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道尧:没喝完的黄金曼

昨天下午去附近小学旁的豆腐店买豆腐豆浆—-,刚买好就喷起大雨–,瞄到对街有家家庭式的咖啡馆—-,想想来躲躲雨好了—-

这种社区型咖啡馆是半退休者不错的过生活模式—-我其实蛮推荐的—,如果有点闲钱,又想找点事做,又有晚年的人际互动—,这种年纪有一定的人生阅历,开咖啡馆是蛮好的—,尤其是这种临街又静谧的位置。

门外已是倾盆大雨,推门进去已有几位一看就是熟客的聊天者–,来一杯咖啡好了—刚好要煮黄金曼—就顺便吧—-,旁边的客人问好像没来过—去对面买豆腐–刚好下大雨—刚好有咖啡馆–刚好刚好—。

老板的咖啡很好喝—喝过就不想在外面喝了—(好熟悉的句子),此起彼落的撘腔—-本来坐吧台冷气直直吹—好冷好冷,感冒很不划算,还是躲到旁边好了—

大雨一直下,几个客人一句一句这个耶加没有肯亚好,那桶蓝山开桶没—-,大雨一直下—黄金曼来了

入口还不错–鼎上黄金曼—淡淡奶油,一丝丝的药草,带点白花香,有点甜—,只是味道不足–余味薄盐咸,喝了两口–暖口之后—喉头有点紧—

稍凉–再喝一口,喉紧感渐甚–,咸涩中带着油腻烟味–,再喝一口,剩半杯了,更紧了—

要喝完吗—?

正思索间—老板又冲了一壶黄金曼—-过来—-要补满–ㄚㄚㄚ–不用不用—–,喝不完啦—-然后就补满满一杯—。

望着满满的一杯—窗外雨慢慢小了—再喝一口——结帐吧—–老板娘惊异地问–你没喝完—–?他忽然倒满了——,我我我—喝不完—-。

还好不贵百元有找—–。

有个朋友跟我说–郑大哥—,当我知道那个感觉叫做[涩]的时候,慢慢地外面很多咖啡都喝不完—,以前只感觉有点卡卡–后来发现只要这种感觉出现,就开始失去味觉—后面再喝的咖啡味道都一样了—。

有人说–[涩]是触觉—-不是味觉,也不会影响嗅觉—–。

也对啦,外面许多的咖啡是蛮香的—–,能喝完的也真的不多就是了(我是说我啦)。

后记—-,一直卡到吃晚饭—–(其实烘的还行啦,还知道是鼎上的–)

作者:郑道尧
版权:本文由作者郑道尧先生授权 kaweh.net 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