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鸟儿专用”的公共厕所!

每天清晨,我们老夫妻俩必定去中兴大学的“中兴湖”绕圈漫步,这是运动兼作心情疗愈──和天天见面的鹅、鸭以及小麻雀打招呼,趋前去嘘寒问暖。有时候,成群的小麻雀或大白鹅远远看到我们,会自动飞到身边。

全盛时期,中兴湖畔的鹅、鸭加上黑天鹅将近三十只,那种热闹劲儿呀,真难形容。现在呢?只剩老白鹅一只,另加新来不久的一灰一白两只鸭子而已。老白鹅原先一家三口,相聚多年,在一次彻底疏浚的巨变中幸存下来,去年不知什么原因(有此一说:与最近鹅肉价格飞涨有关),一死一失踪,如今孤苦伶仃,孑然一身。常常为了寻伴取暖,紧跟着湖边散步的游人脚步,不肯离弃,此情此景,让人疼惜。

niaoce

今晨,一如往日,做着“日行一善”的事(喂食)。没料到才绕湖绕了小半圈,眼前蓦然跳出昨天还没有的告示牌“鸟厕”,老俩口当场笑弯了腰。

老太太立刻取出手机拍摄下来,吩咐老先生来一段“看图说故事”。

关于“中兴湖”和鸟儿之间的紧密关系,可说来话长。

应该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中兴大学在思虑深远的罗云平校长任内,开始动工挖掘依“中华民国疆域全域”为蓝图的中兴湖(当然包括台湾、海南岛和外蒙古,呈现一朵大海棠叶的形貌,和大陆的老母鸡不一样),直到1978元月正式峻工,然后将学校重心移到环湖周边,也将未来各系、所、院的位置约略定位。他为了学校百年大计,未雨绸缪地争取经费,大量收购校地,学校腹地倍增,才使得中兴大学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一旦有湖有水,有小山有树,很自然的,中兴湖成了学校附近的禽鸟最佳栖息地。

栖居的鸟儿种类不算多,成群结队的有夜鹭和鹭鸶,麻雀则散居四处。湖畔树上夜鹭和鹭鸶各多达百只,牠们的重量把大树技干都压弯了,大鸟们彼此争奇斗艳,互不相让,聒噪声此起彼落,难听之极。加上粪屎雨下,盖满小径,让晨起健身的人,步步为难。

学校当局,每年都会派遣专人修剪,以减少鸟儿可栖留的树枝,可是鸟数日增,拥挤到几无栖身空间,幼鸟只好留在地面草丛之间求生。

总之,大家环湖散心的时候,一是快步通过;一是绕路避开。今晨,居然看到这么有幽默感的人,立牌警告,不由得心喜手痒,涂涂写写,当做“来此一游”吧。

不过,亲爱的朋友,您注意了没?

这块告示牌上,居然还雌、雄两分:一蓝宝宝,一红宝宝,各有各的“方便”特区。

如此贴心,应该给设计的人热烈掌声。

作者:周浩正(台湾著名出版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