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会在2080年时消耗殆尽吗?

专家们致力于找出咖啡的永续性及其带来迫在眉梢的全球危机。

咖啡可以无止尽的生产吗?这是一个大问题,对此似乎也没有人有答案,产业专家及研究者会针对此问题回应:“咖啡可以无止尽生产,但是…”,但是什么?50年内咖啡还在吗?下一个世纪要怎么确定什么是美味的咖啡?

咖啡从种植到饮用的过程需要耗费大量的自然资源,大部分原因是饮用咖啡的碳足迹造成了气候变迁,让我们可能无法在数十年后继续享用。作为全球日常品,咖啡是全球交易量最大、也是许多亚热带发展中国家最主要的出口商品。在美国,从咖啡园到咖啡店最短的过程是1,000英哩(从墨西哥契亚帕斯省到美国德州)。但更多的豆子需要更久更长的过程,而运输仅是其中一部分复杂又昂贵的过程。

根据一份2012年农业科技期刊的研究,哥斯大黎加每公斤的咖啡在整个供应链中碳排放量为4.98公斤二氧化碳当量,预估每杯咖啡的水足迹约140~200公升。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要让咖啡可以永续发展,从流程下手似乎已经太迟了,甚至这个产业必须适应气候变迁带来的影响。

永续经济意味必须在赚钱为前提下种植、销售和配送咖啡,不应该有咖农在当中有亏损。2001年“咖啡危机”时,咖啡大宗商品的价格降到成本以下,许多有前瞻性的咖啡公司,从龙头企业像是星巴克、意利咖啡、Peet’s咖啡,到比较小的精品品牌像是知识分子咖啡、蓝瓶咖啡、树墩城咖啡,决定透过直接贸易、农民合作社、基础建设,来保障高品质和稳定供货源的咖啡。

但这些合作贸易如果因为气候变迁的因素,而在2080年可能让咖啡绝种,这一切都将付诸流水。做此份研究的“英国皇家植物园”以及“环境与咖啡森林论坛”的科学家指出:

2080年时,最乐观的情形,是适合咖啡生长的气候环境减少了38%,而最糟可能减少90%。根据影响阿拉比卡生长的已知因素,生物气候的影响最巨,会导致严重的损失以及绝种的高风险,这个研究建基于评估气候对大部分阿拉比卡的影响。

去掉咖啡易受叶锈病或其他病虫害影响的特性,并结合气候变迁时,需要确保这些剧变是必要的。

农田

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环境研究所,专攻永续农业研究的“生态农业”的Stephen Gliessman博士提到,现今大多数的咖啡贸易都不符合永续发展,而Gliessman博士认为咖啡可以永续生产而不会消耗殆尽,但前提是咖啡系统被重新设计以涵盖多用途植物物种。

Gliessman博士重新设计了咖啡农业模型,首先要有遮荫树以调节咖啡种植所需的气候条件,但其次需生产可以被农民使用或贩售的产品,这包含了食物、果树(如香蕉、鳄梨、芒果、人心果、番荔枝、榛果)等。

这些其他的作物种类带了许多利润,Gliessman博士指出这些作物还可以用作柴火、建材甚至医药用途。

这些农业模型中的次产品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这些咖啡林可产出大量生物质,这些生物质在遮荫树之下可以优化土壤,降低土壤在生物质碳储存所需使用的肥料,这种完整的覆盖也抓住并保留水分,避免土壤被侵蚀并隔绝碳。”侵蚀、水流量和土壤不足,是造成所有农产品加工恶化的问题。

最后Gliessman博士补充,许多的种类必须有当地原生种的树、鸟与兰花等,否则会因为天然林的砍伐而造成濒危,换句话说“咖啡林”的产值比咖啡多,而咖啡农对环境及人类的贡献需要被表扬。

Gliessman博士认为这些咖啡林必须可以在气候变迁下生存,“这些低海拔的罗布斯塔咖啡是在缺乏弹性的单一栽培、全日晒的环境下种植(在公开的大宗咖啡贸易市场)”。单一栽培的品种更容易受到病虫害、缺乏遗传多样性和气候变迁影响,而气温的上升甚至无法在低拔的地方种植低品质的罗布斯塔。

“有些人会说咖啡必须要移植到较冷区域的海拔,但是这些区域是一些仅存森林的区域。以我的观点,从气候变迁来看会增加吸引农民将咖啡种植多样化…所以咖啡再次在遮荫树下种植,起源于埃塞俄比亚的山区深处的森林灌木树种。

2012年,Gliessman博士帮助一个非营利组织“农业生态社区网络”,这个组织推广这个农业模型,并帮助农民适应这种模式,给农民给得比公平交易价格更高的咖啡公司,以环境永续的方式种植咖啡豆,并在这个过程中提供全面的透明化,该组织提供了AgroEco®的认证。

但其他公司追求咖啡园多样性的方式略有不同,由咖啡产业龙头-Keurig、Mars、J.M.斯马克、反文化咖啡与知识分子咖啡所资助的世界咖啡研究所,正在研究未来可以在险峻、新的更温暖的环境生存的咖啡品种,大部分这些研究都针对创造出产量更高、栽培海拔更低、抗病力(如叶锈病)更高的品种。

2013年,世界咖啡研究所的执行董事Tom Schilling告诉美国新闻:2080年“你有可能会从德州或是南法得到咖啡,而不是从瓜地马拉。”

星巴克的发言人Haley Drage说:星巴克已经研究应对气候变化的方法至少有十年了,为了促进研究以及发展农业技术与咖啡新品种,星巴克在哥斯大黎加有一座农场专门做为星巴克的全球农业中心,这个中心的目的是种植出可以同时良好适应暖化的气候,以及抗病力高、能抵挡气候变化造成的疾病(如叶锈病)的咖啡。

但星巴克的全球农业中心不是只像一些遗传研发中心而已,Drage说:“这些研究发现和最佳做法将提供给世界各地努力想知道种植技术的农民。”这对大公司来说似乎是一个慷慨和无利可图的行为,但也表示这个情况有多可怕。

在咖啡杯中

农业种植只是咖啡永续问题中的一部份,大多数咖啡的碳足迹并不是在于种植与运输,而是在供应链的末端:烘焙、冲煮以及饮用。事实上,根据农业科技杂志的研究--碳足迹跨越咖啡供应链:以哥斯大黎加咖啡为例--来看,消费的行为占一杯咖啡总碳足迹的45%左右。

为了有效降低碳足迹,一些公司像是毕兹咖啡和星巴克使用LEED认证的设施(注:LEED中文名“能源与环境先锋设计”,为一国际性绿色评估技术,提供建物所有者明确的绿建筑开发、设计、建造、营运维护的执行架构,鼓励永续性建筑的发展与管理实行。)事实上,星巴克店面拥有超过500项的LEED认证数量比世界上任何公司都多。毕兹咖啡的代表解释说,供应链要回收所有托盘、麻布袋及塑胶包装,然而,星巴克声称他们从2013年在门市使用的能源已经减少25%,这是像河马张嘴时一样巨大的节能减排。此外,星巴克还承诺只购买可再生能源。

比较小规模厂的咖啡烘豆师,像是2008年WBC冠军、知识分子咖啡的公关经理Stephen Morrissey说:“由于这涉及到零售,我们正在芝加哥建设一个计划来回收所有的牛奶容器,我们正在探究跟一个城市里的农场合作,在咖啡渣被丢弃前收集起来,然后用自行车四处运送并收集”。

对小咖啡馆而言实现零碳排放很自然,但对大公司来说似乎并不多见,由Anthony Myint和Karen Leibowitz构思的Perennial,是即将在旧金山开幕的碳平衡(的餐厅咖啡厅和酒吧,这个餐馆会是一个非营利全新认证Zero Food Print的先驱者,同样由饮食生活志Lucky Peach的创办人应德刚在2014年哥本哈根MAD会议首次亮相,Perennial选择了Paramo咖啡作为冲煮据点,但Paramo的主人加百列波斯卡纳声称这个餐厅,距离到实现碳平衡的目标还很遥远。

但根据Myint对零碳足迹的叙述:“Perennial将会以此列为最佳做法,并在一定程度上(实行)跳脱框架,尝试和修改出最好的方法,而且将购买的食物形成相关的碳抵消后,可以解决无法避免的碳足迹。”Perennial前一年为Kickstarter一个奥克兰的温室筹集资金,而这个温室将兼作Paramo的烘焙厂

咖啡不是一个资源密集充足的产品,专家也同意如果从现在开始喝咖啡持续20年或50年,那么不管我们喜不喜欢,生产的方法将必须改变。

来源:Eater
作者:Leif Have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