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咖啡的吸引力,连蝙蝠也抵挡不了

英国有研究发现,咖啡的吸引力,连蝙蝠也抵挡不了。

这项研究的背后涵盖了山坡地的开发、栖地破碎化和栖息地适宜度模式等问题,攸关生物多样性保育议题。

我们去往印度南部的西高止山脉(Western Ghats),此地是世界上35个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中,居住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这也导致该地区的天然植被遭破坏、瓦解或已破碎化,许多土地改种植茶叶、豆蔻、咖啡、尤加利树或其他谷物。现在仅剩余6%的土地,得以保有原始面貌。

尽管只剩下小面积的原始森林,却还是滋养着丰富的物种,像是地方特有哺乳类、鸟类和爬行动物,也包括大型的掠食者和亚洲象。而栖息于其中的蝙蝠则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对农业及园艺产业而言,它是天然的害虫控制者,还能协助木棉、榴梿和龙舌兰等植物授粉,在森林中长距离的传播种子。除此之外,蝙蝠也是生态系是否健康的指标之一。因此,科学家们也特别关心蝙蝠的对“饮品”的偏好。

咖啡的诱惑越多样 将有助蝙蝠保育

英国里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印度国家生命科学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Biological Sciences, NCBS, Bengaluru)和自然保育基金会(Nature Conservation Foundation, Mysore),携手合作一起调查印度西高止山脉南部Valparai高原,茶叶和咖啡种植与蝙蝠的关系。

研究团队发现,现在Valparai高原有68%的面积都在种植茶叶,不过蝙蝠对茶叶种植区较排斥,特别是被人类过度改造的茶园,但是却能在咖啡种植区和小区域的破碎森林找到适合的居所。

里兹大学的生物学家克莱儿·伍德莉(Claire Wordley),也是本研究的主要策划人表示,在印度种植咖啡的传统方式是利用种类多样的原生树林,提供咖啡遮荫,让其缓慢生长,这种传统的种植方式对蝙蝠生长相当有益。但是为因应即溶咖啡的市场需求,现在开始兴起种植单一品种的罗布斯塔咖啡(Coffea robusta)。Clair 说如果采用传统种植方法,除了能保有助于蝙蝠保育的原始植被,蝙蝠还会帮忙控制害虫,把害虫吃掉来表达感激之情。

生态系的健康指标物种

蝙蝠是生态系的健康指标,如果蝙蝠的族群量减少,那就表示其他动物也面临到相同的困境。自然保育基金会的研究资料也有类似的观察,他们发现鸟类和蛙类的种类在茶叶栽种区都会比较少,由此可见栖地的改变对整个生态系都会造成影响。

大约有2/3的蝙蝠都会吃昆虫,在棉花田、梯田和咖啡种植区都能扮演防虫控制者的角色。根据统计,蝙蝠每年都能帮美国的农夫省下2300万美金的除虫费用,试想看看,如果全球的农夫都和蝙蝠好好相处,能带来多大的助益。

而且特别的是,蝙蝠摄食的对象是夜行性的昆虫,和日行性鸟类所摄食的昆虫不一样,所以在害虫防治的区位上扮演特别的角色。有些蝙蝠还会吃蚊子和其他具有疾病传播性的昆虫,根据资料记录,以昆虫为主食的蝙蝠一个晚上可以吃掉600至1000只蚊子大小的昆虫。虽然蝙蝠的好处多多,但是大众对蝙蝠依然有许多误解,反而将食果蝙蝠视为害虫,亦没有纳入印度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涵盖范围。

便宜咖啡背后即生物多样性的消逝

印度原本就有在原始树林林间种植咖啡的传统,以需要遮荫、成熟较慢的小果咖啡(Coffea arabica)为主,虽然产量较低,但是风味较佳。随着全球咖啡需求量增加,为了追求更低的成本,许多咖啡果农都转为栽培中果咖啡。中果咖啡环境适应力高,能够忍受阳光照射,虽然咖啡豆的风味较淡但是产量很高。

可悲的是,便宜咖啡背后的成本就是生物多样性。印度原本是少数能够在原始树林间种植咖啡的地方之一,在某些咖啡种植区(以Kogadu为例),小规模的咖啡田能够保有近100种的原生植物,这可是相当令人骄傲的难得成就。但是,如果改成商业化模式,使用外来种植物(如尤加利树)提供遮荫,就会造成栖息地的破坏,让许多物种失去生存空间。

如果蝙蝠的多样性和族群量减少,会对农业造成莫大的冲击,可能会造成昆虫病虫害的爆发、森林再生速度的效率降低,也会让生态系统失衡。目前科学家仅知道西高止山脉的蝙蝠族群量正在逐渐减少,其他现况的了解则很有限。事实上,有50种以上的蝙蝠栖息于西高止山脉,其中还包括只分布在此处的地方特有种。

受到森林砍伐、破碎化、单一作物的栽种方式、超量使用杀虫剂和采矿计划,都让西高止山脉蝙蝠的族群量和多样性受到威胁。研究团队发现,蝙蝠很少在茶叶种植区觅食,在破碎化森林和现代式的咖啡栽种区也生存得很辛苦,这都表示该区域的蝙蝠受到森林农业的影响,数量已经急速减少。

所幸目前还有一些农夫遗留下来的小区域森林(面积从2到40公顷不等)和传统式的咖啡栽种区,才能让蝙蝠继续生存下来!特别是河道两侧的带状森林,对蝙蝠特别有益,因为许多种类的蝙蝠都喜欢摄食聚集在水面上的昆虫。

一线生机 希望曙光

这个研究让我们知道蝙蝠会受到土地使用和地貌改变的影响,也让我们了解停损点的位置,那就是如果连破碎森林和传统式咖啡栽种区都失守,我们也无法保住这些蝙蝠了!研究人员也提出在河岸种树的保育方针,希望能守住蝙蝠的栖息环境。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发现有两种蝙蝠──树林菊头蝠(Rhinolophus sedulous)和小巨耳假吸血蝠( Megaderma spasma),它们从来不会去茶叶栽种区,还有其他几种蝙蝠只会摄食森林和咖啡栽种区的昆虫。这或许反映了茶叶栽种区的昆虫数量较少,其背后的原因也让研究人员相当好奇。

像西高止山脉这种生态敏感区,未来如果能禁止茶叶栽种的开发,也会对生物多样性的维系有好处;而现有的茶叶栽种区则可改种原生树木,而不是银橡木。这些资讯,都对西高止山脉的经营管理有很大的帮助。

作者:冯加伶(台湾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样性中心研究助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