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珠:咖啡与酒

父母亲都是善饮之人,遗传给我的却只有酒胆,而少有酒量。近十几年来,我常随着先生进出欧洲,他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滴酒不沾,而我却因而品尝了不少美酒。

历史上的日耳曼民族曾长久统治过欧洲许多区域,而这些虽然已经独立的国家,在各方面仍受到德国极大的影响;酒的文化亦属不可或缺的一例。

德式饮酒是不分早晚的。大清早的市集上,不时可见啃着硬面包边饮葡萄酒的人,无论是附近的居民,或偶来的过客,这都是德国人最中意的早餐;一般的欧式旅馆普遍附有早餐,当我偶见香槟酒也在供应之列时,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德国人是最嗜饮啤酒的民族,应该并不为过。到了德国任何的城市与乡村,时时可以寻见分散在大街上,或隐于小巷弄里的Beer Garden,那古朴又厚实的长木桌,总是列在一片花木扶疏中,桌上并没有刻意的摆设,却不乏泡沫满盈的大杯啤酒;但凡识与不识者一落座,话题自然始于酒香四溢中,人与人之间的猜忌和距离,往往也因此而缩小在无形之中。

位于德国中西部的美茵茨(Mainz),是沿着莱茵河所筑的千年古镇,当地盛产世上公认最好的白葡萄酒,但是酒价出奇地平实合理,使人人皆有能力饮得;欧洲几乎所有的超市都有大片贩酒区,若论及一般的酒价,却往往比矿泉水更要便宜,尤其在意大利境内。

罗马帝国曾是全欧洲的统治者,对整个世界也有无与伦比的影响;时至今日,意大利的各式咖啡正如它的酒和披萨一样,已经成了普及世界的一致吃食。

先生和我多次漫步在米兰的街头,以及郊区内外的大小城镇,咖啡馆总是我们歇腿的好去处。意大利的咖啡馆小巧温馨,暖色生香来自散着奶味的蛋糕,和变化多样的小点心,以及吧台案上溢出的醇酒。我们眼见许多人推门而入,点杯香槟或葡萄酒,一饮而尽后匆匆离开;也见许多人宁站不愿坐,手执咖啡边与四邻交谈,欢声笑语充满在小室中,未久即感染身旁所有人。

意大利咖啡种类繁多,口感各有不同,较之于美国的清淡,意式咖啡是浓郁或苦涩的。如果不是特别要求,基本上咖啡是不加奶与糖的。先生和我经常点美式咖啡,送来的往往是大杯里的少量浓咖啡,外加一整壶的热开水,如何调得合口味,一概悉任尊便。

几经游历之后,又回到纽约的家;我不知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想小酌一杯葡萄酒,也想再来一杯黑咖啡。酒常使我头昏目眩,黑咖啡也常使我舌尖苦涩,但正如先生所言,那是我仍念着在欧洲日子,心中且盼着下次旧地重游的那一天!

来源:世界日报
撰稿:李丽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