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y Chen:戴高乐曾在和平咖啡馆庆祝光复巴黎

不同的季节,咖啡馆的表情也跟着改变。夏日的咖啡馆,门口的阳伞打开便成了露天咖啡座。到了冬天,客席会移到人行道的另一侧,拉起了屏风挡风。咖啡座和餐厅分开是法国的特色,他们既不像意大利人习惯围绕着吧台站着喝,也不坐在餐桌边喝。来到巴黎,坐在人行道上喝咖啡才是风情。

和平咖啡馆开在巴黎歌剧院前的转角,两百年前,这儿是巴黎的心脏地带,它和歌剧院同为法国建筑师查尔斯·加尼叶(Charles Garnier)所设计。咖啡厅开业于1862年,原本是为了服务楼上的饭店。1944年8月,法军从德国人手中光复了巴黎,戴高乐将军在此喝下第一杯庆祝咖啡而闻名。咖啡馆经历了德军炸毁又重建,多年后内部又改建,模样已经和1990年代我在书上见到的不同,不变的是法国人一贯热爱的金碧辉煌。

咖啡馆侍者是这个城市独有的招牌。不同的咖啡馆,始终不变的自信,仿佛集体受过某种神秘训练。衬衫、领结和围裙,侍者精神抖擞地拿着托盘和拭巾,抬起下巴站在店门口。你推开门走进咖啡店,找了一空桌子坐下,侍者会示意他看见你了,然后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直到进度轮到了你,才带着菜单前来,不急不徐。

来这里喝咖啡,你可别想在菜单上找什么美国SCAA杯测分数或得奖庄园豆,骄傲的巴黎人不兴老美那一套,他们只卖自豪的人文历史和花都风情。他们在咖啡杯旁附上两颗法国Saint Louis方糖,和一块Cafes Richard法国巧克力,提醒你这里是巴黎。

花都有名气的咖啡馆不少,和平咖啡馆常年受欢迎,我想和它的地理风水脱不了关系。来到此地,除了顺道参观隔壁的巴黎歌剧院,一睹欧洲最大的歌剧院建筑,转个身,城里知名的老佛爷百货就位在正后方。对街有女人热爱的Repetto芭蕾舞鞋店,前方的歌剧院大道直直通往罗浮宫。喝完咖啡,往西边沿着马路散步几分钟,隔壁第八区的玛德莲大教堂(L’église de la Madeleine)旁还有知名的Fauchon甜品店,和1854年创业的玛黑兄弟茶店(Mariage Frères)。

几年前,我在伦敦的剧院看了《歌剧魅影》,故事的场景就发生在这栋巴黎歌剧院。今天的我坐在好天气的广场,一抬头就能望见歌剧院屋顶闪闪发光的金天使,和正面拱门上贝多芬及莫扎特的表情。旅行中爱乱捡东西,是巨蟹座难改的天性。上回临走前,我把咖啡杯旁的巧克力收进拍立得的纸盒里留念,至今仍整块好好地躺在家中的冰箱。

我起身继续往玛黑兄弟茶店那头走去。那里有卖一款我钟爱的皇家婚礼茶,它是我家厨房必备的日常饮品呐。

Café de la Paix

Café de la Paix地址:5 Place de l’Opéra – 75009
Paris交通 : 搭乘巴黎地下铁3、7、8号线于Opéra 站下车。

作者:Hally Chen

Hally Chen,本名陈嵩岚,1996年与友人成立事务所,长年专事唱片美术设计,曾入围2010年金曲奖以及2014年美国IMA独立音乐奖。热情摄影与写作、耽溺各种老店风景、转换多年美学经验探索生活与旅行。著有《遥远的冰果室》(2013)、《人情咖啡店》(2015)。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