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启刚:咖啡情怀

“咖啡?”甜甜的微笑,她问。

“蓝山。”淡淡的微笑,我说。我喜欢产自牙买加蓝山山脉的蓝山咖啡,咖啡因含量低,口感顺滑香醇,将咖啡中独特的酸、苦、甘、醇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优雅的气息强烈而诱人。

咖啡店的玻璃窗好像都是咖啡味的。夏日的早上或者下午,坐在光圈偏小的阴暗面,望着窗外透过玻璃能看到的咖啡色的天空,和淡淡咖啡味道的白云——这边一块是摩卡味道的,那边一块是巴西咖啡,这边这一点小小的是一块遗漏在嘴角的方糖——那边咖啡店的格子裙姑娘是什么味道?﹖

那些年在北京的时候,我在三里屯曾经每天喝一杯咖啡。开始喝咖啡之前,我都要先喝一口冷水,然后再喝上一口冰水,它能让咖啡的味道鲜明地浮现出来,让舌头上的每一颗味蕾,都充分地做好感受咖啡美味的准备。但医生说,每天喝一杯咖啡,这样不利健康,这又怎么样呢,恋爱也有害健康。当然,最有害健康的,是那个和咖啡一样热烈的穿格子裙的姑娘。

“摩卡咖啡很摩登却很酸,选料采用伊索比亚的摩卡,具有特殊的酸味,香醇、甘柔适中,像是旧上海嫁啊嫁啊嫁去当小妾的二流青楼女子;康娜咖啡,太过于妖异的味道伤身体,像是浪子高达在热带海岛碰到的危险女人;而咖啡世界里的模范夫妻爱情神话,是又黑又酷的曼特宁和香味柔和的巴西兑成的绝配,不过它们好像都失去了自己;卡布其诺……

“卡布其诺像不像我?”

“你……有点像,卡布其诺是意大利咖啡文化的主流,是地中海的阳光,灿烂到了极至,有些过分灼人的逼迫了。但那牛奶泡沫温柔地包裹着咖啡的热度,却让人回味无穷……”

咖啡最好趁热去喝,冷了就不好喝了,它会使口味变酸。就如同鲜活的诱惑摆在面前,不去响应就会变得无趣了起来。

既然每段感情都会由浓变淡,何必不自然地等它消失,于是,面对这么热气腾腾的声色诱惑,我们何必拒绝,让自己隐忍得痛苦?﹖

舔一舔嘴角,格子裙端着那杯蓝山不松手,我是点头还是不点头?

玻璃,是脆弱的;咖啡,是妖娆的。咖啡的香气飘在玻璃上,是诱惑的——你要不要闻一闻,这热烈的咖啡香气,扑在这冰冷的玻璃上,瘁死的味道,如同爱情。

咖啡是美丽的,咖啡也是堕落的,像咖啡一样充满了诱惑的女子是贪杯的男人最爱又最怕的。像咖啡一样的女人是炽热浓烈的,却一味不可持久。

如果有个女人告诉你,她喜欢蓝山咖啡,可要千万小心,喜欢清咖的女人个性总是太强,否则还是去试试花式咖啡吧。

实际上,首先咖啡讲究的是味,带着果实香浓气味的咖啡方是上品。所以好的咖啡是必须用咖啡豆现磨出来,经过过滤,然后用咖啡壶煮出来。一杯好咖啡,应该是清澈明亮的。将汤匙放入咖啡时,汤匙的光芒会反射得闪闪发光,然后舀一汤匙起来再滴回去,会发现在坠落的一瞬间,咖啡液会形成宝石般的珠形滑过表面,这才称得上是一杯润泽有透明度的咖啡。当那热腾腾的咖啡一下喝到口中,咽了下去,那浓浓的苦涩便从舌尖传到舌根,而浓郁的芳香却弥漫到心灵深处。

咖啡虽然从本质上说是一种饮品,但它同我们的茶一样,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咖啡起源于埃塞俄比亚,在阿拉伯广泛种植,十七世纪传入欧洲。品饮咖啡成为一种习惯而逐渐延续下来,咖啡给欧洲各国带来了崭新的文化,因而世界上每一个城市都充满咖啡的拥戴者,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闲情艺术。尤其在欧洲,咖啡的风情浓得化不开……

但在国内许多城市,真正纯粹意义上的咖啡店屈指可数。令人遗憾的是,喝咖啡总有一种复杂的情感在里面,与其说去品尝咖啡,不如确切地说去品尝环境,环境的幽雅宁静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消遣怡神的绝佳机会,大多数的人都是冲着环境而去,而纯粹为喝咖啡而喝咖啡的人群只占了极少部分,人们对咖啡的理解还只停留在环境层面上,环境因素在整个咖啡文化氛围里占了主导位置,而咖啡此时只是一个配角而已。不过也难怪,咖啡毕竟是一种舶来品,人们对它深层次的理解还需要时间的历练,当人们对咖啡相关文化的接受达到一定程度,以及一系列个性化的咖啡店纷纷涌出,那时我们才能说,对于咖啡,我们有了较为理想的认识。

咖啡店分很多类,就像女人,有的性感,有的优雅,有的浪漫,个性迥异。但咖啡店更多的老板仅仅把开一家咖啡店当成一种投资的手段,所以他们会从地段、门面、原料等各个经济学环节考虑成本和收益,很少有人会把咖啡店当成一种精神产品去经营。这样一来,就出现咖啡店越开越多,场地越来越大,硬件越来越少,但味道越来越不像。其实,咖啡店是用来养的,而不是一种投资的手段。

实际上,咖啡是最具哲学味道的饮料,它的酸、苦、甘、醇四种味道缔造了咖啡特殊的香味。这种味道恰如生活,是苦和甜在感官世界中回旋。

来源:壹读
作者:杨启刚

杨启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贵州省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都匀市作家协会主席。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