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农受惠囤积 但东非蝗灾及需求衰退是隐忧

人们需要咖啡因,即使正处于全球疫情大流行中。而对供应链中断的担忧导致各国和消费者进行某种程度的囤积,这给咖啡价格带来了急需的提振。

对于主要咖啡生产地区的农民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他们过去几年一直苦苦挣扎于咖啡价格持续下跌。

根据代表49个进出口咖啡国家的国际咖啡组织(International Coffee Organization)统计,自2016年以来,价格已较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下跌30%。3月阿拉比卡咖啡的价格略高每磅1.12元,与2011年约每磅3元的峰值相去甚远。

ICO在报告中说,“全球2500万咖啡农中有许多人因投入价格的持续上涨而难以负担其营运成本。因此,农业收入下降,生计日益受到威胁。”

ICO表示,由于人们担心咖啡短缺,上月阿拉比卡咖啡的价格大涨。

来自全球最大生产国巴西的阿拉比卡咖啡价格,3月较2月跃升10%。纽约咖啡期货价格3月时上涨8.8%至每磅约1.16元。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供应中断,从制造到运输再到零售,原因是全球各国实施封锁措施。

ICO表示,比如说,来自另一个主要咖啡出口国哥伦比亚的出货可能由于封锁而暂时中断。哥伦比亚4月的正常收成很可能受到封锁措施以及来自邻国移工减少的影响。哥伦比亚的全国封锁计划将持续到4月27日。

就全球总体而言,ICO表示:“目前估计需求超过产量,运输和收成供应链的中断可能导致供应暂时短缺,从而在短期内对价格造成上行压力。 ”

最近几周,人们对食物保护主义的担忧日益加剧。部分国家停止了某些农作物的出口,而另一些国家则一直在储存粮食,以确保本国人民有足够消耗。咖啡也不例外。

Capital Economics助理商品经济学者伯曼(Samuel Burman)说:“证据显示,各国因预期未来供应中断而提前买进咖啡。”但是,幅度尚不清楚。

根据《路透》的报导,部分最大消费国的咖啡进口商正在加强库存,并提前一个月下单。

ICO在报告中表示:“来自零售和超市的数据显示,部分国家的恐慌性购买和库存导致消费者需求的增加。”

例如,根据芝加哥市场研究机构IRI的统计,法国的咖啡支出与去年同期相比成长了34.6%,而义大利的咖啡支出也增加了29.5%。

展望未来,咖啡农面对的情况可能会再次恶化。

伯曼说,可能威胁供应的一个因素是东非蝗灾,破坏当地的收成。

而如果人们继续留在家里且咖啡店仍关门,需求也可能回落。

ICO说:“需求虽然一开始出现激增,但未来几周和几个月随着消费者逐渐耗尽家中的库存,需求将等比减少。”

根据Capital Economics的报告,部分咖啡农已经为了生存而改种其他作物。

撰稿:张大仁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