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良善 发展走样 公平贸易的幕后真相

喜爱品尝咖啡、又关心社会公义的你,总会选购有公平贸易标签的咖啡豆,或光顾支持公平贸易的咖啡店,就是为求一石二鸟! 美味咖啡喝过了,行善积福的良好感觉退减后,作为消费者的你可曾想过,在地球某个贫穷国家的小农户及工人,是否曾经受惠于你的抉择?

咖啡豆、茶叶、香蕉这几种农产品,在全球的公平贸易中占有相当高的比重,而咖啡豆更是带领公平贸易在欧洲市场成长的旗舰产品,所以这些农产品的生产及供应,最能够反映公平贸易营运的实际情况,法国传媒亦就此事于2013年作深入的调查。

现时公平贸易的市场领头羊,是源自荷兰的Fairtrade Max Havelaar商标,是由荷兰神父弗兰斯霍夫与及经济学者尼可诺森于1980年创立。这两名公平贸易的先驱雄心壮志,为获得商标认证的产品寻找零售网络,又游说荷兰各大超级市场售卖公平贸易产品,大幅拓展产品的市场。时至今日,欧洲百分之七十五的公平贸易产品,均印有Max Havelaar商标,而该商标在北半球二十五个国家均设有代理机构,又大力扩充旗下的产品,包括朱古力、茶叶、咖啡豆、香蕉、玫瑰花等。印有这个商标的产品,在2011年总共赚取了五十亿欧元的收益。

Fairtrade

公平贸易 忘却初衷?

公平贸易的产品订价较一般产品高,但其目的是希望供应链的每个环节都是公平,让所有持份者,特别是自由市场中最底层的小农户和工人,得到合理的回报,但在扩大规模的同时,Max Havelaar又会否忘掉初衷?商标虽然要求获得认证的产品列明来源地、对环境的保护、合作社的工作环境和民主成份,但却没限制大型零售商的销售手法。从事咖啡贸易多年的菲腊朱格拉指出,两包同一品牌、同款包装、同样重量、价钱相若、但不同品种的咖啡豆,印有公平贸易商标的那包,反而让超市等大型连锁零售商赚取更高利润。消费者通常只会凭商标或品牌选购产品,甚少会探究供应链的各个环节,有否涉及不公平或不公义的事情。在消费者对产品的生产及供应实况全不知情下,公平贸易也许难以诚如初愿借助消费者的主导权,改善贫穷国家小农户及劳工的生活。

公平贸易下的隐形工人

公平贸易香蕉是Max Havelaar最成功的产品,在2011年,全球卖出了三十二万公吨。而多米尼加共和国出产的香蕉,占当中的百分之三十三。于2000年获得Max Havelaar商标的认证的合作社Banelino,最能够代表Max Havelaar在多米尼加的成就,它由四百名小农户组成,协助小农户每月赚取约一千二百欧元,这相等于当地农场工人月薪的十倍。但为这些小农户工作的海地工人,每天只赚到不多于五欧元,工资不足以应付生活所需,而工人与资方签订的劳工合约上也没有列明工人权益。组织总监玛丽可佩纳也直言不讳公平贸易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有组职的小农户受惠,透过公平贸易是难以为不属于商业供应链的工人争取更好的生活条件。

更让人惊讶的是为了供应大量公平贸易香蕉给大型零售商,Max Havelaar背弃了维护小农户的原则,准许大地主使用其商标。当中有地主透过其名下公司拥有二百一十五公顷的香蕉园,又在2012年出口了二百七十万箱的香蕉,赚取超过二千六百万欧元。虽然作为条件交换,Max Havelaar要求大地主需给予工人最好的待遇,但事实是工人就只有每天六欧元的工资,并与家人栖身于临时搭建的木屋。究竟有什么道德理据,让Max Havelaar面对大地主、小农户、及工人时,立场会出现如此大的落差?

公平贸易的光环  市场营销策略

热带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这个美国认证机构看准商机,与跨国企业合作,为他们度身订造、发展了一个“符合道德标准”的农业计划,其中一个合作伙伴,就是联合利华(Unilever)的旗舰品牌立顿(Lipton)。联合利华在肯雅拥有一万四千公顷的茶叶种植园(面积媲美巴黎市),雇用一万二千五百名长期员工,与及四千名季节性散工。所有工人一年四季都在种植园内的村落居住及工作,虽然园内提供一切生活基本需要,但工人在保安森严的种植园与世隔绝,而采茶女工每天只赚到约三欧元工资,更要长期忍受性骚扰与及各种不合理的待遇。颇有名气的荷兰非政府组织SOMO亦曾于2011年发表报告,猛烈批种植园的工作环境。不禁令人困惑的是,热带雨林联盟的认证虽列明资方不可凭籍任何原因以心理或肢体方式苛待员工,但这些行为均不会令认证被取消,反而破坏生态会导致认证即时被取消。联盟虽然提倡公平贸易,但面对园内发生的事,却选择以视而不见的态度应付。商业市场渐渐懂得借公平贸易的形象谋取利润,但对公平贸易以人为本的目标则视而不见。

消费者的角色

我们作为关心社会公义的消费者,又何以自处呢?法借的皮埃尔神父,是公平贸易运动的另一位先行者,为后人树立了好榜样。巴基斯坦于1971年爆发内战,水灾与饥荒接踵而来,导致上千万的难民逃亡到印度。内战结束后,难民回到孟加拉这个新成立的国家。为了让他们能够活得有尊严,皮埃尔神父毅然创立“世界工匠”,收购难民制造的手工艺品、然后运去欧洲售卖,往后更发展成跨国组织及品牌店。我们是时候反思,是否应该效法这名神职人员,要有肩负使命的道德勇气,愿意承担维护贫穷、弱势群体的责任,又要敢于质疑、挑战既定的商业观念及行为,拒绝盲目地追求利润、规模及效益。这样我们才能够灵活地运用市场机制,贯彻实现公平贸易的理想。

来源:信报
作者:麦华达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