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一杯咖啡如何推动社会改变?

fair trade coffee
多年前,因为电影《血钻石》的缘故,对于那些在远方引发灾难、剥削、战争,却在我们身边Bling Bling的奢侈珠宝,有了一番不小的讨论;即便,我们绝大多数人根本买不起钻石。相较之下,咖啡对非常多数的人来说,已可说是每日生活的必需品。我们几乎在清醒、疲倦、焦虑、放松、开心、难过时,都会来一杯咖啡,却很少想过我们喝下的,是不是第三世界国家的血汗?

“我们希望,每个人在喝下手中那杯咖啡的同时,也能共同思考咖啡农所面临的贫穷、文化、生态、政治问题,并共同思考改变现状的可能性。”2011年,已经58岁的Dean Cycon,在台湾谈起推动“公平贸易咖啡”理念时,眼中不时闪烁光芒。

拥抱社会正义 人权律师从体制出走

越战末期,美国人权律师力推反战运动,让当时仍非常年轻的Dean Cycon深受感动,于是选择投入律师工作,并认为这是一份可以让他实现“社会正义”(Social Justice)的终身职志。成为律师后,Cycon将自己的专长奉献于原住民人权、反核等各类型社会运动领域,并试图在法治系统中,为遭受不平等剥削的环境、人权价值,寻求正义的实践。

1988年,一场演讲让Cycon的注意力,投向世界各地的贫穷咖啡农。在Cycon眼中,这些咖啡农不仅处于全球资本主义剥削体制的最末端,同时也多半是经济、文化、政治,特别是种族弱势,正符合他向来关注的原住民议题。于是,Cycon就这么和咖啡结下不解之缘。

起先,Cycon尝试直接到产地,以较好的价格直接向小农购买生豆,免除中间商“大量低价采购”所制造的剥削行为。后来Cycon发现,这种行为充其量只是“施舍”(Cherity),无法期待任何实质的社会改变。那么,在资本主义一切追求获利的前提下,除却“慈善”的“公平”咖啡“贸易”究竟要如何实现呢?

“所以我们要改变这套制度,改变所谓『经济』这套不完美的科学,唯有推动社会改变,建立一套更平等的系统,贫穷国家的咖啡农才有可能获得,他们本来就应该拥有的收入。”

Cycon以自己多年从事律师工作的经验指出,虽然在法治规则中,仍有实现社会正义的可能性,但那意谓着,行动者只能在体制内挣扎,若法律本身与其它社会典范有所冲突,身为律师就很难推动改变了。

同样的逻辑,放在自由经济贸易中,也是相同。资本主义的获利基本方程式,就是“买低卖高”,以及“市场决定价格”。然而,Cycon发现,富有国家无论消费多少咖啡,第三世界国家的咖啡农仍然无比贫穷,这意谓绝大多数的获利,全被垄断在“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的“中间商”手中,这是分配出了问题,而非市场的错。此外,Cycon也强调,咖啡价格与其说取决于产品优劣,倒不如说,股市、期货才是咖啡价格真正的决定因素。

于是,Cycon开始推行公平贸易咖啡,试图将生产、消费成本都变得比较“合理”,而非目前中间商获取暴利,而咖啡小农一贫如洗的困境。换句话说,公平贸易不是消费者运动,更不是慈善捐助;它是一套试图让分配变得较为合理的制度。咖啡农获得合理的获利,消费者付出合理价格享用咖啡美味,而中间商仅收取合理的利润。

就这样,Cycon在走访世界各咖啡主要产地后,成立了以推动公平贸易为目标的NGO组织“咖啡儿童”(Coffee Kid),以及全球第一个由烘焙商组成的“咖啡合作社”(Coffee Cooperative)。Cycon相信,借由解决咖啡中间商的剥削问题,让咖啡小农得以改善经济困境,相关的文化、经济、环保、疾病问题,也能逐渐看见改变的机会。

咖啡香气缭绕背后 HOLD不住的咖啡小农

在介绍公平贸易咖啡如何试图解决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传统的咖啡贸易是怎么进行的。首先,咖啡生产者可以概分为两类,一种是小规模耕作的小农,一种则是大面积种植单一咖啡品种的大农场。我们先讲前者。

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咖啡小农,甚至连处理生豆、烘焙的能力都没有(这种状况在云南很普遍),所以他们所生产的咖啡必须先卖给有能力处理、烘焙生豆的商人,通常是烘焙商。烘焙商向许多小农收购咖啡后,接着会卖给出口商,一家出口商通常也会和众多烘焙商合作。接下来就跟一般国际贸易一样,出口商卖给进口商、进口商再批次销给大中小盘批发商,消费者则处在整个产业的最下游,通常也只能喝到“很贵却不高贵”的咖啡。

好,那么大规模生产又有何问题呢?有,首先是许多大规模农场会对小农产生排挤效应,很穷的小农会转职变成很穷的农工,其次是许多大农场会砍伐原始森林,减少动植物多样性,大面积耕种咖啡对于生态也很不好。这方面最经典的例子,就是星巴克咖啡(Starbucks)宣称他们与“环境友善”、“永续发展”有正面贡献的Gemadro Estate合作的案例。

简单讲,一杯咖啡极大的利润都被中间商赚走了,所以就算消费者用再怎么尊爵不凡的价格购买咖啡,咖啡小农还是穷到脱裤子。咖啡贸易生态,大概和近年逐渐受到重视的“血汗手机”相当类似,iPhone还是又贵又潮,工人楼还是照跳,真正赚到大钱的,甚至也不是代工的富士康。

公平贸易的前提就是“公平” 并非“利润”

Dean Cycon实际上在做的事情,就是尽量减少中间商因抽取过高利润,造成的分配正义问题。简单来说,如果小农因为缺乏处理生豆技术,那么Cycon就会设法张罗设备,或辅导小农成立互助合作社。一旦有了合作社,小农首先就能免除母国小盘商、烘焙商的第一层剥削,再来就有办法提供足以满足货柜基本要求的数量,进而免除出口商、进口商的剥削。

如此一来,在富裕国家有志推动公平贸易的咖啡店家、代理商,就有办法在负担越洋运输成本的前提下,直接向产地的咖啡合作社购买咖啡。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代理商提供小农较好的价格(严格说起来,不是比较高,而是比较“合理”),最终消费者买到的咖啡也不会比较贵。

Cycon说,他自己在美国成立的咖啡代理商Dean’s Bean所贩售的咖啡,有时候甚至比连锁咖啡店的价格更低。当然,低价的原因,除了免却层层中间商的成本之外,公平贸易推动者以“公平”,而不是以“获利”为目标的宗旨,更是重要。此外,Cycon也以韩国为例,说明韩国因咖啡关税过高,导致代理商即便自行吸收货柜运费,直接从产地小农收购咖啡,最终价格还是比较便宜的例证。

此外,直接向小农,而非大型农场收购咖啡,除了能将获利直接回馈给小农、合作社,而非财团外,也有重要的环保生态意义。Cycon说,许多小农可能是本身就穷到没钱买化学肥料,所以“勉强有机”,但与他合作的更多原住民小农,则是本身就非常具备生态意识,在进行有机栽种的同时,也会努力不让咖啡破坏生态多样性。

“他们(小农)对此很有意识,也很清楚,他们需要的就是永续、干净的环境,这一点轮不到我们去对他们说教”,Cycon说,真正需要使用化学肥料的,往往是砍伐雨林,大面积种植咖啡的财团,因为他们的咖啡经常面临营养不足状态。

与咖啡农成为合作伙伴 协助满足在地需求

事实上,Cycon的“管区”可不止专注在咖啡上。“培力”(Empowerment)永远是社运组织工作最重要的项目,在公平贸易中也是一样。Cycon说,除了辅导咖啡农成立合作社、减少中间商剥削外,公平贸易组织最好还能协助农民有多元化收入,也要协助他们提升管理、行销、公关的技能,一家合作社才能稳定运作。就像Cycon一再强调的,公平贸易并不是慈善事业,协助咖啡农独立自主是最重要的工作。

为了让咖啡农的收入更加多元,Cycon也协助他们发展手工艺品的制作、规划能力。他强调,行销公平贸易商品,切忌让消费者购买时,抱着“做好事”的心情,因为那在本质上又回到“慈善”,而非推动社会改变了。Cycon强调,协助咖啡小农发展出“具有文化特色”、“符合社会正义”,更关键是“实用”,也符合“市场需求”的公平贸易商品,才是恒久之道。

另外,Cycon也在全球各地,协助许多咖啡合作社设立水井、医疗院所、学校等基础设施,改善农民生活。

Cycon:大企业公平贸易,多半光说不练

“每一杯咖啡,都可以是公平贸易咖啡,因为那是和经济息息相关的。关键不是利润,关键是公平。”

致力于推动公平贸易咖啡,Cycon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却是“你到底赚多少”,让他感到非常讽刺。“面对这样的问题,我总是回答他们,够我用,如此而已。”Cycon说,公平贸易不能以获取最大利润为目标,而是要在社会正义、公平的前提下,让生产者、消费者,以及中间商,都获得合理的待遇,对Cycon来说,就是足够让员工享有合理的待遇,以及100%的医疗补助,那就差不多够了。

谈起大型咖啡代理商,Cycon总是有许多怨言。他认为,例如星巴克等大型连锁商,经常满口“生态永续”、“公平贸易”,但事实上根本作得非常少,往往只是购买了极少数公平贸易咖啡,却不断放大宣传,好似自己是全力推动公平贸易一样。

“大公司总认为,付点小钱,到产地拍点照片,然后什么也不做,就可以继续用低价购买咖啡,再用高价卖给消费者。同时,他们绝不会忘记跟你说些永续、社区经营、公平贸易理念”,Cycon批评。

呼吁星巴克合力推动公平贸易

为了让更多人能借由咖啡了解咖啡农的苦难,Cycon将他20多年来,在衣索比亚、肯亚、秘鲁、哥伦比亚、瓜地马拉、墨西哥、尼加拉瓜、苏门达腊、巴布亚纽几内亚等国的工作笔记集结,完成《来自咖啡产地的急件》一书,先前已有英文、韩文版,中文则是继韩文后的第二种译本。Cycon希望,日后这本书也能译成日文、西班牙文版本,因为日本公平贸易的市场比较大,翻成西班牙文,他就可以拿给许多咖啡农友分享。

讽刺的是,即便星巴克在Cycon眼里,几乎是最不支持公平贸易的咖啡商,但现在每购买一本《来自咖啡产地的急件》中文版,就可凭卷兑换一杯免费的星巴克每日精选咖啡,统一星巴克总经理甚至也名列推荐序中。

对此,Cycon先是强调自己并不清楚中文出版商的作业方式,如果他知情,不可能让自己的书与星巴克有任何关连。随后,Cycon则转为轻松以对,他表示,希望每个拿到咖啡兑换券的读者,都能去向统一星巴克表达想喝公平贸易咖啡的诉求,如此,他的书才能产生真实的效力。

“我们想做的是推动社会改变,如果有更多人对公平贸易的想法慢慢改变,认为这是合理且可能的,那我们就有实现公平正义的机会。500年前的欧洲农民,从来没想过能拥有自己的土地,但如今一切不同,社会改变会从每个人的认知改变发生,我们希望公平贸易咖啡也是如此”,Dean Cycon如是说。

作者:钟圣雄
来源:公视新闻

以下影片需搬把梯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