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成长7%:迟到的印尼咖啡文化

印尼是世界第4大的咖啡豆生产国,该国以生产咖啡豆闻名、人口最多的地区“爪哇”,曾是美国人口中的咖啡代名词。

不过印尼人对本地盛产的咖啡产生兴趣是近几年的事,具风格的在地商家与跨国连锁店竞争,强调的是使用在地的咖啡豆,而且注重品质与相关知识。

位在雅加达的Bakoel Koffie老板威嘉嘉(Syenny Chatrine Widjaja)说,“咖啡就是印尼的葡萄酒。”

威嘉嘉每间店的月营收约3亿至5亿印尼盾(约2.2万美元),她说咖啡文化已经成为印尼社交生活的核心,就像法国人对葡萄酒的热情,印尼年轻人也很愿意增进咖啡相关知识。

威嘉嘉说,“如果会喝咖啡,而且还清楚咖啡豆的产地跟类型,大家觉得这样的人很酷。”

消费额每年成长7%

根据欧睿(Euromonitor)数据机构,过去5年间,印尼的专业咖啡店跟连锁咖啡厅的数量增加1倍,如今分别有超过1,000家以上,专业店主要集中在雅加达。

欧睿预期印尼的咖啡消费额每年以7%成长,2020年时将达11.9兆印尼盾。

印尼各地城市的咖啡消费都有增长,显然不只首都居民,喝咖啡在印尼蔚为风潮。

全球市场也察觉到这股动静,印尼的人口众多,随着经济逐步发展,对各个品种的咖啡豆需求也提升,国际咖啡组织(ICO)的经济学家柯波(Thomas Copple)表示,“国内需求增加,印尼的咖啡豆变得比以前难取得。”

国际连锁店的进驻也对国内需求有所刺激,自从2002年首家星巴克开幕,改变了印尼中产阶级的咖啡消费习惯,舍弃了速溶咖啡。

全球星巴克卖得最好的咖啡豆就来自印尼的苏门答腊,星巴克让印尼人发现自己国家的咖啡有多么受欢迎。

独立咖啡店纷纷兴起

咖啡文化起步后,年轻人开始聚集在独立咖啡厅内,具有艺术风格的装潢、独特的气氛,还有高品质咖啡。

在印尼开咖啡厅的人各式各样,Bakoel Koffie就是从贩售咖啡豆的杂货店起家,也有许多外国人以个人独特品味打造咖啡厅。

尽管初期须砸下重本购买机具设备,但营收在过去几年间倍数成长,大多可转亏为盈。

对独立咖啡厅而言,最大的困难其实是控制咖啡豆的货源与品质。

印尼咖啡小农多达200万户,每户面积不到0.6公顷,导致供应链破碎,小农通常选择将收成卖给经销商、出口商、烘焙商。

独立老板们常常难以掌控小农的生产品质,也会面临被欺骗、被坑钱的状况。

另一大难题则是缺乏专业的咖啡工作者,不少本地的咖啡品牌必须兼营训练所,来培养所需人才。

然而,在这个有11%以上贫穷人口的国家,高价咖啡仍然属于小众文化。

无论是星巴克还是本地咖啡品牌,一杯咖啡价钱相当于很多民众的一日所得。尽管浪潮袭来,贫穷阶级的人还是只能喝街口小贩卖的即溶咖啡,价钱只有星巴克的10之1。

来源:工商时报
撰稿:胡郁欣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