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减糖尿病风险,印尼人正在戒米

亚洲人的传统饮食离不开米饭。以炒饭闻名的印尼,米消耗量更是全球第三大。不过,本地人现时推行“戒米”运动,开始对这主食敬而远之。贸然改变胃口,到底所为何事?只因这个坐拥 2.6 亿人口的国家,多达 2,000 万人患有糖尿病,令此症成为当地继中风和心脏病后,最致命的杀手。

34 岁的 Mirnawati 曾经无饭不欢,每顿都要“有米落肚”,但为了健康着想,如今积极“戒米”,至今已经 4 个月。“第一个星期的『无米生活』,我觉得好像被鬼附身,现在倒是回不去了。”她的母亲和表兄弟同样“弃饭”,多吃蔬菜、肉类和坚果。改变的原动力,乃是糖尿病的可怕。

全球多达 4.25 亿人受此病困扰,并发症可以引致心脏病、中风、失明甚至截肢,大部分患者生活在低至中收入国家,印尼正是其一。而米饭虽含有大量纤维和主要维他命,但太过依重精制白米,提高了血糖水平。众多专家指出,这与全球糖尿病及胰岛素抵抗(insulin resistance)流行率上升有关。

因此,像 Mirnawati 一家那样“戒米”的印尼人愈来愈多。除了社交媒体大力推动外,一些地方政府亦予以支持。以“文化之都”日惹市为例,去年当地政府推行运动,鼓励市民至少每周戒吃米饭一天。不过,印尼的稻米政治遗产,令此事变得举步维艰。

独裁者苏哈托(Suharto)拥有实现粮食自给自足的野心,稻米和种米业便成为基石。自 70 年代推行计划,经过数十年发展,已令大部分人的主食选择,从粟米、红薯等转为大米。直到下台之前,苏哈托一直都在控制国民,无论言论还是饮食。在地方政府的宣传之下,当局甚至将吃饭塑造成社会地位较高的象征。

印尼国家科学院的历史学家 Anhar Gonggong 指出:“人们被赋予一种幻觉,认为米饭较为健康,令人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并比其他主食美味。”她批评:“当时这稻米神话有着威权的一面。那并非用枪指着人们,强迫他们去吃米饭,而是把这神话深深植入许多印尼人的脑海。”

现时印尼人消耗米饭的速度,仍是全球平均每年 53 公斤的 3 倍之多。47 岁的雅加达居民 Ilhamsyah 坦承:“不仅肚里挣扎,思想也在挣扎。因为我们长久活在这个神话当中,没有米饭就无法满足。”但他表示:“我的家族有糖尿病史,所以我不再吃饭及任何含碳水化合物的东西。”

印尼当局现正试图“拨乱反正”,游说国民减少吃饭。惟官员们明白,要把米饭消耗量拉至全球水平之下,可能需要几十年。农业部食品防灾局局长 Agung Hendriadi 说道:“我们正在鼓励人们改变想法,米饭并非碳水化合物的唯一来源,市面上有很多主食可供选择。”

然而,无论对健康有多少潜在好处,要说服众多印尼人少吃米饭甚至无饭餐单,始终难过登天。峇厘居民 Mentari Rahman 就说:“我试过好几次『戒米』,但都失败。”她感慨:“我的舌头太『印尼人』吧。我就是受不了没有米饭。”

来源:CUP
撰稿:ANN WONG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