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你可能不知道的咖啡价值链

考虑到消费者喝的咖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当下应该是种植者的好年景。然而,由于领先生产国巴西的咖啡豆大量涌入市场,阿拉比卡咖啡豆(两种主要咖啡豆中的一种,品质较高,口感较为柔和)在纽约洲际交易所(ICE)的价格仅略高于1美元/磅,远低于五年前价格的一半。

世界各地的许多种植者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农场,或者转向种植古柯等非法作物。这进而让人们对供应的未来可持续性产生怀疑——并且最终可能让消费者付出高昂代价。

为什么种植者会在咖啡价格似乎节节攀升的时候陷入困境?

消费者可能以为,他们为早晨所喝咖啡所支付的更高价格,至少会有一部分被传递给种植者。但是,据咨询公司Allegra Strategies表示,在日常所喝的2.50英镑一杯的咖啡中,咖啡本身成本仅占4%,即大约10便士,店租、劳动力和税收占了整体价格的四分之三。

长长的咖啡价值链意味着,在咖啡粉上花费的10便士最终只有一小部分到种植者手里。

价值链是什么样子的?

从树上采摘咖啡浆果后会发生很多事情。

加工者清洗浆果,从中取出生豆,将其烘干并准备出口。袋装的生咖啡豆随后经由中间商——进口商、贸易商和出口商——最终到达烘焙商那里。

以国际贸易中心(International Trade Centre)的《咖啡出口商指南》(Coffee Exporter’s Guide)引用的一个2012年测试案例作为基准,烘焙商拿走批发咖啡价格的近80%。种植者拿走10%多一点,相当于从2.50英镑的一杯咖啡只拿走1便士。

多年来,中间商(如贸易商和物流公司)的利润率进一步受到挤压。大宗商品物流集团Pacorini的商业经理拉夫•罗杰曼(Raf Roggerman)表示:“自从我30年前开始做这一行以来,我们收取的费用一直在下降,利润越来越薄。”

谁拿走了咖啡价值链中最大的利润,为什么?

虽然咖啡馆和零售商拿走了一杯咖啡的大部分利润,但烘焙商是咖啡批发价值的领先受益者。

专家们辩称,烘焙商不仅将生咖啡豆加工成可饮用的东西,还投入时间和金钱,寻找和混合符合客户口味要求的咖啡。

专业烘焙商Chimney Fire Coffee的创始人丹•韦伯(Dan Webber)表示:“要了解不同消费者的口味偏好,需要花费大量的研发成本。”

Diedrich Roasters欧洲销售总监杰米•班威尔(Jamie Banwell)表示,一个好的烘焙师有购买不同咖啡的经验,亲自走访农场,能够一致且客观地品尝和了解其产品。他们还能够更准确更专业地烘焙咖啡。

烘焙商也承担了很大一部分风险,往往会亏本,因为他们只有在咖啡豆可以出售时才能收回其成本。

世界上有哪几家大型烘焙商?

雀巢(Nestlé)和星巴克(Starbucks)等大型零售商赚取烘烤的利润已有一段时间,但较小的咖啡连锁店正开始做同样的事情。

韦伯表示:“曾几何时,烘焙商希望拥有一家咖啡店,但现在情况正好相反;几乎每一家拥有超过一家门店的咖啡馆都有兴趣开始自己烘焙。”

随着咖啡日益受人欢迎及,资金仍在流入该行业。班威尔表示:“咖啡在过去10年里蓬勃发展。看起来往往像是泡沫,但即使是精明的资金也在投资,收购仍在发生。”

整合出现在咖啡热潮兴起之后,大型企业收购规模较小的烘焙商和零售连锁店。根据一些可持续发展非政府组织编制的《咖啡晴雨表报告》(Coffee Barometer Report),世界排名前10的烘焙商——领头的是雀巢、JAB(德国莱曼(Reimann)家族所有的投资公司,近年在打造一个全球咖啡帝国)和Lavazza——处理着全球约35%的咖啡。

我喝的咖啡为啥这么贵?

影响一杯咖啡价格的成本随国家不同而有显着差异。

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食品和饮料全球主管迈克尔•谢弗(Michael Schaefer)表示:“虽然咖啡是一种可贸易的大宗商品,但咖啡店卖的拿铁咖啡不是。你在任何市场上支付的价格,主要由你所处的地点、制作产品的员工的专长,以及相对于其他产品的品牌的价值决定。”

例如,在俄罗斯,星巴克的中杯拿铁咖啡价格高达美国的4倍。在星巴克仍被定位为奢侈品牌的一些市场,该品牌的门店开在大城市租金昂贵的区域。客户群往往比普通收入人群富裕,人们愿意在他们喜欢的品牌上花更多的钱。

在其他地方,员工薪酬可能是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其他市场,汇率影响很重要——本币强劲可能使拿铁咖啡的美元价格看起来相当昂贵。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作者:切尔茜•布鲁斯•洛克哈特,寺园惠美子
译者:裴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