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宜桦 :想跟荷兰人做朋友?陪她多喝几杯咖啡吧!

提到咖啡,大家莫不想到意大利Espresso的米兰经典和法国Café au lait的左岸浪漫;但说到荷兰人和咖啡,许多人应该会是“啊……?”的反应,如果你也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大家可要知道,咖啡能在全世界这样风行,荷兰人可是居功厥伟。除此之外,荷兰人还是重度咖啡因沉溺者:根据统计,每个荷兰人每天平均都要喝掉2.4杯咖啡,是全世界最爱喝咖啡的国家之一。

荷兰人和咖啡的渊源,起于十七世纪时的海上经济霸权时代。当他们发现咖啡的经济效益极高时,便想尽办法从阿拉伯人处偷渡了咖啡幼苗,大量种植在当时的殖民地–印尼的爪哇岛上后,咖啡便成为了荷兰人的庞大经济后盾之一。

咖啡除了在经济面上提供荷兰人实质的回馈之外,也在精神面上深入影响了荷兰人,造就了属于荷兰人的咖啡文化。咖啡之于荷兰人就像茶之于英国人一样重要,很多荷兰人很难想像早上起床如果没有先来一杯咖啡,他们的生活要怎么开始。笔者的公共关系教授是个道地的荷兰人,早上第一堂课进教室手里一定有一杯咖啡;如果某天早晨刚好没有时间喝咖啡,她就会明显地有些焦躁不安,还不耐烦地看着手表等着休息时间冲去买杯咖啡,也因此同班同学们也就很容易借由早晨的那杯咖啡来猜测教授当天的心情会是如何。一杯咖啡可以预卜今天作业多不多,也算是一种特殊技能了吧。

除了主宰情绪,咖啡也在荷兰人一天的工作行事历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尤其重视“coffee break”,这段时间他们会手抓着一杯咖啡,借由咖啡因来松弛工作时的紧张神经。笔者的另一个跨文化沟通管理教授,最不能接受他的coffee break 时间被学生占据太久,他常对那些问题问不完的同学说:“抱歉,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我得去喝杯咖啡。”接着拂袖而去享受即使短暂却很重要的咖啡时光。

也因为爱喝咖啡,能不能随手取得咖啡这件事,也就成为评断服务是否优良、环境是否舒服的另类标准。笔者犹记得某次陪同朋友到地方政府办理户籍登记手续,抽完号码牌之后,友人第一件事情便是寻找咖啡机,抓着一杯咖啡悠哉地等候叫号,当我很惊讶连个户政事务所都有咖啡喝的时候,友人语带怀疑斜眼看着我说:“这不是应该的吗。”看他喝着那杯咖啡,原本等待这件对他是很烦躁的事情,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了。除此之外,一台好的咖啡机,还是评价一间公司是否值得加入的条件,对于荷兰人来说,一间公司里可以没有微波炉,但是可不能没有咖啡机;如果咖啡机高档又新颖,还往往是一间公司招募新人的“优势”,也是让客户留下好印象的最佳利器。

中国人以酒为建构人际关系的媒介,荷兰人则以咖啡作为社交网路工具。在 coffee break 的时候,想要发现一个落单的荷兰人独自喝着咖啡是很困难的事情,他们总是一群一群的喝着咖啡聊着是非,就算是个社交菜鸟,只要手里抓着一杯咖啡,你的社交能力也马上 level up。另外,一间公司内的茶水间(在荷兰应该是就是“咖啡间”)往往也是八卦消息来源地。笔者的德国朋友说,每次走进她公司的咖啡间,除了咖啡,她也很容易就带一、两个新八卦一起回座位,直到下次再到咖啡间,她也会将同样的八卦分享出去,如此生生不息、循环再生。所以,每当荷兰人聊起八卦,如果他们的口头禅都是:“上次我在咖啡间听到…”那就真的一点也不奇怪了。

然而,即便荷兰人十分喜爱喝咖啡,他们对于咖啡品质的要求就不如意大利人那样严厉,蒸馏法、水滴法、各种手工煮咖啡让咖啡香味达到顶峰的方式,比不上方便、简单的冲泡式咖啡来得实际。为了让喝咖啡这件事情变得更简单,又比滴漏式的洗脚水咖啡好喝,荷兰人甚至发明了“Senseo coffee maker”(一般称为 pad 咖啡机),他们将咖啡制成一个一个像是化妆棉一样的咖啡 pad,利用这台机器就可以煮出品质稳定又具多样化的咖啡。从 2001 年由飞利浦和荷兰知名咖啡烘培公司 Douwe Egberts 合作推出的第一台 pad 咖啡机起,到 2008 年为止已经在全球销售超过 200 万台以上,说 pad 咖啡机开启了另一个咖啡新纪元真是一点也不夸张。当然,也有些拥护咖啡传统文化的荷兰人认为,pad 咖啡机污辱了优雅又深具内涵的咖啡艺术,它让每杯咖啡变得像无趣的、大量制造毫无个性的机械化商品,失去了其内在各自的独特风味。然而,在时间和效率的压力下,pad 咖啡机最终还是许多实际的荷兰人的选择。

终归,咖啡不只牵引着荷兰人的财富,喝咖啡更为他们带来正面情绪的能量,咖啡在荷兰人的生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分量,也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属于荷兰人的咖啡文化。当你全盘了解了荷兰人的咖啡文化之后,我想当你下次搬家要和邻居建立好关系时,应该就知道怎么做了吧?

来源:荷事生非
撰稿:詹宜桦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