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为不能喝酒 芬兰人也不愿意喝咖啡吧

对芬兰人而言,咖啡适合招待朋友、可以保暖,惟一缺点是普遍品质差。

芬兰人消费咖啡的能力惊人,人均一年购入 12 公斤咖啡,约即每天 10 杯咖啡左右。相对之下,同样钟情咖啡的意大利人,消费却得芬兰的一半,人均一年 5.8 公斤。芬兰人习惯配搭传统肉桂卷享受咖啡,招待朋友。而且当地的劳工权益甚至包括员工每天享有起码 2 段约 10 分钟的咖啡时光。以上可见,咖啡可谓是芬兰的文化符号,不论人际或办公,均占一席之位。

芬兰人如此渴求咖啡,部分原因出于高海拔的地理位置,气候偏寒,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能温暖身心。咖啡烘焙商负责人 Benjamin Andberg 打趣道:“芬兰人依赖咖啡,纯粹因为酒不适宜常饮。”不过,即使芬兰人常饮咖啡是街知巷闻,但当地甚少优质咖啡店,因此不少追求醇香品质的芬兰人都会自家冲焙。

咖啡豆烘焙商 Kaffa Roastery 的营运人 Svante Hampf 透露,他在学时常苦于咖啡店的冲调饮品难喝,所以开始研究烘焙,实行自己咖啡自己冲。Andberg 和 Hampf 是第一批着手改善芬兰咖啡质素的咖啡农。他们开办咖啡店,创业以来一直强调伦理、可持续发展和品质三方面,业务大致都上了轨道。现时,他们有一个新目标,希望能够顺带跟上其他北欧地区的餐饮发展,利用更多本土食材,推出有质素的特色餐单,如在食物中混入素鹿肉等。

Hampf 认为,芬兰人普遍追求稳健、值得信赖的品牌。许多甜品店或餐厅都涉猎咖啡业务,例如以卖特制甘草糖著名的 1891 年老品牌 Karl Fazer 便正积极研制优质咖啡;制作酥点逾 150 年的老字号 Ekberg,也特意选用了阿拉伯的有机咖啡豆,配搭出与其酥点味道相衬的咖啡。两边双管齐下,芬兰的咖啡品质可望提高。

芬兰本地咖啡界并没就此止步,另一批主打特别风格的新血亦纷至沓来。有沿海的货柜咖啡店只在夏天营业,有位处艺术区的咖啡店以外墙设计取胜,有咖啡店揉合了燕麦奶调配出另类饮料,可谓百花齐放。置身于这蓬勃的环境下, Hampf 表示:“将来 10 年咖啡业会怎样发展,无人知晓,但我依然会坚持为芬兰人烘焙出最优质的咖啡。”

来源:CUP
撰稿:ELEANOR NG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