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爱好者说:来一碗咖啡

日日晨起填肚暖身、提神振气的奶泡红茶与拿铁咖啡,习惯以量体硕大敦厚沉实的马克杯盛装;但有时兴之所致,也偶尔改以碗担纲。

相较于马克杯的俐落,碗装咖啡或奶茶,手感与氛围都很不一样:热腾腾硕大一碗,两手围捧交握,从掌心到味蕾到身心灵都更静定温暖;特别逢上郁闷多雨、深冬凛冽以至熬夜疲惫甚至宿醉早晨,分外倍疗愈舒坦。

碗盛咖啡或奶茶,在欧洲其实还蛮常见普遍;法国还有专门名词,叫咖啡欧蕾碗 cafe au lait bol,亦即牛奶咖啡碗,专为早餐时段畅饮加了大量牛奶的咖啡之用。我在近二十年前一次法国旅行中,于巴黎街头某乡村风面包咖啡馆第一次见识到这器皿,质地稳重厚实,一碗满装,喝起来极是豪迈爽快;还学周遭的喝法,将可颂面包浸入碗里,满沾咖啡再吃,香润美味,好生过瘾。当下着迷非常,立刻从店里买了一只回来,打算自此加入早餐杯具行列。

只不过,这只咖啡欧蕾碗由于样貌略显单调、没什么趣味,仅仅上场一两次就束之高阁;冷落好一段时间后,偶然挪做厨房备料碗,竟颇觉上手,就这么改换身分成为烹调道具,从此与咖啡奶茶绝缘。

虽也不是不曾留意过其余法式咖啡欧蕾碗,但由于大部分之颜色图案色泽都略嫌太鲜艳亮丽,非我所爱;就这么抛诸脑后多年,后来,反而是开始喝日本抹茶后,入手一二日本茶碗,竟意外重拾前缘。

原因在于,虽爱抹茶,然毕竟比起其他茶类来,泡制步骤难免较显繁复,忙碌步调里实在很难经常享用。不忍茶碗闲置寥落,某回晨饮时分,照例按下义式咖啡机之际,架上一眼瞥见,心血来潮取了来装;没料到极是合衬──既保有了碗喝的暖和酣畅,日式茶碗特有的内敛雍雅与浑朴质感无疑更合我心。

就这么恋上了,自此,茶碗瞬即转了功用,抹茶是久久一回的闲情逸致,而咖啡碗、奶茶碗却成频繁的日常。

一旦成为日常,原有这一二茶碗竟觉不够;但好茶碗缘份难得,合心意者往往价昂难能高攀,从日常陶器里寻,也不见得都看得上;灵机一动,把脑筋动到饭碗上,结果发现选择还真不少。

但也不是什么饭碗都可挪来权当咖啡碗,正宗传统圆碗用餐感太强,捧着老觉像喝汤,很不对劲;几度尝试,发现碗身有点高度、最好有明显的圈足,质地形状稍微特殊甚至带点角度、气韵独树一帜,最能和合。比起茶碗来,饭碗当咖啡碗,似乎更多几分生活感,平实踏实,其乐陶然。

来源:联合报
撰稿:叶怡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