯醇美之饮。

遂而,反是沉迷于器皿的年代一度锱铢必较著各种冲煮细节、玩味每一支壶的不同脾气个性;然开始着眼于饮之本身后,心态反而洒脱放开了,了然原理后,喜欢以最单纯最熟习甚至最宽容手法,与咖啡直性相见──因为,冲煮的本身只是过程,随产地、品种、种植、处理与烘焙每一先天后天环境条件的差异所构筑而生的这纷呈万象咖啡世界,才是真正惹人流连、探索穷究不尽的核心关键。

所以,除了义式咖啡因需压力协助,故得仰赖多年来用得上手习惯的义式咖啡机外;其余产地单品咖啡,所用器具越来越显直觉简单:早期是手冲杯,后来结识美国Chemex手冲滤壶,乍见颇觉意外,外观看来光就是一只长得有点像葡萄酒醒酒器的玻璃壶,然因精确壶口设计,安上滤纸、放入咖啡粉随手一冲,风味却是四平八稳有模有样,准准打中我心,自此钟情。

后来没多久,又邂逅了台湾出品的Mr. Clever聪明滤杯。说来有趣,其实多年前早就曾经接触,只是当时它还是茶圈一度风行的茶器新发明、非用于咖啡。多亏咖啡专家慧眼挖掘,经过改良后摇身一变成脍炙人口咖啡工具;这会儿再度重逢,一试之下大为惊艳,不愧从茶思维脱胎而生,从简出发,纯粹浸泡而后滤渣,将咖啡豆的本色原味完整展现,深有共鸣,立即纳为常日依赖之器。

而最近,一趟约旦之旅,类似这般让人由衷惊叹“原来光是这样就可以”的领悟又添一桩:在那儿,街头巷尾到处可见以土耳其式单柄小锅煮的咖啡;以往对此类咖啡敬谢不敏,总觉这猛火高温细粉催逼出的黑浆焦苦寡香少滋味,没料到在此却颇多浓厚稠滑、温润甘香、甚至透着些许细细果酸感的美味之作;最迷魅是加入豆蔻香料同煮,暖馥芬芳,让人不由上瘾。

后来逛了几处咖啡豆专卖店,发现豆款种类极是多样、烘焙度分类细致、品质也好,当下颇受启发……这会儿,要不要再往这更直率路线迈进呢?好生动心。

来源:联合报
撰稿:叶怡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