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咖啡爱好者的咖啡回忆

本人是一个咖啡爱好者,尤爱手冲咖啡,但我并非专业咖啡人仕,只是对这令人神往的饮品有着一种偏好,甚至是足以达到我对酒的喜爱。

小时候,记忆中在太子道有一间咖啡屋,名字正正叫作“咖啡屋”,当日在香港是我记忆中唯一的咖啡屋,虽谈不上正宗不正宗,但是我绝对记起这是一间高格调的店子,也正好是邻校女生爱流连的地方。我这一届粗气男生,偶尔储够零用钱,也会附庸风雅在除下校章后光顾一杯咖啡,顺道也在偷偷看看邻座的女生,至于咖啡是什么味道,也不作深究,只是不太难喝就可以!

咖啡对我童年有着一定的分量,曾经在窝打老道的雅阁留下不少脚毛,刨马缆,吹吹水,一杯味如开水般的咖啡,可以不断添加,令大家足以消磨一个下午。这正正是当年的“星爸”或“太平洋”的始祖? 又有一段时期在加国留学(已是八十年代!)受了Danny’s和Tin Hortons的洗礼,在这两间出名通宵营业的店子,喝着无限添加的咖啡状饮品,从侍应的壸中倒下食着多时的浓咖啡,年少无知,也不觉有什么不妥,只是要平,量大,可以消磨个通宵达旦,就已是我等莘莘学子的天堂和保垒!

当第一间星巴克在温哥华的笠臣街开张,我直觉是惊为天人,差点儿当神一样朝拜,叫一杯卡布,完全是高品味的象征,坐上高椅子,望出街外,看着人群匆匆而过,那一种优越感非笔墨所能形容!我也能大声对所有朋友说:我只喜欢饮这咖啡店所提供的咖啡。

今时今日,星巴克仍是我启蒙的咖啡店,但现在香港咖啡店正处于一个百花齐放的年代,精品咖啡店开完一间又一间如雨后春笋,令我等咖啡迷感觉幸福,不禁想起十年前想找一间像样的精品咖啡店也难如登天!

今日香港除了星巴克和太平洋等大型连锁店下,还有无数有特色,有性格的小店供一众咖啡迷选择,一想到此,不禁说一声Hallelujah!

来源:明周文化
撰稿:Eric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