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疫情在继续,你还去星巴克喝咖啡吗?

对于数以百万计的人来说,去星巴克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但对于这个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品牌之一来说,此刻是一个非常时期。

随着病毒在中国感染数万人,该公司关闭了2000多家门店。当病毒到达美国时,第一波严重的疫情发生在这家咖啡连锁店的老家华盛顿州。上周五,星巴克成为首批有员工在病毒检测中呈阳性的美国大公司之一。

过去几周,“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期,”负责管理公司美国20万名员工的高管罗森·威廉姆斯(Rossann Williams)说。“我们边走边学。”

一直以来,星巴克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社交聚会场所——介于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第三空间”,是数百万每天购买咖啡者正常生活的象征。它那些熙熙攘攘的咖啡馆旨在打造社区,促进顾客和咖啡师之间的互动。

然而,最近几天,迅速蔓延的疫情让人们对聚集在公共场所感到焦虑,并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冲击,星巴克的这种理念也遇到了冲击。

现在,随着公共卫生部门敦促人们在家工作,避开人群,咖啡馆可能会无人问津。对于像星巴克咖啡师这样的服务人员来说,感染的威胁尤其严重。

为了让公众放心,星巴克禁止顾客使用自己的杯子,并制定了严格的清洁制度,要求员工每半小时洗手并对“高接触”表面消毒。威廉姆斯说,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未来可能还会出台更严格的规定,比如强制员工戴手套和口罩,或移除桌椅。她说,在极端情况下,美国的店面可能会暂时关闭。

疫情已经损害了星巴克的利润。虽然该公司在中国超过90%的门店已经恢复营业,但该公司上周对投资者表示,它预计本季度在中国的销售额将较上年同期下降约50%,至4.3亿美元。该公司表示,现在就说这种病毒将如何影响其在中国以外的业务还为时过早。在过去一个月里,星巴克的股价下跌了超过25%。

该病毒对该公司员工造成的损失可能也是巨大的。

“他们是更有可能暴露在病毒之下的人,因为他们面对公众,而且也更有可能把病毒再次传播出去,”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高级经济学家伊莉斯·古尔德(Elise Gould)表示。

整个行业也不太可能有医疗保险或带薪病假。“它暴露了已有的经济不平等,”古尔德说。

3月5日,在一名员工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后,星巴克暂时关闭了西雅图美术馆附近的一家店面。消息在晚上9点传到了高层领导那里。到第二天早上9点,这家店已经彻底消毒,并于周一重新开张。所有与那名检测结果呈阳性者有密切接触的员工都被告知在家休两周带薪假。

在市场营销中,星巴克长期以来一直强调其致力于促进员工的福利,例如向兼职员工提供健康保险。该公司将员工称为“合作伙伴”。

根据最近的一份证券备案文件,即使星巴克在中国的商店关门,星巴克仍继续向包括许多咖啡师在内的大部分付薪员工支付工资。

周三,星巴克对美国员工表示,它将为感染病毒或与检测结果呈阳性的同事或家属密切接触的员工提供长达两周的带薪休假。(根据先前制定的政策,星巴克允许员工每工作30个小时就可以累积一小时的病假时间:每周工作23个小时的咖啡师一年可以休5天左右的病假。)

尽管如此,在采访中,星巴克员工仍对加强后的安全措施不适于实际情况表示担忧。尽管很少有人质疑新协议的合理性,但一些人表示,该政策正给已经超负荷工作的员工带来更大压力。

一位要求匿名的西雅图地区员工说,在咖啡馆繁忙时,员工每30分钟执行一次完整的消毒过程是不现实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亚特兰大地区员工说,清洁工作使员工暂停服务,造成了更多的顾客排更长的队,即使公司试图消杀病毒,也可能无意中增加了传染的风险。

该公司所谓的精益人员配置模式是造成星巴克压力的根本原因,该模式常见于零售和快餐店,管理人员通常借助可预测客户流量的软件,设法最大程度地减少分配给每家店铺的员工数量。其目标通常是计算出刚好能满足需求的员工数量,从而不再多雇人,误差幅度很小。

与许多公司一样,星巴克为经理们提供了严格的“劳动力预算”,多年来,总有人说他们因超出预算而受到处分。

“精益模式可能会过于严格,”北卡罗莱纳大学的零售专家萨拉瓦南·科萨万(Saravanan Kesavan)表示:“相比其他门店,那些采用精益人员配置的门店经理在缺勤管理上面临更多困难。”

长期以来,快餐和零售行业深知它们易受流行病影响。但是他们有时也会淡化威胁。

在2003年SARS暴发后不久,星巴克在其2005年度报告的“风险因素”部分,排在首位的威胁是发生大流行病的可能。然而,该公司在其最新的年度报告中,将大流行风险放在了靠后的位置,排在经济状况疲软、消费者口味改变、房地产成本上涨以及自然或人为灾难之后。

在整个服务行业,许多员工即使生病也面临工作压力。劳工部称,超过一半的在旅馆和餐饮服务业的员工没有带薪病假。零售业中,约三分之一的员工也是如此。

麦当劳的两名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生病时也几乎总是工作,因为担心没有工资。“我们别无选择,”位于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麦当劳员工弗兰·马里昂(Fran Marion)说,“如果我生了病,请了假,这意味着我不得不失去一半的房租钱,无法将食物摆上孩子的餐桌。”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DAVID YAFFE-BELLANY, NOAM SCHEIBER
翻译:晋其角、邓妍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