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进军墨西哥、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

危地马拉形成的咖啡种植模式在邻国得到了传播,大型咖啡种植园模式被纷纷效仿,而小型的咖啡种植园则采用适合自己的方式。

北方的墨西哥总统波菲里奥·迪亚斯吸引美国人来到他的自由国度(1877~1880年,1884~1911年,墨西哥由迪亚斯统治)投资,在墨西哥从事蔗糖、橡胶、龙舌兰(用来做绳子的植物)、烟草和咖啡种植的劳工和奴隶相差无几。

这里的劳务委托人被称为“下套人”,他们通过欺骗、贿赂收买以及公然绑架那些一不小心上当的人来做苦力。犹加敦的龙舌兰农场和民族山谷臭名昭著的烟草种植园的死亡率高得吓人。墨西哥南部契亚帕斯山地的咖啡农场情况要好一些,迁移过来的劳工发现这里还是挺吸引人的,所以每年都会返回这里继续工作。

位于危地马拉南部太平洋海岸的萨尔瓦多人口密集,被剥夺了公民权利的印第安人更加暴力。在危地马拉,玛雅人主要住在咖啡种植区的山上,而在萨尔瓦多,大部分人就住在适合咖啡生长的地区。1879年萨尔瓦多政府开始进行土地征收,1881和1882年立法废除了共有土地和共同生活的原始体系。

19世纪80年代,印第安人起义不断,他们放火焚烧咖啡种植园和咖啡加工厂。政府的对策就是组成了一支骑警队在咖啡厂巡逻,并且镇压叛乱。

一支由14个家族组成的著名组织拥有萨尔瓦多大部分的咖啡种植园,这些家族分别姓梅内德斯(Menéndez)、里加拉多(Regalado)、索拉(Sola)以及希尔(Hill)。通过组建一支训练有素的民兵组织,他们在自己的咖啡种植园内保持了一种不安分的平静,这份平静不时会受到不断变化的独裁军事政体的挑战。

咖啡的种植和栽培虽然较早开始于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南部的尼加拉瓜,但是咖啡在尼加拉瓜并不像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那样主宰了经济命脉,而且尼加拉瓜的印第安人反抗力量并不容易破除。

在尼加拉瓜,咖啡栽培真正开始于19世纪60年代的南部高地,从其他形式的商用农业发展到咖啡的过渡在这里进行得很平稳。但是,主要的咖啡种植区却在北部中央高地,印第安人占据着该地区的大部分土地,于是人们熟悉的剥夺公民权利就在这里发生了。

1881年,几千名印第安人袭击了位于马塔加尔帕的政府总部,这里也是最主要的咖啡种植区,他们要求结束强迫劳动力。国家军队最终武力镇压了这场反抗,杀死了上千印第安人。即便如此,1893年,咖啡种植园主的儿子,自由党将领何塞·桑托斯·塞拉亚掌权,农民抵抗更加来势汹涌。他对尼加拉瓜的统治持续到1909年。在任期间,他组织了卓有成效的军队,成功促进了咖啡业的发展,尽管社会持续动荡,包括国内最大的咖啡种植园主遭到暗杀。

作者:马克·彭德格拉斯特
来源:《左手咖啡,右手世界--一部咖啡的商业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