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佛:纽约最难忘的咖啡味

跨年前夕,一个人拎着大行李箱飞往纽约,展开万里寻友之旅。

我们事先相约在某地铁站碰面,好友L特别叮咛在我抵美后发个讯息给她,好让她盘算该何时出发和我喜相逢。

前往见面的地铁站前要先转两次车,这对擅长冒险的我不算难事,倒是我的手机却怎样都连不上机场和地铁站的WIFI让我深感困扰,偏偏我的班机还提早降临纽约,若没即时通知L,恐怕我只能杵在地铁站吹着冷风痴痴盼着她来临。

在经历无数次连线失败后,我不得不采取L提议的下策,但我没料到“借电话”这简单的动作在纽约执行竟这般困难。

首先,我在机场向一名黑人女警借,我想一来黑人很热情(至少我在旧金山碰到的黑人如此),二来又是人民保姆肯定没问题,结果她叫我去商店买电话卡;

在地铁站排队买票时跟身后一名有小聊几句的和蔼可亲叔叔借,可惜问了才知道他是德国人,跟我一样是观光客,爱莫能助;

正当在地铁上一筹莫展之际,某站上来了一名男性华人,我仿佛看见了一丝得救的曙光,想必同为亚洲同胞八成会伸出援手,不过我错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SAY NO!;

最后在快抵达和L集合的地铁站时,决定再放手一搏问了一位白人商业人士,当他从西装内袋掏出手机问我号码时我差点喜极而泣,可殊不知他身旁的朋友阻止了他,他表示现在诈骗集团横行最好不要出借,于是他听了朋友的劝给了我一声“Sorry”。

虽然当时认为纽约客跟纽约的天气一样令人寒心,但我并不生气,只感觉满满的无奈,毕竟纽约是恶名昭彰的犯罪城市,导致当地人不轻易相信陌生人也是情有可原。

最终我决定上街寻找咖啡店、搜寻网路,不幸中的大幸是当我扛着行李箱走上楼梯步出地铁站就有一间咖啡兼蔬食店,我向店员说明了我的状况后顺道点了一杯拿铁。

没想到店员接过我的手机输了他们的WIFI密码后对我说:“你可以不用点东西就坐在这里等朋友来没关系!”,踢了一连串铁板后突然遭温柔对待,霎那间觉得该名店员犹如天使般的存在,但我还是坚持要两块美金的拿铁,边喝边等待好友的现身。

坦白说,那杯拿铁本身又冰又难喝,但却是我那趟纽游行喝到最温暖人心也是滋味最难以忘怀的咖啡了!

来源:《皇冠》杂志
作者:金大佛

本文获作者金大佛授权kaweh.net转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