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爱好者说:我养了咖啡22年 像是养孩子

我是李晓宇,75年的。95年有那么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专门做咖啡烘焙的工作室,歪打正着,在我之前还没有中国人做这个,所以莫名其妙的把这个“中国咖啡烘焙第一人”的帽子扣我脑袋上。当时脑子里的概念是,挣的不多,但比做奶粉有意思,因为我最早做奶粉。其实也没有什么必须要爱什么,就是在那个年龄愿意接受一些挑战,特别是我们那时没有一些挑战性的信息,你在国营工厂每天聊的除了男女关系就是土豆多少钱一斤。

天津海关进口的第一台咖啡炉子是我参与帮忙进口,那时候很年轻19岁,我们在报关单写“咖啡烘焙机”,但海关翻了很多说明书之后,给它的中文标识写的是“电动煤气加热开心果炒制机”。因为他在那个说明书上看到写着开心果,觉得这个可以炒开心果。这是我入职之前的1994年12月,后来我就在这工作。

美国人的理念非常有意思。带我的美国师傅在聊到咖啡整个烘焙的过程中,提到有两次很美妙的爆裂。第一次爆裂是咖啡豆里面的水挤破咖啡壁,有霹雳啪啦的声音,当听到这个声音时,美国人会非常愉悦的跟你说,你听咖啡在唱歌。第二次爆裂,是油冲破咖啡壁掉到冷却盘,在那种嘈杂的车间里,美国人会直接来一句,真他妈棒。颜色决定它的融水性、它的口感,马上冷却之后,十分钟研磨,进行品尝,就知道是不是达到销售的标准。我很幸运,入行的比较正,学的不是那些岛国或者沿海城市道听途说的工艺。因此这么多年我很感谢领我进入工艺的这几个外国人,他们教了我美国的烘焙工艺。但实际上我们用的是西班牙的炉子,西班牙的炉子是高仿意大利的,它是很拧巴的一个事。1995年就这样出现了。

一路下来,没想太多,一切都成了习惯。比如我穿衬衫里面必须加件T恤,这已经是个固定习惯。那时候我作为一个咖啡人,美国人写一个条(地址)你就随时去送。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背包游的经历,走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肩上可以殷出血来。每天四五十公斤绕北京骑两圈,必须穿件T恤在里面,要不然衬衫脱不下来。我就这样从95年一直骑到97年。

我受教育水平很低,初中都没毕业,从我19岁一直到23岁这几年,每天就是皮鞭子蘸凉水。你进入这个行业没辙,你每天想的就是这些东西,你睡觉都是炉子在转,你一闭眼都是炉子在转。

做这个工作今年已经22年,非常颠沛流离的22年,我养了咖啡22年,像是养孩子,我们的理念是什么呢?就是想告诉中国人,有这么一些中国人做的东西不比外国人差,你别认为像法国报纸似的包装,一个中国字没有就是好东西,不见得。这个东西没什么难的,中国人用心比他们玩的好,就看你要不要耍流氓。我说耍流氓就是炒糊了装好的,这个谁都能做。但是我们是凭良心有一股劲。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