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15英镑一杯的咖啡你喝吗?

听说伦敦的一个咖啡厅现在供应15英镑一杯的咖啡,我非常兴奋;不过如果我能像很多伦敦记者那样受邀品尝的话,我会更兴奋。或许这是一种新的咖啡厅业务模式:推出一些贵得离谱的产品,让记者们不得不前来试尝。这种方法肯定会让咖啡厅日进斗金。

接着,大约一两个月后,当世界上所有的雇佣文人都厌倦了品尝这15英镑的咖啡后,这家咖啡厅可以推出一款25英镑的新咖啡,然后把这个过程再来一遍。说真的,这就是未来——媒体服务。“需要新闻题材吗?来我们的餐厅吧,我们在售卖50英镑一包的脆猪皮片。”

显然,真正的致富关键在于引起一个电视新闻摄制组的兴趣:这意味着大约3个人,每人需要喝一杯来自也门平原地区的15英镑的咖啡。显然,接下来,你会再买几杯让路人品尝,以便制作一则在晚上10点20分的夜间新闻黄金时段播出的新闻。当然,这种价格高得离谱的咖啡只是为了炒作造势,吸引那些自封的狂热粉丝。老主顾仅需3.50英镑就能买一杯普通咖啡。

不管怎样,最关键的是我被认为不够优雅,不适合去品尝这种也门金牌咖啡。因此,他们派出了一些更有文化的人。自然,我曾争取这个角色。我站在英国《金融时报》餐饮部的办公桌旁,喝着麦当劳(McDonald’s)的美式咖啡说:“是的,我喝到的绝对是真正的咖啡,带有一点点咖啡的余味。”显然,对于这项任务而言,这点水平还不够。如果你希望被指派品尝这杯15英镑的咖啡,你得从一杯Caffè HAG低因咖啡中品出佛手柑的味道。

不管怎样,重点似乎是咖啡来自也门,糖来自印度洋,牛奶来自诺曼底,咖啡豆是用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美国女演员——译者注)的肩胛骨两次烘培和碾碎的,水是用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的胸毛过滤的。

显然,整件事情只不过是“咖啡势利”的最新巅峰,但很难反对。如果你足够富有而且愚蠢,愿意为“斩人咖啡厅”的一杯咖啡付出这么多钱,那么由一名专家收掉你的钱只能是正确的事儿。

这绝对是你的权利:支付离谱的高价,然后坐下来闻一闻你面前的咖啡,就像感冒患者猛吸Vicks Vaporub蒸汽吸入器那样。(不是一般的Vaporub,而是从伦敦Willesden区买来的Vaporub,烧水用的是Robert Dyas水壶,盛水的碗是在Brent Cross购物中心的John Lewis百货商店手选的。)

我肯定这是一杯非常棒的咖啡,但社会并不真的是根据你是否拥有足够优雅的品味去品尝15英镑的咖啡而分类的。它分出的两类人是,一类有足够智慧的大脑知道不去关心这些事,另一类没有这种头脑。

我真正反对的是咖啡势利正蔓延到日常生活。如果有人希望在一家咖啡精品店购买一杯15英镑的咖啡,那么祝他们好运。他们或许很乐意拥抱所有的矫揉造作和其他高傲举动,比如不加奶,不能蘸Hobnobs饼干。

问题是,这正开始感染普通餐饮场所。我现在数不清有多少稍微高档点的餐厅拒绝在供应咖啡时提供代糖或脱脂牛奶,就因为咖啡师认为他的观点比顾客更重要。

我们办公室附近有一个地方供应烧鸡,有点像是高档版的Nando’s,裸露的墙砖,木制的板凳,有一段时间它拒绝供应代糖。这个地方卖的是烧鸡,烧鸡哦!然而,要几袋代糖仍显得太落伍了。15英镑的咖啡至少是出自米其林星级的法国大厨之手。这个烧鸡店的吧台员工只是制作咖啡;他们又不是赫斯顿•布卢门撒尔(Heston Blumenthal,英国名厨)。

如果人们想蜂拥到一个高档咖啡厅,那么店主对自己的产品可以任性和傲慢。你在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买单。回到现实世界,你还是闭上嘴巴,把代糖递过来吧。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作者:罗伯特•施里姆斯利
翻译:何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