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开了五年的咖啡馆为什么决定歇业?馆主这样说……

想了好几天,不知道标题怎么下,内容怎么写。一如往常,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摊开用了10年的笔电,先打开 Word 写文可以随时存档,晚上不是咖啡的时间,但可以开一瓶啤酒,预期大概又是一长篇,为结束而开始,用自己的口吻和大家说话。

图/“破烂”(Café Junkies)

决定把“破烂”(Café Junkies)现在的店面收掉,是不到两个星期发生的事情。我们遇到的问题,也许和很多离开的店家一样,房租要涨,但我们无力负担,简单明了。人生有好多课题,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心境来临,克服了就会又长大一点,然后准备迎接下一个课题,然后变老。开店一样,这一路走来五年,我们也体会好多,感伤和开心一样多。如果我只把重点放在结果,跟你们说时机有多不好,说房东有多坏多不能体会创业的辛苦,那不如就不说了,因为走在一条少数人走的路上,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宁愿选择检视自己哪里不够好,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机会更好。辛苦和抱怨,是偶尔跟身边的人提起的小事。

在做这个决定的当下,我想到的不是事情的本身,而是人。咖啡馆的中心是人构筑,而咖啡这般成瘾性的饮料,是牵起沟通桥梁的刺激,像兴奋剂一样让人一再踏进这里,宣泄的同时也被填满,咖啡馆永远是生理和心理流动的场所。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一直都是我自己挑的,面试的问题永远很奇怪脱序,会不会做咖啡无所谓,但对工作的坚持和善良的本质是我们唯二的检视。你可以不爱咖啡,但本着对工作的坚持,一样可以把咖啡做好。你可以不爱咖啡,但你不可以不爱人。爱是一个很隐晦难懂的字,存在每一个人心里,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不管是百般刁难的客人或是臭脸的吧台都有爱,只看你怎么理解和包容。在咖啡馆里的工作,有大部分是和人相处,对同事、对客人、对送货的大哥、对坐在店门口喝 City Café 的路人、对房东、对开单的警察、对打电话检举的邻居,和他们相处的这几年我们都在学习,全是因为这家叫破烂的咖啡馆。很多想开店来问我的朋友,我都会说,好好面对人,因为只有人会让你受伤,但又因为人心如此复杂,我们才愿意用好几年的时间努力的学会相处,因为我们也想成为更好的人。如果你不愿意,那就不要开咖啡馆。

一边打着这些字,一边看这五年来的照片,这是我第一次开店,那个时候好稚嫩单纯,想要开一家吵吵闹闹有生命力的咖啡馆,即使吵吵闹闹常常得到一颗星,但还是觉得要吵吵闹闹的咖啡馆。一直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人,这段期间好多人来帮忙,家人、朋友、前同事、酒界咖啡界的前辈、装修设计师 (现在也成为相互激励的好友)、在破烂还在装潢就应征进来的初代员工,在我很多事都懵懂的时候伸出手,不管是拉一把或是捏一把,从一纸合约开始,画成一张平面图,经过好多个白天和晚上的脑汁和敲敲打打,过了好多个夏天和冬天,开了好多啤酒煮了好多咖啡,烤了好多蛋糕和贝果,造就我和破烂现在的样子,如果你喜欢,那是因为好多人的想法和努力融合在里面,如果你不喜欢,我还有好多很棒的咖啡馆可以推荐给你。开咖啡馆能得到的,生活的面向往往比物质上来的多,因为这间咖啡馆,我认识好多有趣且才华洋溢或是耍废萎靡的人,我们彼此分享很多生命的片段然后一起成长,如果我怪罪了景气和人心,那我就辜负了这些提拔和陪伴的人的付出,这五年我已经无比满足,谢谢你们。

很多事都会留在心底很久,我们都会记得每天早上来喝咖啡的林小姐、外带两杯热美式只会讲台语和英语的张先生、周末固定来看报纸喝热拿铁的沈小姐、身高 192 的李先生、没事坐在店里讲垃圾话的哈先生、从只会爬到现在已经要上小学的许小弟一家四口、傍晚打烊前固定出现的柯基宝宝、对面很怪的教练 ….还有好多好多人。

图/“废墟”(Ruins Coffee Roasters)

我话总是讲的太多,一位朋友说,你没办法把大家想要的故事都说完,不如说说自己的故事就好。每个结束都是新的开始,有人关上一扇门,却阻止不了你再开一扇窗,没有“破烂”就没有现在的“废墟”(Ruins Coffee Roasters),有了“废墟”又会有更多美好的事情发生,而“破烂”有一天会在另一个空间和大家见面,我很期待,希望你们也再来和我们一起玩。

破烂 4/21 熄灯,然后我们会自己把破烂拆走。拆房子我们来就好,在这之前,有空来看看我们,之前认真准备的周年明信片,这阵子会快快送印,希望可以赶得及发给你们,让我们最后一次帮你们投递。那就这样了,最后的 15 天,我们会再见。

照片是开店前我们第一次把熊头点亮的那一晚拍的,分享给你们。

对了,如果你有外带集点满了就快快来兑换免费咖啡!如果来不及,还有废墟让你换 : )

作者:洪玺开Ruins Coffee Roasters 负责人、前Café Junkies馆主
版权:本文由作者洪玺开授权kaweh.net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