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罗除了能上门帮你脱毛送避孕药做X光检查,还能送杯意式浓缩咖啡

在快递到家和服务上门方面,没有多少城市能胜过开罗。

为宿醉苦恼?或许为昨晚的事后悔?Costa咖啡可以送来一杯意式浓缩咖啡(2.70美元),附近的药店也能送来一片事后避孕药(2美元)。

想来个巴西式比基尼脱毛?可以在家中私密环境下完成,价格6美元。需要出生或死亡证明?只需给政府打电话,72小时内就会得到解决。

对于埃及的城市居民来说,几乎一切都可以快递,而且近乎免费。

快递到家服务始于快餐业,但是渐渐发展到一系列其他货品与服务。高级餐厅可以只送一份沙拉或一小块蛋糕;文具店可以把钢笔送到办公室;如果派对上的酒喝完了,可以要酒类商店送来;蛋糕房可以送来刚出炉的新鲜面包和甜点——多数商品都是用破旧摩托车送来的。

推动这种趋势的是中产阶级愿意花钱避免麻烦的愿望,此外还有众多比较穷的人愿意骑着摩托车到处穿梭,换来每天不到10美元的报酬。鉴于开罗糟糕的交通状况,以及夏日的漫长酷热,首都的居民不用太多想就会打电话叫快递(快递在7月和8月会达到高峰,那段时间白日的温度很少低于90华氏度)。

客户不用付多少钱就可以得到这种便利——快递费一般不到1美元。

“天气太热了,大家都不愿意走路,也没人愿意开车遇到拥堵,然后还要找停车位,”在扎马利克为Costa咖啡送货的沙迪·艾哈迈德(Shady Ahmed)说,扎马利克是开罗一个繁华的地带。“既然我们可以廉价送货上门,为什么还要浪费钱打车呢?”

就连破败的政府官僚体制也赶上了这股潮流。1月,民政注册处开放了一个电话中心,提供上门服务,帮人们更新身份证号,之后又提供了快递出生证、死亡证和结婚证的服务,这些服务也可以上网办理。

“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提供方便,”注册处的长官埃哈卜·艾尔-阿塔尔(Ehab el-Attar)说。“不是所有人都能用互联网,这样他们就不用浪费时间跑到这里,让交通进一步恶化。我不觉得这项服务证明人们懒惰。”不过他笑着补充说,“现在确实有不少懒人。”

上门文化也发展到了服务行业。现在,如果跑步受伤,可以在家里,躺在床上给膝盖做X光检查,只需55美元,与此同时,还可以理发和美甲。

商家抓住机会的同时,有些员工也在抱怨客户的态度。“他们就是端着咖啡坐在那儿,几乎不看你一眼。你忍不住想告诉他们,‘不是你太有钱,是服务太便宜’,”提供上门服务的身体脱毛师纳加·胡斯尼(Nagat Hosny)说。

穆斯塔法·马哈茂德(Mostafa Mahmoud)在整个城市四处上门采集血液——他是抽血者,不是吸血者——然后把这些血液提供给开罗最大的医疗实验室之一Al Borg。

“有时候你上门去,发现那人完全没问题,悠闲自得地待在家里,这经常让人恼怒,”他说。“有些人因为你晚了10分钟,就敢教训你。”

愈来愈多的货物和服务被直接送上门,一些高科技的解决办法也就不可避免地随之而来。

瓦利德·拉希德(Waleed Rashed)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计划在10月推出一款名叫Voo的快递手机应用。Voo(这个名字让人联想起飞速移动的声音)旨在为所有人提供几乎所有的跑腿服务。

“人们不愿出门,”拉希德说。“出门一小时就能毁掉一整天。”

比如说,Voo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帮你拿回留在朋友家里的钥匙,再交还给你,平均只需5美元,他说。

埃及公司“因格兹”(Ingez——意思是“赶快”)也跟上了这股快递热潮。它可以把各种货物(比如说,一个手机壳)从开罗的一头送到另一头,只需要2.5美元,或者帮一个忙碌的亲戚给医院里的病人送花。

“有时候,我们觉得这很有趣,”公司的运营经理艾哈迈德·法鲁克(Ahmed Farouk)说。“我自己从来不会为了小额商品叫快递,但是大多数人毫无顾忌。”

埃及著名的小说家和政治社会学家阿马尔·阿里·哈桑(Ammar Ali Hassan)觉得,这种态度是因为许多相对富裕的埃及人正在回国。他们曾在沙特阿拉伯和波斯湾其他国家打工。

“很多人受到海湾地区的影响,”哈桑说。“他们想,’现在我是大人物,可以像上层阶级一样了。我太了不起,不能排队。’”

接受上门服务成了一种习惯,一些海外的埃及人甚至觉得失去了什么。

一年多前移居爱尔兰的年轻埃及医生萨尔玛·阿德尔(Salma Adel)说,快递是她最怀念的一件事。

“最好是和家人在一起,”她说。“不仅仅是快餐,而是所有的餐饮都能送达。”

“坐在家里,不用费力做饭,凭空就有好饭好菜变出来,真是太美了,”她说。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撰稿:NOUR YOUSSEF
翻译:晋其角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