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Drift》杂志:我们将咖啡作为主要线索来探寻一座城市

随着精品咖啡浪潮在世界各大城市不断兴起,一个个独立咖啡馆成为了都市青年文化发酵的空间。咖啡,由人们对于这种饮料的选择,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具有全球现象的都市化生活方式。2015年初在纽约创立发行的半年杂志《Drift》,正是观察到了这样的现象,并率先将咖啡与都市旅行相结合。

主打咖啡旅行文化的杂志《Drift》, 每期以一个城市为主角,从咖啡店、 咖啡烘焙者、咖啡饮用者等组成的咖啡生活社群,延伸到该城市的文化、 历史、街区、居民生活等旅行议题。 每期只做一个城市,得以让《Drift》更好地呈现每个城市的特质与个性,纽约街头文化的叛逆、东京无处不在的精致、哈瓦那热情洋溢的彩色街道、斯德哥尔摩的北欧式冷调子,都令人印象深刻。

在《Drift》背后,是一个小型的三人团队:美食博主Adam Goldberg和设计师Daniela Velasco负责杂志中大部分的拍摄工作,有时候也会邀请每期城市当地的摄影师作为客席摄影师, Elyssa Goldberg则作为编辑负责大部分的文字内容。这个三人团队,如同做主题书一般,为了每期杂志深入到一个城市驻扎、游走、拍摄、采访,集中制作稿件。

由《Drift》出发,他们还在2015年底创立了另一本杂志《Ambrosia》,以做《Drift》相近的手法,每期呈现一个都市或区域的美食旅行。从咖啡与城市旅行,到美食与城市旅行,可见旅行主题其容纳度极高,未来,必将有更多细分的城市旅行杂志出现。

“很多大众杂志的核心读者群习惯在线阅读了,这不代表杂志就变得无关紧要。杂志应该改变形态,去容纳新的消费思维。”

可以和我们分享下在你们创刊《Drift》杂志之前,对于杂志阅读的记忆吗?

Elyssa: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常和父母去Barnes and Noble 书店朝圣,买很多杂志回家。随着时间的迁移,我们对于blog或其他网络写作的热情更甚于纸质——好像没有那么多好杂志能引起我们的冲动去购买了, 就像我们儿时那样。直到我们读到了了《Monocle》杂志,还有之后最新一波的独立杂志热潮所带来的视觉深度……这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希望阅读的杂志也许真的能有一席之地。

你们为何选择印制一本杂志,而并非是书或网站呢?

Daniela:当今,几乎所有东西都数码化了,所以我们想和它保持距离,提供给读者更好的阅读体验。比如创造一本在咖啡店里可触摸、可闻、可读的纸质品,这样的体验是不可能在数码设备上重塑的。

杂志曾经在流行文化中扮演重要角色,你觉得它的吸引力和影响力还在吗?

Elyssa:这要看你如何定义“文化”了。很多大众杂志的核心读者群习惯在线阅读了,这不代表杂志就变得无关紧要。杂志应该改变形态,去容纳新的消费思维。我们希望创造出我们自己也想阅读的出版物——它有着美丽的版面设计,吸引人的摄影,每张照片有它的故事,并且能真实地传达出当地的氛围,文字精巧,且阅读的节奏不会被广告打扰。



“咖啡是帮助我们探索城市的工具,让我们认识不同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习惯。”

如何开始有想法,要做一本和咖啡及旅行相关的杂志?

Daniela:为了帮助我母亲在Cabo开的咖啡馆,我曾经拜访了纽约几乎所有的咖啡馆,去看看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他们是怎样经营咖啡馆的。 我遇到了Adam,我们开始一起去探寻咖啡馆现象。我们后来发现,当我们不论去哪里旅行时,都会在各个咖啡馆进进出出。咖啡馆成了我们探索一个城市的起点,所以我们开始思考, 何不把我们正在体验的事物通过纸质媒体来与大家分享呢?!我们将这个想法与Elyssa提起,我们都意识到通过我们三个,真的可以将这个杂志落地了,而关于《Drift》 的概念也逐渐清晰。

Elyssa:我们都是频繁的旅行者,但我们从来不会提前去规划一堆旅行景点的清单。反而,旅程中每一天清晨,都是在我们希望拜访的咖啡馆开始,然后这一天就顺其自然地度过。 我们很爱在不同的街区闲逛直到腿脚酸痛,或者我们会跟随在咖啡馆碰到的当地朋友,来决定当天的日程…… 相比起看着旅行指南一步步走,我们意识到我们这样的旅行方式,会让我们对一个城市有更多的了解。我们想捕捉将咖啡作为主要线索来探寻一座城市的方式,并且以杂志的形式来呈现。

《Drift》杂志以咖啡为主题引导探索城市的手法非常有趣。看起来不仅是为咖啡业内人士而做,而是对咖啡生活方式有兴趣的读者。

Daniela:相对咖啡杂志而言,我们更将《Drift》看作是一本旅行杂志。咖啡是帮助我们探索城市的工具,让我们认识不同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习惯。我们将咖啡与城市的内容做得比较平衡,这样即使你不是咖啡狂热爱好者,你也一样会喜欢读《Drift》。

通过一期杂志来反映一个城市及其咖 啡文化时,哪些内容对你们来说是最 重要的?全面地呈现该城的咖啡文化?历史?你们一般做每个城市专题会在当地呆多久?

Elyssa: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探索一座城市。为了更完整地了解一个城市, 必须先了解当地的人、当地历史、城市里最近的活动,以及包括艺术设计、夜生活、美食、体育、文学相关的城市文化。就我们每期所选择的城市而言,咖啡在这个城市的景观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为我们提供了自然的出发点,以此来捕捉一个城市里,特定时间内特定的一些地点。

Daniela:通常我们会在杂志所要做的城市呆上三到四周,来拍摄全部的素材。摄影是我们所热爱的事情,所以我们很喜欢一边工作一边享受当地城市的生活。

目前《Drift》已出版了四期杂志(编者注,已出版六期),可以和我们分享下这四个城市咖啡文 化、氛围的异同吗?

Elyssa:咖啡是全世界消耗最广泛的饮料之一,但不同城市和地区对于它的消费,是非常迥异的。在主要的大都会城市,精品咖啡现象正在扩张,但就连如此小众的咖啡类别,在三藩市、波特兰、台北、纽约和东京等不同城市也有诸多不同。在其他城市,咖啡生活才刚刚开始,或者它们正站在一个由传统饮料、主流市场咖啡、精品咖啡组成的十字路口。

我们杂志所寻找和关注的城市有着一点狡猾,每次你觉得你已经了解它时,它就回避你。通过学习咖啡和观察喝咖啡的人,让我们对一个城市的认知总会有新的惊喜。

“人们比以往有了更多的旅行机会,因为杂志而激发旅行这件事情也变得非常独一无二。”

你们目前的发行量是多少?通过销售杂志,可以维持杂志运营吗?

Daniela:创刊号印了2000本,到第4期杂志印了15000本。目前,我们的支出和收入可以持平。做出版是一个艰难的生意,所以我们希望每期杂志都可以在发行量上保持一定增长。

关于城市及城市旅行主题的独立杂志越来越流行,你们如何看待这个潮流?

Daniela:现在有非常多有趣的事情是可以学习或关注的,但我们发现,每期聚焦于一个城市要更为精准、妥当。人们比以往有了更多的旅行机会,因为杂志而激发旅行这件事情也变得非常独一无二。

《Drift》杂志如何在发达的社交媒体环境中,吸引读者,创造价值?

Elyssa:我们每天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通过Instagram、Facebook及Twitter等社交媒体与我们的读者联系和互动。事实就是,我们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都花费很多时间在网络上,发帖、分享、点赞。

通过《Drift》及《Ambrosia》,我们希望创造一些东西,可以陪伴读者慢下来——比如周日的早晨,独自在家享受一杯咖啡的时间(这不是一周里为了给自己打鸡血的第一杯咖啡)。我们希望通过杂志里那些令人身临其境的视觉图片,有思想性的故事,连续的调性,与读者所追求的慢生活步调与情境相吻合,带领读者穿越、漫步到每期杂志所描述的城市。

来源:MAGMANIA PROJECT
采访:爱米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