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斯坦布尔 咖啡禁令禁止的是咖啡馆而不是喝咖啡

1633年,鄂图曼帝国苏丹穆拉德四世(Murad IV)颁布“咖啡禁令”,禁止在公共场所饮咖啡,违者格杀勿论。他会乔装走遍伊斯坦堡各处,挥动宝剑,亲自处决违令者。

然而,穆拉德四世,并非第一位颁布“咖啡禁令”的人。他只是其中一个最残暴的例子。由十六世纪初到十八世纪末的鄂图曼帝国,从宗教领袖到世俗领袖,主张禁制咖啡的人,大有人在。

咖啡豆的应用,相信源于衣索比亚,历史难以追溯。至于有关人类制作咖啡饮料的记载,则要到十五世纪的叶门。当地的苏非派穆斯林(Sufi Muslim),会于宗教仪式上饮用咖啡,以增进教派团结,也让教徒提神醒脑。不久后,咖啡饮料传播到红海各地,到达伊斯坦堡,并于十六世纪传到欧洲和印度。


苏非派穆斯林(Sufi Muslim),会于宗教仪式上饮用咖啡,以增进教派团结

在鄂图曼帝国,人们要求取缔咖啡的原因,有几个。首先,很多保守派人士从宗教角度要求禁绝咖啡。部分人认为,咖啡有改变心智的迷幻作用,亦有损健康;也有教士指,咖啡豆经烘焙以后,并不洁净,不应进食。还有说法指,咖啡厅容易衍生出赌博、娼妓和滥药等罪恶活动,所以应予取缔。不单伊斯兰背景的鄂图曼帝国,在欧洲,也有宗教领袖希望教宗取缔咖啡。

历史学家哈托克斯(Ralph Hattox )撰写了学术著作《咖啡与咖啡厅》(Coffee and Coffeehouses),他认为,单纯宗教理由,并不能解释鄂图曼政权为何要取缔咖啡厅。当时,鄂图曼帝国也有钟爱咖啡的伊斯兰教士。更多时,像穆拉德四世的上位者,是基于政治原因而禁绝咖啡厅。他们害怕人们聚众咖啡厅,会冲击社会秩序,散播危险思想,甚至策动叛乱。

马里兰大学社会史学家齐尔菲(Madeline Zilfi)指出,鄂图曼帝国当时缺乏人们可结集闲聊的公共空间。清真寺虽然可聚集人群,但就甚多规条限制。咖啡厅的消费便宜,又没有太大社会局限,开放予所有人。加上当时咖啡厅的制作模式,一杯咖啡出炉要二十分钟,咖啡苦涩而且热气腾腾,也都鼓励了人们安坐在咖啡厅慢慢消费,过程中与不同阶级的人闲聊。

1511年,鄂图曼帝国的麦加城以宗教理由,颁布了首道“咖啡禁令”。但禁令只历时了数周。其后,麦加、开罗、伊斯坦堡也先后出现过“咖啡禁令”,但大多是偶尔的、短暂的。主因是咖啡贸易是一门大生意,到十六世纪末,伊斯坦堡便有数以百计的咖啡厅。

到1633年,穆拉德四世之所以禁绝咖啡厅,有其个人因素。

他的哥哥奥斯曼二世 (Osman II) 在任内希望削新军(Janissaries)的大权,并关闭新军的咖啡店,以防止他们聚会。最终,新军谋反推翻了他。

其后,穆拉德四世的舅父穆斯塔法一世继位,又被新军推翻。穆拉德四世即位时只有十一岁,初年历经多次起义暴动,一直处于不安惶恐之中。于是,他慢慢掌握大权之后,以铁腕管治国家,杜绝一切可能可能威胁政权的东西。他也同时禁止公众场合吸烟、喝酒,违规者判死。

值得一提,穆拉德四世并无禁止批发咖啡豆。也有说法指,他个人也有饮咖啡的习惯,他打压的是咖啡厅,而非咖啡本身。

穆拉德四世死后,后继人也有延续禁令,但执行上就愈来愈宽容。到十七世纪中,鄂图曼帝国的地下咖啡厅文化很昌盛。到十八世纪,有很多不同的公共场所涌现,咖啡厅不再是政权头号针对对象,“咖啡禁令”也废除了,但政府会派员到咖啡厅秘密进行监视。

到今天,咖啡文化已经穿越宗教和政治局限。在2016年,星巴克在土耳其便设有逾300间分店,遍及超过20个省。

来源:Atlas Obscura、Hurriyet Daily News
作者:BILLY TONG
编辑:OUTSID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