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在德国,美味胜于千个香吻

17世纪70年代,咖啡和咖啡馆传入德国。1721年以前,德国主要的大城市就已经有咖啡馆了。很长一段时间内,喝咖啡只是德国上层社会所拥有的特权。德国的医生警告人们咖啡会导致不育和死胎。1732年,咖啡在德国流行的同时,也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正是这一点激发了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创作了诙谐曲《咖啡康塔塔》(Coffee Cantata),唱词表达了女儿祈求严厉的父亲不要制止她对咖啡的嗜好:

父亲大人,

请别对我如此严厉,

如果我无法每天满上我小小的咖啡杯,

美美地喝上三次咖啡,

那我会像炙烤的羔羊般失去活力。

啊!多么甜美的咖啡啊!

比情人的一千个香吻还要甜蜜,

比麝香葡萄酒更醉人,

咖啡啊咖啡,我一定要喝,

如果有人要款待我,

就请为我满上咖啡杯吧!

18世纪晚期,喝咖啡上瘾的路德维希·范·贝多芬要用不多不少正好60颗咖啡豆才能研磨一杯咖啡。

1777年,咖啡在德国太过火热,于是当时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便发布了一项命令,提倡人们喝德国传统的黑啤饮料:“看到全国人民对咖啡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国家用于进口咖啡的支出也越来越多,这让我很不高兴。普鲁士的国民只能喝啤酒,国王我就是喝着啤酒长大的,我的祖祖辈辈也都是喝着啤酒长大的。”四年后,腓特烈大帝下令除了政府建立的咖啡烘焙店以外,其他的咖啡烘焙业一律关闭,迫使穷人只能寻找咖啡的替代品,例如烤菊苣根、炸无花果、大麦、小麦或者玉米。其实民众也能弄到真正的咖啡豆,并偷偷进行烘培,于是政府派出密探来搜索偷偷烘焙咖啡的人,并迫使他们不再喝咖啡,群众戏称这些政府派出来的密探为“咖啡嗅狗”(coffee smellers)。最终,抵不过时代的潮流,咖啡在德国幸存下来。妇女们尤其喜欢咖啡叙谈会,她们可以在冲泡咖啡的时候,聊聊八卦,咖啡于是便蒙上了一层女性形象的面纱。

同一时期,欧洲其他所有国家也都发现了咖啡。经由荷兰商人之手,生咖啡豆传到荷兰。虽然如今斯堪的纳维亚人号称自己是全球人均咖啡消耗量最高的国家,但那时候咖啡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盛行还是要比其他国家晚一些。然而,咖啡对任何国家的影响,都没有对英国的影响那么有力和迅速。(完)

作者:马克·彭德格拉斯特
来源:《左手咖啡,右手世界--一部咖啡的商业史》

You may also like...

<送您斂件址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