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 政治正确就可以大闹咖啡馆

伦敦一家邱吉尔主题的咖啡店遭到一群学生冲击,指着店主的鼻子要他拆掉墙上的邱吉尔壁画,又喷漆画花咖啡店内的装饰,但是因为“政治正确”的庇护,居然没有遭到法律制裁。

其中一个学生来自索马里,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读书,但是如果没有以邱吉尔为代表的帝国主义,伦敦大学不会有亚非学院,而这位索马里难民的后裔,一家人不可能逃难到英国,当然也就不会有这位今天女性主义觉醒的非洲年轻女知识分子的成长。大英帝国固然在历史上犯下过罪行,但于这位非洲裔女学生毕竟有恩,否则的话,她今天很有可能和许多非洲女同胞一样,没有书读,没有鞋穿,年纪轻轻就生下一堆儿女,还很有可能染上爱滋病。

这群左翼学生自以为代表自由和正义,视邱吉尔为“反革命”、帝国主义、种族主义的代表,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剥削阶级,恨不得拖出来鞭尸。此情此景,和中国文化大革命当中的红衞兵极为相似。
  
学生高叫马克思主义口号“无产阶级失去的将是枷锁,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这番话,在十九世纪末是很动听,但由今天学生的嘴里说出来,就有点可笑。这一代英国学生,有政府贷款,有父母庇荫,有医疗保障,他们一出生就享受全球化经济带来的好处,由第三世界奴工为他们生产价廉物美的衣物,而不必像东南亚、南美洲、非洲的许多工人那样受血汗工厂的盘剥,或者工业污染的致命伤害。但是,这些西方大学生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压迫,只不过,限于他们的学识和智商,居然还以为今天压迫他们的是以邱吉尔为首的帝国主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邱吉尔带领英国抵抗纳粹,同时还要提防西欧落入苏联手中,当时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法国,共产党都声势浩大,战争一结束,大半欧洲都极有可能赤化。邱吉尔当时为什么坚决不投降?因为英国的自由和独立,关系着整个西方文明的前景,如果英国也向纳粹投降,整个欧洲就是希特拉和史太林两分天下。
  
但是邱吉尔的一片苦心,这一代的英国大学生并不领情,他们向往马克思主义,当然也没有错,只不过大可不必留在英国继续受委屈,继续为资本主义的商业经济出卖灵魂。早在五十年代,英国剑桥大学就曾经出过五个苏联间谍,称为“剑桥五逆”,背叛自己的家庭出身和文化背景,甘愿为苏联效力,其中名气最大的金菲尔比最后还葬在俄罗斯,求仁得仁。今天这些大学生不必铤而走险当双面间谍,不如效法美国间谍斯诺登去俄罗斯,就可以体会得到共产主义留下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或者索性放手一搏,到北韩去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总比留在伦敦大闹咖啡店有型多了。

来源:头条日报
撰稿:陶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