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的风韵:香、甘、柔、顺、滑、细、甜

咖啡,要在凉的时候喝。
你对我的感觉,请在人静之时慢慢品尝。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喝咖啡要趁热的时候喝”。

以前我也作如是想。但是自从验证了小李告诉我的:“咖啡要等凉了才好喝”,我就开始喜欢上了黑咖啡。

小李经营一家知名的咖啡店,本人更是出了名的咖啡达人,听他谈起咖啡的大江大海,从栽种、烘焙、拍醒咖啡粉、煮咖啡到喝咖啡,可能给三天三夜都止不了他似水龙头的嘴巴。

多年前朋友带我第一次到他店里,我点名要喝“卡布奇诺”,他把眉头一皱说:“那是给小孩子喝的玩意儿。”好似把他的咖啡拿来做卡布奇诺或其他花式咖啡是一种浪费。但是他还是帮我弄了杯加奶的咖啡,另外附了一小杯黑咖啡,要我试试;后来才知道,他店里卖的咖啡就只有黑咖啡。

为什么我不喝黑咖啡?说起来还真有那么一小段故事。

1978年刚从硕士班毕业,进入行政院经建会服务。有天陪同老板杨世缄博士到台湾IBM公司国际采购部门访问,接待的部门主管是美国人,问说:“喝什么?咖啡,或茶?”

“Coffee。”看杨先生说要喝咖啡,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跟着说:“Coffee。”

“什么咖啡?”老外又问。

“Black。”杨先生回答。

什么?!咖啡还分Black、非Black?红茶不是叫作Black tea?那Black coffee不就是红咖啡?

也难怪我像土包子一样,那个年代台湾喝咖啡的人本就不多,我又才刚踏出校门,哪喝过什么咖啡。反正跟着老板准没错,于是我也说:“Black。”

杨先生听了笑着说:“喔!还是把糖和奶精一起给他好了。”
等咖啡上来了,看看杯子里的“Black coffee”,果然黑得像铺马路用的柏油,怪不得杨先生要帮我要份糖和奶精,我心里则直犯嘀咕:“这能喝吗?”从此后,我就对所谓的黑咖啡敬谢不敏,喝咖啡就是要加点糖和奶精。

听我讲完不喝黑咖啡的由来,小李二话不说,把刚煮好、尚在咖啡壶里的咖啡整个端来,用强光手电筒挨着玻璃壶一照,原来的乌漆抹黑顿时拨云见日、变幻为红宝石的颜色,令人为之惊艳,他说:“这才是真正的咖啡的颜色。”

等我把“卡布奇诺”喝完,用开水清清口,鼓起勇气端起小杯的黑咖啡试着喝了一小口,果然不错!确是自有一番风味,和我脑海中“苦、涩”的刻版印象完全不同。看我终于把黑咖啡喝完了,小李接着大师开示:“一杯好的咖啡要符合:香、甘、柔、顺、滑、细、甜等七个标准。香是喝之前闻起来就很香,咖啡豆所有的香味成分都被留在煮好的咖啡里;如果你进入一家咖啡店,满屋子都是咖啡香,那家店煮咖啡的技巧肯定有问题。所谓甘是咖啡入口后立即觉有甘甜的味道,等到咖啡流过舌头、喉咙等不同部位,会呈现柔、顺、滑、细的口感。甜则是喝完后,嘴唇会有回甘的味道。”

虽然小李的黑咖啡翻转了我对一般黑咖啡的印象,但是对别家咖啡店的产品我仍是欠缺信心,不敢立即勇于尝试。

日前陪朋友再到小李的店里,上了咖啡,小李却说:“趁热先喝一口,然后等凉了再慢慢喝,比较看看有什么差别。”

依照小李的方法,竟发现热、冷咖啡果然呈现显著的差异,冷咖啡的口感更丰富,也更为顺口,完全没有苦涩的味道。小李说,热烫的时候,味觉都被盖过了,味觉神经没能完全发挥;其次,等凉了,咖啡里的各种元素慢慢呈现出来,口感会产生不同层次变化。“千点万点,不如名师一点”,既然在小李店里发现等咖啡凉了确实比较好喝,我开始在家里进行验证,不管是咖啡机煮出来的,或是滤挂式的,都给自己一段时间,在咖啡阶梯式变凉的过程中,慢慢享受那多层次、更回甘的味道。渐渐的,喝黑咖啡的次数相对增加了。

喝咖啡等凉的时候慢慢品,有点像等晚上人静之时思考,所有杂念缓缓沉淀,心的澄明自然浮现,与问题相关的影像逐渐清晰,不管是分析、构思、创意、灵感种种,如御风而飞,似轻舟过万重山,畅快无比。

至于好的咖啡要符合香、甘、柔、顺、滑、细、甜的标准,茶、酒、君子等凡是美的事物何尝不是?

手机网路曾流传一段影片:“有些人,似荷,只能远观;有些人,如茶,需要细品;有些人,像风,不必在意;有些人,是树,值得依靠。”就像茶、咖啡,人也可以拿来品,《论语》〈子张篇〉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描述君子外在形象、内在性情、言行举止的不同层次,不就像喝咖啡过程的不同阶段。

但是品人可能须花更长时间,品君子尤其如此,因为他有更多层次、更多元化的内容。咖啡的香,到了人,就是外在自然流露的魅力。

犹记得1998年在美国参加世界资讯科技大会(WCIT),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聆听英国前首相佘契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本人演讲。演讲前,只见一位态度从容、优雅、高贵,双眼炯炯发光、神采奕奕的女士站在讲台上,全身上下充满自信、智慧,处于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安定,微微上扬的头、环视全场的眼神,有如睥睨天下的领袖。未讲半句话,全场已为之屏息;不用聚光灯,她已是现场的焦点。等到她开口说出第一句话,全场早已按捺不住的掌声雷动,这是一位曾经是全球领导者让人为之折服的无形魅力!此种魅力是经过多年个人内涵升华、重大危机事件淬炼而成。

品人除了感觉其外显的气度之外,还可观其内涵;一举手、一投足之间,不只看其格局,亦可察其细致。大家都知郝柏村先生一生军旅,相貌堂堂、不怒而威。担任行政院长时,有次主持在中钢公司举行的企业座谈会,一位甚是年轻的女服务员将咖啡端到他位置时,大概是一时紧张,不小心把杯子弄翻了,那还得了!女服务员赶紧回头跑回工作房,大家以为她是去找毛巾之类的东西,结果是由随扈迅速地把翻倒的咖啡作了处理。此时会议仍持续在进行,郝院长却一边找了负责服务的人来,小声的要他去安慰那位“小妹妹”,告诉她不要害怕、没事,咖啡并没沾到院长衣服。在中国人传统观念,军人就是个老粗,但郝院长的粗中有细给人的是适时饱满的温润。

不少人喝咖啡、喝茶,端起杯子来就是大口大口喝,好像在喝开水,或像在喝酒干杯,我常开玩笑说那是“愚、蠢、呆、笨、傻、钝、痴”,目的是要和“香、甘、柔、顺、滑、细、甜”相对应。也有人说饮者八德:独酌、浅酌、雅酌、豪饮、狂饮、驴饮、痛饮、畅饮。其实,喜爱怎么喝都是各取所需。但是忙碌的生活中,“喝”、“饮”之外,我们是不是可以留点时间让自己享受点“品”的乐趣?

来源:《流光缓缓,迷了路又何妨》
作者:尹启铭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