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广津:高雄的都提咖啡

高雄。都提咖啡。

一家不做网店的自家烘焙咖啡馆,开了13年依旧安安静静地处在原地,用着一公斤的小烘焙机做着安安稳稳的生意。

2013年,馆主Alan受邀到巴拿马BOP比赛担任国际评委,并标得当年最多批次的竞标豆。事后,台湾业者纷纷好奇地打探,这家咖啡馆到底是什么来头?

出生于台中大甲的Alan,2003年退伍后在家乡创立了都提咖啡屋,而在那之前,他已经在咖啡行业里摸爬滚打数年了。少年Alan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拿大连锁品牌西肯咖啡(Second Cup)在台湾落脚的第一家店里,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当兵之前,Alan已经晋升为西肯创始店的店长,并远赴加拿大接受专业咖啡培训。退伍后,西肯咖啡因水土不服而撤资关店,因缘际会下,Alan创立了自己在大甲的第一家咖啡馆,取名为都提咖啡屋。

0

问他为什么会选择开咖啡馆?他说:“我并没有想说一定要做咖啡,但一来当时我只会做咖啡,二来可以就近照顾当时年幼的弟弟。要说是不是真的喜欢咖啡,我也没有那么确定,单纯认为既然做了一件事,就把它做好。”

Alan对他自己建立的事业有一番不同的见解,他说那就像是种下一颗种子,并没有期待他会茁壮成长或开枝散叶,但是你的责任就是要不停地施肥灌溉,让他好好长大,自然他就会长成他自己应该有的样子。

2005年Alan选择落脚高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创立了南台湾第一个咖啡研习社,以此推广咖啡,我也是在那年与Alan结识。那时候,自家烘焙在高雄也是方兴未艾,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家,而开在小巷里的都提,还是我骑单车路过时发现的,当时距离他开店还不到半年。消费者寡,地处偏僻,又没网路,当时的境况可以想见,然而靠着每天烘豆飘香以及持续的咖啡研习活动,在低生活成本的高雄,很快就累积起一群忠实粉丝。

随后几年,都提就按照他自己的样子开枝散叶了。

0-2

因为有了都提,我很早就得以接触到了各国各式的咖啡,每次去买豆,顺便闲聊咖啡,也是我当时生活中的功课。

后来,我要开店了,Alan便从朋友变成了师傅。老实说,那么多年到处喝,我到最后还是离不开都提,除了亦师亦友的交情,认真的品质更是经得起时间的淬炼吧。

每次我想象自己咖啡馆的模样,总是不由得会融入些都提的影子。从一进门开始热络的招呼,常客熟门熟路地近吧台自己冲煮咖啡,到耳边烘焙机的滚动声,陶醉在烘焙与冲煮的混合香味里……不管什么时候它都安逸地忙碌着,不是很安静,却令人安心。经常是打了烊,朋友聊得正欢,于是开瓶红酒,就着晚风畅饮开来……我想,这就是生活吧。

都提不选用高端设备,而是选择适合的,新服役的飞马E98咖啡机,以当下的开店规格恐怕是不入法眼了,而用在单品手冲十年不变的小飞马磨豆机,一样能冲出心脾顿开的醍醐之味。大巧不工,无招胜有招,那是境界。

讲了那么多,似乎没讲到咖啡?对!既然是自家烘焙店,擅长的当然是各式庄园单品,且不说每年的竞标品项,就是日常的庄园豆也是精挑细选,你只听店长推荐准都没错。不管是店内饮用或是购买熟豆,价格都是亲民再亲民。

今年店庆刚好在二月底,都提每年都会举办手冲咖啡流水席,咖啡免费喝到饱,如果你刚好在高雄,可千万不要错过喔。

0-3

都提咖啡:台湾高雄市六合一路92号

本文获周广津(Jerry)先生(上海纯粹咖啡馆馆主)授权kaweh.net转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