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推动咖啡馆申遗 理由是其象征社会熔炉 实情则是抵抗地产商

到过巴黎的游客,都会忍不住在咖啡飘香的露天咖啡厅坐一坐。在巴黎,可以趁着吃早餐时上咖啡馆,点个羊角面包或来一客火腿加黄油,悠闲享受巴黎人坐咖啡馆的独特生活情调。一面喝咖啡、一面与朋友谈笑风生的同时,还可顺便欣赏人行道上过往的行人,例如:身材标志、打扮重品味、蹬着高跟鞋扭摆有致步行的巴黎女郎;还有,就在你身边身着黑白配套、不停来回穿梭上饮料的咖啡馆服务生,他们技术高明地一只手托起的盘子上可以一次同时摆上5,6位客人的饮料餐盘。很快的,一个下午,在晒个温煦太阳、聊天谈笑中就愉快过去了。如今,法国一协会打算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把这种巴黎风情的咖啡馆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巴黎咖啡馆里,我们可以看到身上沾有油漆的工人,也可以看到西装笔挺的绅士,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有;这些咖啡馆已经成了巴黎的标志,成了法国首都不可或缺的一景,也是那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打赏自己忙里偷闲时的好去处。尤其在法国,很多工作单位,早上员工到了办公室,先花个20分钟甚至半小时喝咖啡聊天,中午吃完饭,再花个20,30分钟的时间喝咖啡聊天都是常见的事;在巴黎这个繁忙紧凑的城市生活中,咖啡馆就是法国人肯花时间的地方。

这些巴黎咖啡馆,法文叫bistrot,这个词语的来源至今众说纷纭,有说来自俄语,但小罗伯特带图字典排除这种可能性,并解释说这词起源于1885年,是从“bistouille”字演变的,动词“bistouiller”的意思是喝酒,而“bistouille”是指咖啡上面浇一点白酒。

现今,法国有一个协会,他们梦想让这个好客的殿堂 — 巴黎咖啡馆的特殊生活风格能获得全世界的认证。也有一些法国名人,包括电影导演,名演员,歌唱家等都团结起来,共同想办法替巴黎生活风味的咖啡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列入“非物质人类文化遗产”名单,以资保护、保存。

根据巴黎人报消息指出,这个协会6月11日正式宣布筹备档案,将于今年九月向法国文化部提出申请。接着,文化部将决定是否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把“巴黎咖啡馆”列入“非物质人类文化遗产”。由于文化部还有其他申请案,并得从国家价值方面来考量,所以要经过一番帅选,所以它也就扮演者预先筛选员的角色。

这些巴黎咖啡馆遍布巴黎的20个区里,提出申遗的理由很多。这个咖啡店及餐馆 工会的协会副主席谢达勒引以为傲地指出,“巴黎咖啡馆是社会熔炉的象征,是存在几个世纪以来的法国大熔炉地点。在这个开放的空间里,带着文化印记,以及民众亲和相处交流的地方。而且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来到咖啡馆,无论你是工人阶级、企业老板、巴黎人或非巴黎人,都可以在咖啡吧台前,点一杯杯咖啡喝。”

谢达勒还说,这个“”交流分享的地方”,从1686年Procope餐馆出世后,就存在了。Procope餐馆也是17世纪时代巴黎最老的咖啡馆。那里,同时也曾经是印象派画家的聚集地,以及美国名作家海明威常来喝咖啡、坐咖啡座及写作的地点;海明威写了一本书”巴黎是个庆典日“。其他还有名作家沙特与情人西蒙波娃也经常到此聚集、写作、聊天的地方。谢达勒解释说:”这是一个历久弥新的坚韧历史文物,巴黎人在那里聚集聊天。”他甚至还提出,在2015年,恐怖攻击事件也选择了露天咖啡座的客人为目标,因为它是巴黎的象征。

谢达勒热衷地指出,巴黎咖啡馆有成为教科文组织选项的有利条件,例如,它也提供着美食餐饮、同伴聚众活动,以及名家艺术品挂在墙上的日常展览,也是能够展现一些法国人长才的地方。以形象来说,它是一个全球强大文化的载体。但这个的协会认为,巴黎咖啡馆“现今面临存亡的危机”,由于房地产炒作导致房租大幅上扬,不少咖啡馆因而倒闭、关门,所以应该抵抗这种危险,保护这种濒临危险的民间传统。

根据最新调查在巴黎,酒吧、咖啡馆及小餐馆有2000多家,这也是最近几年常态的数目。

来源:法国世界之声
撰稿:珍妮特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