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尾酒杯里的意大利冻咖啡

咖啡小店的后园天井放了四张公园式连桌长木櫈,甫坐下我即感到阳光在干煎着我的背部,需要换个位置坐在对面朋友的身边。我们手中的两杯冰冻咖啡实在非凡,刚才在小店柜面前见证它们的制作过程。身形瘦削的barister神态自若,手摇着一个大号不锈钢混酒器,把鲜奶泡沫倒在杯中的一份特浓咖啡上,形成一层轻盈泡沫,成为我的意大利冻咖啡,最独特的是用了鸡尾酒杯。朋友手中的特浓咖啡espresso tonic也很有看头,短小饮管几颗晶莹冰块浮游在威士忌杯中,配上我们轻松悠闲的表情,有可能误会有人中午已在畅饮。

大学小镇咖啡店 亲切街坊味道

这里是瑞典南部大学小镇Lund,外来的年轻学生和学者为历史小镇注入生气,在石砖路上听到英语的机会比瑞典文还要多。这家有心兼高质素的hipster派系咖啡店熟客似云来,朋友说几位咖啡师的名字大家都知,又有位摄影师熟客会主动替其他熟客拍照,经大家同意后上传到咖啡店的社交网址,轻描淡写的街坊照片故事最亲切。同一条街还有小餐馆,糕点出色的老牌咖啡馆以及手工面包一流的咖啡室,各店各擅所长,大家和谐到你卖我的面包,我用你的咖啡豆。

读到香港有家在北角的咖啡店会定期搞爵士演出和文艺沙龙,店主说城市要养得起优质的咖啡店。一杯手冲咖啡在香港卖八十元以上能生存,证明欣赏的大有人在。农历年回港探亲期间常心挂挂的,是在瑞典生活不可或缺的每天起码一杯好咖啡。记得某天在尖沙嘴午餐后,想在九龙区找好咖啡饮,妹妹提议了太子和深水埗区两家独立咖啡店。我瞄到小店里顾客太多,我们又找不到车位,大家再想不到点子,最后回家自己冲靓茶叹。

我点的那杯鸡尾杯意大利冻咖啡,售价约港币45元,非常超值。那天跟朋友边聊边叹冻啡,很容易就消磨了一句钟。坐在对面的一位中年人,短裤短袜球鞋街坊装,一直读着霍金的《时间的故事》。我们身旁一桌男女在说英语,另一个年轻女子对着手机说着可能是中东国家的语言。后园一面粉黄色的墙壁顶端系着绳子,吊下几盘仙女散花般的嫩绿长草。

瑞典有几家连锁咖啡大号,几乎每个城镇都有分店,最热门的latte售价也在45元上下,质素最差那家,我觉得跟香港那两家美式连锁咖啡店差不多。但跟香港咖啡店的最大分别是面积够大,座椅投资亦大。那些单人高背梳化以及迹近可以摊直瞓的无敌长梳化全部设计养眼兼真舒服,眼见也像香港般深受年轻学生们欢迎。

店面气氛宁静安好 追求简单

瑞典社区常有一两家老牌咖啡店,有街坊老伯老婆婆打趸那种,气氛宁静安好,最多有收音机传来背景声响,不会像连锁大店逼顾客听劣质流行曲。街坊咖啡店追求简单,没有长长的咖啡餐单把你头脑打乱,卖的咖啡通常都是简单蒸馏式的经典型,品质不会太差,因为瑞典咖啡牌子品质普遍不俗,比香港市面一般的好。有机会来瑞典,不妨在超市入点家常货色一试。

来源:明报
撰稿:周游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