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对哥斯达黎加民主的影响

拉丁美洲国家虽然盛产咖啡,但是经常爆发革命、压迫和流血事件。唯有哥斯达黎加能免于这些骚乱。

罗伯特·威廉姆斯(Robert Williams)1994年出版了一本发人深省的书——《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咖啡和中美洲各国崛起的关系》(States and Social Evolution:Coffee and the Rise of National Governments in Central America),他在书中写道,19世纪末,中美洲各国社会形态的形成深受咖啡种植土地以及耕作其上的劳动力的影响,由此形成的社会形态延续至今:

咖啡业的扩张影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贸易系统、国际金融关系、移民和投资模式以及国际政治关系,与此同时,咖啡也触及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港口、首都、内陆商业中心以及乡村,改变了商人、财主、地主、业主、专业人士、各界官僚、城里的穷人以及乡下农民的活动……仔细观察咖啡这个商品,足以通过其审视中美洲各国的构建思想。

咖啡的种植和栽培为哥斯达黎加带来了民主和平等的关系、小型农场以及缓慢稳定的发展。为什么同样是栽培咖啡树,中美洲各国的发展之路却如此不同呢?首要原因就是哥斯达黎加缺乏现成劳动力。哥斯达黎加的印第安人本来就不多,后来又被早期的西班牙殖民者和疾病杀害了很多。所以,19世纪30年代,哥斯达黎加开始正式种植咖啡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多人来建立像后来在巴西和危地马拉建立的那种大规模庄园了。小型的家庭农场就成了普遍的咖啡种植模式。于是,哥斯达黎加的咖啡业逐步发展,不需要镇压式的政府干预。

哥斯达黎加从没有过种植靛青或者养殖染色虫的染色业,因为以前的西班牙殖民者不允许。正因为如此,哥斯达黎加才早于危地马拉想要尝试咖啡业,也是哥斯达黎加首先发明了新的咖啡种植和处理技术。但是,哥斯达黎加的奥罗西依然有印第安人,他们也和后来的危地马拉印第安人一样被迫放弃自己的土地。

其次,哥斯达黎加的咖啡商业化开始于中部山谷的高山地带,就在圣何赛附近,并从圣何赛出口出去。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大片未开垦的土地可以供新的咖啡种植者使用。因此,咖啡农无须为了争抢土地而互相斗争。在收获季节,各个小农家庭之间互相帮助。小咖啡庄园主自己下地干体力活,他们和土地关系密切,热爱这片土地。一个相对平等的社会形态就这样形成了。

哥斯达黎加的冲突实际是小咖啡庄园主和咖啡加工场长之间的。由于咖啡庄园普遍很小,所以他们无力自己承担咖啡的湿加工处理。咖啡加工场主有很大权力自行定很低的收购价格,借此赚取巨额利润。这种不平等的确引来了社会的紧张,哥斯达黎加政府却从宏观上和平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哥斯达黎加这个中美洲的小国家虽然也有过变革和流血冲突事件,但是和他的邻国相比就小巫见大巫了。究其原因,主要和哥斯达黎加本国的咖啡发展模式有关。

英国人很早就主宰了哥斯达黎加的外贸,后来德国人也介入其中,因此,20世纪初期,英国和德国拥有哥斯达黎加很多咖啡加工厂和大型咖啡农场。依然不同于危地马拉,哥斯达黎加给当地努力工作的穷人提供进入上层社会的机会。胡里奥·桑切斯·乐佩茨(Julio Sanches Lepiz)就是从小农场做起,通过不断的积累和在咖啡农场上的投资,最后成为哥斯达黎加全国最大的咖啡出口商。尽管乐佩茨的成功非同凡响,其他相对贫穷的哥斯达黎加农民也拥有属于自己的、相当可观的财产。

作者:马克·彭德格拉斯特
来源:《左手咖啡,右手世界--一部咖啡的商业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