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的野生阿拉比卡到2080年将减少85%甚至99.7%

每天全世界喝掉20亿杯咖啡,2500万个家庭依赖种植咖啡维生,过去的15年来,咖啡消费量成长了43%,但是研究者警告,全世界最热门咖啡树种—阿拉比卡正受到生存的威胁。

咖啡树种有120多种,但是我们最常喝的只有阿拉比卡(Arabica)与罗布斯塔(Robusta)两种。

罗布斯塔大约占全球咖啡豆产量的3成,主要用于即溶咖啡,就像名字所暗示的,它是强壮的树种。但是想喝好咖啡,阿拉比卡还是首选。

阿拉比卡咖啡濒临绝种

阿拉比卡是两种咖啡树种的偶然结合。

“这是个爱情故事,”世界咖啡研究机构席林(Timothy Schilling)博士说:“一万多年前,阿拉比卡的双亲的相遇,像是一夜情般的偶然,创造了阿拉比卡,”从此有了滋味平顺,层次丰富的好喝咖啡。

但是好喝的咖啡越来越少了,原因是阿拉比卡的体质,就像林黛玉般柔弱。容易生病的先天不足,以及对于温度的变化和雨量更加敏感,影响了产量。

根据英国最大的植物园丘园(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研究团队的调查,阿拉比卡在发源地埃塞俄比亚面临艰巨的挑战。

他们利用电脑模型做了实验,希望找出气候变迁下对阿拉比卡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他们预测埃塞俄比亚的野生阿拉比卡到2080年将减少85%,更糟的结果甚至有99.7%消失在地表,几近灭绝。

“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这个世纪末,也将是埃塞俄比亚的野生阿拉比卡咖啡豆的末日,”主持丘园咖啡研究的戴维斯博士(Aaron Davis)表示。

这份报告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并且刺激咖啡产业有所行动,丘园的研究团队和他们在埃塞俄比亚的伙伴,已经造访当地的咖啡产区,比较他们的预测和现况的差异。团队目前与埃塞俄比亚的政府合作,找出保护咖啡产业的办法,移到气温较冷的高地种植,可能是解决的方法之一。有些地区现阶段不适合种植咖啡,也可能在未来变得合适。

咖啡庄园冲击更大

除了野生咖啡,丘园的研究对于商业种植的咖啡庄园影响更大。因为环境是关键,另外遗传学也是另一个因素。

野生种有更大的遗传多样性,商业种植的咖啡豆缺少遗传多样性,灾难性后果是容易生病感染,种植咖啡最大的风险来自叶锈病,这种真菌几乎在十九世纪末毁掉了斯里兰卡的咖啡树。

咖啡是“孤儿作物”,“不像其他的作物品种,咖啡的研究很少,”世界咖啡研究机构Timothy Schilling博士表示。

大家对于阿拉比卡的认识也是最近没多久的事,在19世纪末,科学家才证实这是衣索比亚的树种,而不是来自与其名称相似的阿拉伯。

因为生长在缺乏研究资源的热带国家,只有大约40个育种机构,相较于其他作物,例如玉米、稻米和小麦成千上万的数目相比,少得可怜。缺乏育种,使得多样性不足。

学者们雄心勃勃地希望能够用更好的育种技术,改良阿拉比卡,就为了抢救好喝咖啡免于绝种,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来源:台湾《天下》杂志
作者:陈竫诒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