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美国企业喝了太多咖啡

星巴克(Starbucks)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连锁店;它还是一支领头羊股票,能够极大地揭示美国经济及其未来走势。

当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担任美国总统的时候,他曾经打电话给星巴克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只为了解美国消费者的情况。美国各地无数个社区每天四次发布的门店销售数据,比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任何数据都要灵敏得多。

的确,星巴克也告诉了我们一些重要且令人不安的事情。星巴克在高盛(Goldman Sachs)零售业会议的一次演讲中暗示,最近10%的利润增速将不会维持到明年,随后公司股票大幅下跌。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推出的减税的好处已经消耗殆尽。

正如星巴克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格里斯默(Patrick Grismer)所说的那样,“2019财年我们的表现超越我们原先的预期,主要归功于我们的实际税率”。既然现在税收优惠已经结束,星巴克的超预期表现也结束了。该公司还宣布,由于其销售和盈利低于预期,该公司将把原定2020年实施的20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提前至当前年份。

利用股票回购来提振股价对星巴克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星巴克过去一年的股价增长了约80%,这不仅归功于特朗普减税,也归功于股票回购(公司的每股收益增长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此)。

发行新债券筹集的资金通常用于支付这些回购。随着星巴克转向被其称为“更高杠杆的模式”,它自身的债务在过去几年里大约增长了两倍。

当然,就使用金融操作手段而言,星巴克绝非个例。过去几年最大的市场题材之一就是公司利用廉价资金,利用创纪录的低利率发行债券,然后利用募得资金回购自己的股票,以提振股价。

这是一个始终让我感到头晕的操作,特别是在市场高峰期而不是低谷期进行的这种操作。它让你明白,策略不是押注真实的潜在增长故事,而是要努力成为头条新闻。

我曾经以为此类浮士德式金融巫术的巅峰时期已经过了,但并没有。最近,拥有2000亿美元现金或现金等价物的苹果公司(Apple)宣布发行70亿美元债券,这是过去一周左右发行的540亿美元公司债券的一部分。就在你认为债券泡沫已经不能变得更大的时候,它又变大了。

考虑到经济衰退的风险正在逼近,以及近期一系列企业出现问题(包括通用电气(GE)、卡夫亨氏(Kraft Heinz)、波音(Boeing)、太平洋瓦电公司(PG&E)等重量级企业,现在还有因阿片类药物危机而受到抨击的强生(Johnson & Johnson)),你会认为投资者可能会避开就算是“高等级”公司债券。但这一资产类别似乎填补了对一种介于股票与政府债券之间的资产存在的需求——许多人担心股市会崩溃,而负收益率的政府债券已经供应过剩了。

在今天这个古怪且分化的市场中,有中间地带无论如何似乎都比没有要好。对我来说,这一切都表明美国企业的咖啡因摄入量过高,即将面临崩溃。星巴克会说,美国消费者的咖啡因摄入还不够。

如格里斯默所说,“我们认为美国是一个非常健康的消费者”。确实,在过去几年里,减税和回购一直是星巴克故事中的重要部分,但那并不是全部。面对美中贸易冲突、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白宫传出的吵闹和愤怒,美国消费者信心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强健,至少迄今为止是如此。星巴克同店销售量增长强劲,这是一个衡量潜在需求的好指标。

但政策制定者担心,这种强健可能不会持久。如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行长约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近日表示,“消费者现在承担着未来经济增长的全部或大部分压力。”或者,像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Dallas Fed)行长罗布•卡普兰(Rob Kaplan)——他担心糟糕的宏观经济数据可能会改变消费者的情绪——所说,“如果你想等着看消费者显露疲态,你很可能已经等得太久了”。

这让我想起舒尔茨在2015年2月告诉我的事情。当时,星巴克刚刚公布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季度数据。但舒尔茨担心,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的经济分化和政治失灵已经制造了一群新的、更加“脆弱”的消费者,只要经济困难的迹象一出现,他们就会迅速捂紧钱包。

他当时对我说:“没有哪家公司像我们这样依赖人的行为和人的状况。”在一个分裂成做拿铁的人和喝拿铁的人两个阵营的国家里,任何一点坏消息都可能引发经济衰退。

从那以后,经济分化、政治失灵和我们对脆弱的美国消费者的依赖有增无减。为了市场和全球经济,但愿他们已经喝下了他们的双份浓缩咖啡。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撰稿:拉娜•福鲁哈尔
翻译:何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