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应该喝牛奶吗?其实大多数人的身体都不具备消化牛奶的能力

为了了解牛奶问题,我对康乃尔大学生化系退休教授于一九九〇年出版的《救命饮食》(The China Study)一书中所说,针对反对饮用牛奶的观点认真进行了分析。随后,我又对支持牛奶消费的一派观点作了研究。在这里,我试着把我所了解到的与牛奶有关的知识,作出归纳。

可以说,正反两方有一点是一致的:他们都认为,人类能够消化牛奶是一件“新”事物,它的历史迄今不超过九千年。

再对欧洲出土的九具新石器时代和中石器时代(7800~7200年前)人类骨骼化石的研究过程中,研究者通过基因分析得出结论:这些人尚不具备消化牛奶的能力。在此之前,人类–与其他哺乳动物一样–只能消化母奶。在哺乳期,婴儿体内可以产生一种用于分解牛奶所含乳糖的消化酶,即乳糖酶。婴儿断奶几个越厚,体内很快便无法再分泌足够的乳糖酶。

所谓“乳糖不耐症”并不是一种疾病或基因缺陷,而是目前全世界70%的成年人普遍存在的情况。如果把人比喻为汽车,那么这些不能消化牛奶的人就是大量生产的标准款汽车,而那些成年后仍然拥有分解乳糖酶这个“特殊机能”的人,相当于拥有特殊配置–乳糖酶–的限量版。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机能毫无意义,因为他们在成年后早已改吃“成熟”食物,也就是固体食物。因此,往往只有那些拥有几千年畜牧历史的民族,才具备这种身体上的功能。在非洲,90%的人无法消化牛奶;在东亚,这一比例是98%,而剩下2%的人,大概也没有喝牛奶的习惯;然而,在德国,能够消化牛奶、乳酪和脱脂乳的人,却高达人口的百分之75%-85%,剩下的人对自己无法消化牛奶往往并没有意识,而只是经常会感觉到原因不明的腹痛。

根据德国牛奶业联合会网站发布的讯息,目前德国人每年平均消费牛奶或其他奶制品130公升,按照联邦营养与食品研究所的观点,我们应当喝更多牛奶,最好能达到每天一公升。特别是正在发育的儿童,更需要通过牛奶来补充钙质。

牛奶反对者听到这些,一定会大呼:天啊,难道还嫌那些小宝贝不够胖吗?在欧美国家的儿童中,很多人被测出血脂超标,这与饱和脂肪酸摄入量过高有直接关系,而牛奶正式导致这个问题的罪魁祸首之一。早在1984年,英国医学联合会会长道尔格司‧布莱克爵士在回答如何预防心脏疾病问题时便曾说过:“牛奶是最大的杀手,在学校里给孩子们供应牛奶,简直是胡闹!”

联邦营养与食品研究所确认为,科学已经证明,充足的牛奶摄入,可以预防心肌梗塞和肥胖。在我看来,这种观点过于大胆,特别是关于每人每天饮用一公升牛奶的说法,更是令人生疑。即使这一公升牛奶全部是低脂牛奶(脂肪含量1.5%),其所含热量也高德600卡路里。这么多的热量,我们该从哪里节省呢?蔬菜吗?要知道,每千克菠菜的热量也不过只有230卡路里,莫非我们应当每天少吃2600克的菠菜吗?

据说牛奶不仅可以防止肥胖,而且还可以预防软骨正。对此,联邦研究所、医务人员和牛奶厂商的看法是一致的。

就这个问题,我不禁要问:假如牛奶真的是一种不可替代的健康食品(正如88%的德国人在问卷调查中所表示的),那么全世界百分之75%不能消化牛奶并因此无法饮用牛奶的人,又该怎么办呢?例如日本人。他们当中有94%的人患有乳糖不耐症。没有牛奶、没有足够的钙质,他们岂不是得一个个都变成缺胳臂少腿的残疾人?我的天啊,所有的日本人都坐在轮子上,这该有多可怕!这当然不是真的。

我们只要想一想,九千年前,人类没有牛奶也照样活了下来,而今天全世界仍然有四分之三的人没有引用牛奶的习惯,仅凭这个事实就足以证明,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牛奶是一种可有可无的食品。更令人惊奇的是,软骨症在日本的病发率竟然比德国还要低。甚至于,在那些很少或完全不喝牛奶的国家,现代疾病的发病率也明显偏低。致力于肉食消费与癌症、糖尿病、肥胖症、软骨症、心脑血管疾病等病症之间关系研究的坎贝尔博士甚至认为:食用奶制品数量越多,患上软骨症的风险越高。…

假如这个观点属实,那可甄试让人跌破眼镜。这就意味着,多年来我们听到的说法是一个谎言:牛奶不仅不能预防软骨症,相反地,它还是导致软骨症的元凶。难道说,牛奶厂商都是些为了经济利益而惜草菅人命的骗子?联邦营养与食品研究所的专家,都是些不称职的蠢货?这着实让人难以相信。既然黑森州牛奶联合会敢信誓旦旦地说:“每天多喝牛奶,可以明显增强青少年的骨骼密度”,那么这种说法就必须以严格的科学依据为基础,而不能视为理所当然。但我们又该如何解释贝克博士的观点:在欧美国家,特别是热衷牛奶消费的瑞典、芬兰和英国,软骨症的发病率远远超出世界平均水准呢?

除了软骨症外,在亚洲国家,糖尿病的病例以往也较为罕见。随着西方的生活方式–偏爱肉食和奶制品–的普及,情况迅速发生变化。目前印度和中国分别有4000万人患有糖尿病。根据《2010年糖尿病报告》糖尿病很可能成为“21世纪流行病”。在过去20年里,全世界糖尿病患者人数增加了7倍,达到两亿五千万人。

北欧和北美医学家不认为,糖尿病与饮用牛奶之间存在着关联。在他们看来,亚洲人是因为越来越肥胖,所以才导致糖尿病增加。

如果有人问我,是否可以想像,食品行业有可能明明知道牛奶是一种有可能导致肥胖、癌症、软骨症和糖尿病的食品,却仍然向消费者大肆推销,我大概会回答说:虽然没呕证据,但是,该死的,我肯定会马上相信。

如果有人问我,是否可以想像,我们的政客们有可能会纵容这种作法,我一定会回答说:这个我也信!

但是,说不定是我上了当,是少数j狡猾或不负责任的素食主义者用编造的数据和不实讯息骗取了我的信任。也许牛奶真的是一种超棒的食品,就像几十年来推销商们宣传的那样。也许我们让乳牛母子分离,把原本属于小牛的婴儿食品据为己有,真的可以换来对健康的极大好处。

事实到底如何,我的确不知道。但是,假如有人问我,到底相信什么?我会说,我相信,今后我一定会尽可能少吃奶制品。

来源:《你应该吃我吗?》
作者:卡伦‧杜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