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消费者想要公平贸易却不愿为之付费

Satemwa茶和咖啡种植园(Satemwa Tea and Coffee Estate)位于非洲南部的马拉维高原地区,它的工作环境看上去就像是社会改革家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两个多世纪前开创的乌托邦式工作环境。威尔士人欧文生前是纺织品制造企业主,他致力于改善那些生活正被工业革命颠覆的男男女女的工作条件。

欧文于1799年买下位于格拉斯哥郊外的纺织厂,在这里,他把自己的雇佣理念付诸实践。他付给工人们一份体面的工资,而不是像当时常见的做法那样付给他们只能在公司商店里使用的代币。他为员工和他们的直系亲属提供体面的住房、免费医疗、子女教育,甚至还有一个员工幼儿园,这被认为是世界首例。

今天的Satemwa希望做的事情与之类似。Satemwa是一个美丽的种植园,修剪整齐的茶树覆盖着马拉维南部壮丽的山丘。Satemwa采用欧文开创的8小时工作制,配备一所产前检查诊所、一所可容纳900名儿童的学校,并提供12周的产假。

Satemwa取得的成就部分源于它与公平贸易组织(Fairtrade)的联系。这个国际组织旨在帮助世界上最贫穷的人改善贸易条件。公平贸易组织今年成立25周年,该组织于2007年认证Satemwa为优秀雇主。因此,Satemwa有资格以公平贸易价格销售其茶叶,公平贸易的茶叶跟普通茶叶相比差不多有25%的溢价。额外的收入花在由工人委员会决定的项目上——学校助学金、艾滋病病毒(HIV)咨询和在村庄里打井。

但是有个小问题。没有人愿意向Satemwa支付公平贸易溢价。去年,在其生产的225万公斤茶叶中,以公平贸易价格销售的茶叶为零。虽然其茶叶是按照公平贸易标准采摘并加工的,但却完全是以非公平贸易价格通过普通拍卖出售的。因此许多由溢价支付的项目不得不取消或缩减。如今,学校助学金只覆盖一半的学费。

从表面上看,现在对公平贸易、以及较为公平的贸易整体而言应该都是最好的时代。调查显示,千禧一代比以往年代的人更在意全球供应链黑暗角落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希望确保他们穿的衣服和吃的食物不是由孩子或奴隶生产的。

法国食品公司达能(Danone)的首席执行官范易谋(Emmanuel Faber)表示,像达能这样的大型跨国公司,可能被能够讲一个故事、告诉大家自己所售卖的巧克力、牛肉或咖啡是由什么样的农民生产出来的较小公司抢走市场份额。

消费者的觉醒也影响到了投资行业。企业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采取更负责任的行动,尤其是在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上。大笔养老金和投资基金预备要投给那些被认为是负责任的企业,还有较小数额的资金要预留给“影响力投资者”,影响力投资者标榜自己在赚钱的同时做好事。

尽管存在这些全球趋势,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消费者对更公平贸易行为的倾向正在产生持续影响,尤其是对最贫困人口的生活而言。没有钴,手机就无法工作,电动汽车也无法行驶,然而刚果民主共和国生产钴的人们却生活在最恶劣的环境中。英国《金融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咖啡种植工人平均从一杯2.5英镑的咖啡中获得1便士。另一项研究发现,47%的茶叶工人无法获得饮用水,而且许多人工资过低,他们的工资因各种无中生有的原因被扣掉。

为什么这种情况在欧文的开创性工作两百年后仍然盛行?殖民主义结束很久以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剥削关系继续存在。

一个原因是,很少有消费者愿意为他们的咖啡、糖、钴或结婚戒指支付高得多的价格。代表消费者行事的买家——在茶叶行业比如塔塔(Tata)和联合利华(Unilever)——近乎垄断企业,它们的实力远远超过与之打交道的小农或日工。

矛盾的是,第二个问题源于宣称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消费标签的成功。可持续和公平贸易标签的激增令人眼花缭乱。《卫报》(The Guardian)统计出460多种标签,从以不伤害海豚的方式捕捉的金枪鱼,到以对鸟类友好方式种植的咖啡,应有尽有。

许多大公司已经放弃了外部认证,转而设计(通常不需要经过外部审查的)内部标签,承诺实现良心无负担购物。Satemwa过去是森宝利(Sainsbury’s)的供应商,但这家超市于2017年决定抛弃公平贸易茶叶,转而支持自己的公平贸易标签。

旺季时有2600名工人在Satemwa工作,他们的工资通过全马拉维的劳资协议条款协商得出。对于一位采茶工而言,这意味着工资为每天1500克瓦查,按当前汇率约合1.70美元,低于国际贫困线。人力资源经理法德森•曼达拉(Fadson Mandala)承认,这样的工资几乎不能维持生活。

在那些为你采茶或摘榛子的人没有获得公平对待的情况下,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除非被证明并非如此,否则所有商品都应该强制性贴上“不公平交易”的标签。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撰稿:戴维•皮林
翻译:何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