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文青比之沙特与波娃 实在差太远 要不也试试捧红一家咖啡馆

在花神咖啡馆里,沙特和卡缪完成了“存在主义”,连徐志摩也曾到访。但花神的文艺浪漫中,最著名的还是沙特与波娃的恋爱故事……

我们完全把自己黏在这里了:从早上九点到中午,我们在这里写作,我们去吃午饭,下午两点又回来跟在这里遇到的朋友们聊到晚上八点。晚餐之后,我们在这接待约好的人们。这可能有点诡异,但我们简直把花神当自己家了。

Nous nous y installâmes complètement : de neuf heures du matin à midi, nous y
travaillions, nous allions déjeuner, à deux heures nous y revenions et nous causions alors
avec des amis que nous rencontrions jusqu’à huit heures. Après dîner, nous recevions les
gens à qui nous avions donné rendez-vous.
Cela peut vous sembler bizarre, mais nous étions au Flore chez nous.

沙特这段文字,不但让我们看见他与波娃如何度过相伴的时光,也很生动地写出了当时咖啡馆里的文艺情景。

昔日孕育文艺思想的地方,如今变身人声鼎沸的观光咖啡馆,但大家若仔细看,餐巾纸上仍印着沙特对它的昵称—通往自由的道路(Les Chemins de la liberté),精神思想的自由就是他心目中真正的自由。或许昔人不再、物换星移,但美好年代的精神仍悄悄藏在花神的小细节里。

花神咖啡馆至今仍是巴黎名流喜爱出没的场所,我们曾见过影星吉尔莱劳奇(Gille Lellouche)与制片讨论新剧本,也曾遇到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的前伴侣皮耶贝尔杰(Pierre Bergé)坐在结账柜台前,和一位长得像圣罗兰的年轻男子聊天。

其实花神里的座位都是有玄机的,那些爱出风头、希望被人认出来的名人,会坐在圣杰尔曼大道(Boulevard Saint Germain)那一大排的位置;抽烟、抽雪茄的人则爱窝在圣班诺路(Rue Saint Benoit)这一小块区域;老顾客与服务生早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有时只要说声“跟往常一样”(Comme d’habitude)就够了,而且他们都有自己的“撇步”,像是将咖啡杯底盘盖住咖啡壶,让咖啡在寒冷的天气里保温。

沿着热闹的圣哲曼大道往东,一直延伸到地铁玛毕永站(Mabillon) ,附近的市场和商店是巴黎最具年轻活力的区域之一。这一带有不少巴黎年轻人热爱的美式早午餐店,每到周末必定排队爆满。

其实法国人并没有正式吃早餐的习惯,通常都是一杯咖啡或巧克力牛奶,搭一个可颂或巧克力面包,比较认真一点的就是棍子面包切片,涂上奶油果酱的“塔丁”( tartine),再来一杯果汁就算很豪华了。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从欧洲其他国家嫁来法国的王后们带来各种“含奶油的甜面包”,早上吃面包沾牛奶的餐饮形式才出现。

即便如此, 还是一直等到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才开始流传早餐很重要的营养观念。其实“早餐”(petit-déjeuner)这个法文的字面意义,就是“小午餐”,可见它多没有自己的正式地位了吧! 而且如今法国最常见的早餐内容:咖啡、可颂、巧克力牛奶,三样都是文艺复兴以后的外来物哩!

很多人到法国旅行,都会惊愕地发现,愈道地的民宿或小旅馆,早餐似乎就愈寒酸? 其实大家印象中,那种一大桌面包片、炒蛋、培根、香肠、火腿的丰盛早餐都是德式或英式的。正因为如此,巴黎人疯“美式早午餐”的枫糖煎饼、班尼迪克蛋、培果、奶昔,让人觉得特别奇妙。

现代的日常生活法语夹杂了许多英文,除了直接引用(例如 internet),还有很多被法国人硬把它“法式动词化”的英文名词—bruncher 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将英文的 brunch 加上法文动词字尾 er ,“Alors on va bruncher ! 我们去吃早午餐吧!”这是多适合周末的一句话呀!

来源:《ONE DAY IN PARIS带你慢游巴黎》
作者:张淳絪、洪丽婷、赖怡秋、黄湘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