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文:咖啡馆里的咖啡书写

历史本身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人类文化的淀积,是人类长期历史与社会实践中的产物,既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因此,当我们提到“文化”此一名词时,它代表的不仅是学术与思想领域的常用概念,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的日常用语。人类所创造的一切均可被视为是文化的内容,而它所涉及的是人类整个活动的方式及成果的总和。因此,当咖啡及咖啡馆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成为一种文化之后,它与人类的社群组织、民众的日常生活,还有群体的心理意识以及社会的传播方式都有着紧密的关系,并且在时代潮流的推波助澜之下,与西方近代文明产生密不可分的关连性。

从十六世纪中叶开始,当咖啡的饮用普遍存在于阿拉伯世界时,也开启了西方世界对此一饮料及其原料的好奇。在历经一个多世纪对这神秘褐色豆子及液体的探索、接触、引入和争论,十八世纪咖啡风潮的兴起与咖啡馆的出现,对西方文明而言,是一种引领时尚与生活品味的呈现,同时也代表着理性公共领域的形成,并在之后的历史洪流中发展成独特的咖啡与咖啡馆文化。

从十八世纪以来,近代西方历史上的重要时刻,咖啡馆从未缺席过。从专制王权到共和体制、从启蒙运动到浪漫狂飙、从写实主义到印象主义,咖啡馆为每一位到来的顾客,提供一个充满咖啡香气的空间去实践他们的理想、建构他们的哲理与挥霍他们的才华。然而,咖啡馆的概念与形式,会因时代变迁、座落的地区,以及市民社会的性质差异而有不同的风貌。大致而言,十八世纪西方的咖啡馆所酝酿出来的是一种以知识分子和贵族仕绅所引领的菁英文化,代表着社会上层的生活品味;然而,随着时代潮流以及历史演进的影响,十九世纪市民社会的蓬勃发展,为咖啡文化造成一种“大众化”的冲击。新大陆的咖啡种植带来平价咖啡的供应机会,而布尔乔亚的兴起与城市的扩建,让咖啡馆的形式及风貌更加多元,同时也让咖啡馆在历经两百年的历史后,绽开精致、绚丽、多彩的文化面向;而这样的精致、绚丽与多彩,正是由人类文明中的理性与情感所交织而成的。

咖啡与咖啡文化除了是一个能够供应咖啡的地方外,更是一个能表达个人思想、自由言论,提供文化教养以及休闲娱乐的场所。因此无论咖啡馆的形式如何变化,它在人类各历史文明中所扮演的角色始终重要,从维也纳的“我不在咖啡馆,就是在往咖啡馆的路上”到巴黎的“我们在咖啡馆见”如此鲜明的社交方式,反映出咖啡馆所营造的独特氛围,也让人们在咖啡馆时,不光是可以谈论天气、时事、商业与政治,同时也谈论着音乐、文学、戏剧与生活。这样一种沉浸在咖啡香气里的生活方式,体现出人们的生活态度与处事哲学:它可以是种激昂、是种悠闲;也可以是种对生活的敏感、对生命的冥想,同时亦是与人交流的悸动或自我陶醉的静寞。

对许多人而言,喝咖啡是一种感觉,在咖啡馆里喝咖啡则是对生活的一种认同。一个人喜欢喝怎样的咖啡、上怎样的咖啡馆,即代表着此人对自我及自己生活方式的认同。对我而言,咖啡,如同阳光、如同空气、如同水般地自然存在,如此地不着边际但又必要。而在咖啡馆里喝咖啡,则是日常生活的必需。许多生命中美好的事物都是在咖啡馆中完成的。我在咖啡馆里独自沉思、在咖啡馆里阅读与书写、在咖啡馆里与朋友分享生活与人辩论真理、在咖啡馆里体会陌生城市的气息与异地文化的风貌、在咖啡馆里感受同一空间中每一个人的律动及其背后可能隐藏的故事,透过一杯杯热腾腾的咖啡及其所带来的温暖力量与勇气。

二○○四年的夏天,我在咖啡馆里完成我的咖啡书写,而过程中陪伴我的是一杯杯温热的Cafe latte,与所有爱喝咖啡与不爱喝咖啡的亲友的温暖支持。

来源:咖啡精神
作者:王士文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