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开了一家咖啡馆,要如何面对那些蹭网的消费者才恰当?

据英国《卫报》报道,过去的一年里,咖啡店店主和蹭网者之间的争斗之激烈,让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总统都相形见绌:咖啡店店主受够了那些点一杯咖啡之后几个小时赖着不走、霸占网络的自由职业者们。

这是弹性和远程办公的时代,上班族独自一人待在咖啡店,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的景象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象征。不过,这些潜心工作的人们带来的麻烦让独立经营的咖啡店叫苦不迭——他们不是用蓝牙设备喋喋不休地用行话交流,就是死一般地沉默——不仅破坏了气氛,还减少了营业额。那么,他们该进行一次和谈了吧?

《卫报》采访了独立经营咖啡店店主和自由职业者们,听听他们的意见。

“顾客把我们这当成街边办公室”

我们给顾客提供免费wifi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当然,这就意味着会有顾客进来,把咖啡店当成街边办公室,不过这不成问题。他们会点咖啡(工作很努力的时候会点一块蛋糕),通常非常安静,独自一人待在那里。当然也有顾客不是来工作的,我们总能见到一些熟客进店点一杯外带咖啡。

——苏菲•戈尔丁(Sophie Godding),伦敦西南部“Coffee in the Wood”咖啡店店主

“午餐时段让人头疼。”

自由职业者给交易日高峰时段之间的部分增加了人气,但是午餐时段就很让人头疼……占着桌子,享用一杯咖啡的时间长点本来也没关系,但是中午十二点正值高峰期,我们需要利用好每一寸空间接待前来消费的顾客。

——爱德华•布朗,布里斯托和伯明翰的Friska Foods的联合创办者

“我做好了付’自由职业税’的准备”

在咖啡店从事自由工作,主要的问题是安全——既有人身方面的,也有信息方面的。当你去卫生间的时候,很希望其他人都能帮你看管一下你的物品。在有的地方找到位置也成问题。我准备好在这样的地方付“自由职业税”了。比如,如果我待上超过四小时,除了买东西的开销,我还会再付几英镑作为我待在这儿的费用。如果这样我就不用因为有负罪感而买东西,我可能还能省点钱。

——肖恩•奥米拉(Sean OMeara),曼彻斯特

“我一喝完咖啡就会点别的东西”

不论如何,咖啡店经营是需要安wifi的:为顾客提供wifi会吸引更多人到店,待的时间更长,从而多多消费。我都不指望到咖啡店去喝杯咖啡放松或者社交。我去那不过就是因为我能换个环境工作。而且我也没想过一杯咖啡都不点就在那工作。面前的这笔咖啡见底,我就会点别的东西。不过,昨天晚上我和朋友去吃饭,我们聊得太开心,吃完喝完后我们还在桌边待了将近40分钟——大家也泰然自若。

——杰·布雷纳(Jai Breitnauer),埃塞克斯的

“我们的顾客以分钟付费。”

有些人占用市中心的空间,但理由不太充足。于是我们以使用时间计价的客厅模式应运而生。咖啡店的经营模式不是为那些点一杯咖啡坐上一天的人设计的。而且,如果你想找个工作的地方,wifi信号微弱是很痛苦的,咖啡馆吵闹的声音也会让人分心。我们融合的软性和硬性空间,既能社交,又能工作。我们把隔间做得很大,这样人们既可以感受到店内的氛围,又不会互相打扰。我们开发的自助服务模式可以让人们在店内走动,就像在家或办公室一样。根据我们的经验,移动办公越来越普遍,所以我可以预见这个问题会越来越受关注。对于许多人来说,有座位、插座和无线网的咖啡无疑比传统的咖啡店有优势。

——本•戴维斯(Ben Davies),曼彻斯特

“自由职业者是我们店铺的财富。”

喜剧伦敦生活(Fleabag)中有趣的一幕很好地总结了这种现象: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把各种复杂的工作设备摆放好,但就是不点单。

当然,自由职业者也给咖啡店带来了不少生意。我觉得他们更像是我们店铺的财富,因为我们很少会因为满座把人拒之门外。

——西蒙•福克斯,伦敦东区

来源:卫报
编译:李韫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