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的滋味

45岁某天早上,我躺在床上醒来,终于下定决心离婚。我为何苦撑这一段婚姻?因为我一直以为前夫会悔改。我26岁结婚,前夫接二连三换好几份工作,薪水都不多,但我觉得,男人只要踏实,赚不了大钱也没关系。

我们到处租房子住,最后缴不起房租,就搬回四代同堂的婆家。为了帮助家计,我去拜师学冲咖啡,学会以后,就开始当“饮料调酒”讲师,也兼差当褓姆、卖水晶、卖维他命、买卖股票,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里跑。

业绩好时,我手上拿的是花旗大来卡,无额度上限;在淡水贷款买了房子,还给前夫一张附卡,让他交际应酬。前夫平日很正常,一旦喝醉酒就变了个人,会失控闹事,跟人起冲突,我不知道去警局保他多少次!有一回他喝醉出车祸,撞伤脑部,我抱着3岁大的儿子在急诊室心急奔波。还有一回他喝醉拿把刀,歇斯底里追着我吼:“都是妳害的!”他觉得工作不如意是我拖累他。隔天清醒,他会认真向我道歉,说他会改。

不出几年,我被人倒会,生活费、卡费、房贷,几百万元债务一拥而上,淡水房子也被查封,最穷时,口袋只剩十块钱,好几次,我想从捷运月台跳下去死了算了。转念又想起,自杀的人会在阴间重覆自杀,大儿子学佛,如果我走了,他一定会像目莲救母那样想法子拯救我,这会带给他多大的心理伤害啊。

有阵子,前夫动不动怀疑我出轨,我好想离婚,可是怕麻烦。有一次他喝醉了跟我吵,差点把我掐死。还有一次喝醉,把客厅录影机摔烂,然后冲进浴室,大儿子正在洗澡,肚子被他捶一拳。小儿子也曾惹怒他,被掐住脖子。后来只要他对我大小声,小儿子就会抓紧烟灰缸,大儿子心脏不好,容易紧张,总是在一旁拚命念佛,好可怜。

离婚后,儿子们对我说,其实早就该离了。前夫为了挽留,想方设法闹自杀,最后住进精神科病房,出院后跑来卢小小(闽南语:死缠烂打),我拿出之前的家暴验伤单,他才罢休。

现在每天我过得很开心。我是苦过来的,学生开玩笑说我是台湾阿信,也幸好有这一身饮料调酒的技术,不然我和小孩要喝西北风。活了大半辈子没出过国,2年前第一次去了日本,我其实很向往自由,可惜一生被许多人事纠缠。我好渴望,在有生之年去环游世界,不管有钱没钱,走到哪玩到哪,将来或许跟大儿子一起去出家。

回想起来,我这一生就像是咖啡的滋味,第一口很苦涩,喝到最后,才会慢慢回甘。

来源:镜周刊
撰稿:黄文钜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