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咖啡文化?先看看这六个国家

在世界各地,无论是法国、美国、意大利、土耳其还是奥地利维或是在东亚的日本,越来越多的人喝起了咖啡,随之而来的“咖啡文化”遍及生活的每个时刻,每个角落。细细打量,你还能从中看出不同国家有不同韵味。显然,从咖啡出发,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有趣更有活力的新世界,你发现了吗?

Flore 02

法国:环境、情调比味道更重要

曾听说法国一度由于咖啡缺货而少喝了咖啡,马上就见打盹的人多起来。 说来好象夸张,但法国人嗜咖啡倒是千真万确。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法国也是参战国之一,国内部分老百姓担心战争影响日用品供应,纷纷跑到超级市场抢购。此事连电视台也惊动了,当镜头对着满抱”紧缺 物资”的顾客时,却发现他们拿得最多的竟是咖啡和糖。此事一度成为当时的大笑话。

法国人喝咖啡讲究的似乎不在于味道,而是环境和情调,大多不愿闭门 “独酌”,偏偏要在外面凑热闹,即使一小杯的价钱足够在家里煮上一壶。他们也不是匆匆喝了拉倒,而是慢慢的品,细细的尝,读书看报,高谈阔论,一喝就是大半天。法国人养成这种喝咖啡的习惯,自觉不自觉的表达着一种优雅的韵味,一种浪漫情调,一种享受生活的写意感。可以说这是一种传统独特的咖啡文化。正因为如此,法国让人歇脚喝咖啡的地方可说遍布大街小巷,马路旁、广场边、河岸上、游船上、甚至艾非尔铁塔上。而形式、风格、大小不拘一格,有咖啡店、馆、厅、室。而最大众化、充满浪漫情调的,还是那些露天咖啡座,那几乎是法国人的生活的写照。难怪注重品味的法国人有一个传统说法,在塞纳河边叫人换一个咖啡馆也许比换一种宗教还难!一个地道咖啡馆,常客不仅决不轻易改变自己的咖啡馆,连来咖啡馆的时间和坐在哪张咖啡桌上的习惯都是固定不变的。这种忠诚的关系当然也体现在好客不倦的主人,不用招呼,熟知自己常客脾气和嗜好的老侍应生就会端来他最喜欢的那种咖啡,配上一盘特色点心,甚至还会随手带来他最爱看的报刊,不必说谢谢,这些在一个正宗的咖啡馆里都是理所当然的。

let the Italians teach you drink coffee

意大利:作的快,喝的更快

到意大利观光要小心两件事: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咖啡。在意大利,咖啡和男人其实是异曲同工的两样东西,因此他们有一句名言:男人要像好咖啡,既强劲又充满热情!

英文名称为Espresso的意大利咖啡,在世界各地已普遍为爱好咖啡的人所熟知,这种又浓又香,面上浮着一层金黄泡沫的纯黑咖啡,浓稠滚烫好似地狱逃上来的魔鬼,每每叫人一饮便陷入无可言喻的魅力中,难以忘怀。

意大利咖啡的特色,表现在它的英文名字上,就是一个快字;作得快不超过十秒钟,喝得也快,因为只有两三口。一般意大利人起床第一件事马上煮一杯咖啡,不分男女几乎从早喝到晚,街上到处可见叫做BAR的咖啡小店,卖一杯四百里拉左右,约合人民币2元多的咖啡,供人站着一饮而尽。

意大利人平均一天要喝上二十杯咖啡,调至意大利咖啡的咖啡豆是世界上烘焙的最深的一种豆子,这是为了配合意式咖啡壶瞬间萃取咖啡的特殊功能。由于一杯意大利咖啡的份量只有五十cc,咖啡豆用量只要六至八公克便够了,因此这种看起来很浓的咖啡,其实一点不伤肠胃,甚至还有帮助消化呢!

意大利咖啡还有一种加了牛奶的喝法,叫做Cappuccino,利用意大利咖啡壶摄氏一百三十度以上的蒸汽,先将牛奶打成泡沫,再漂浮在浓黑的咖啡上。甜美的新鲜牛奶,纯白可爱;迷人的Espresso魔鬼在它的点缀之下,顿时就换化成美妙的天使了!

Blue Bottle no 0-2

美国:百无禁忌,百花齐放

美国人喝咖啡,像进行一场不需要规则的游戏,随性放任,百无禁忌。欧洲人冲调咖啡时的种种讲究,美国人是不屑一顾的。美国人喝咖啡喝得自由,咖啡也同时深入他们的生活中难以分离,影响之深甚至到达没有咖啡不算生活的地步。

据说第一次载人类上月球的阿波罗十三号太空船,在归航途中曾经发生生死关头的故障,当时地面人员安慰三位太空人的一句话就是:加油!香喷喷的热咖啡正等着你们归来。

不论在家里、办公室、公共场合还是路边自动贩卖机,美国人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离不开咖啡。如此喝掉了世界咖啡生产量的三分之一,是全球咖啡消耗量最大的国家。

一般而言,美国生活比较忙碌紧张,不像欧洲、中东一带的人民那样能以悠闲心情享受生活,表现在喝咖啡上头,经常就是一大壶电热过滤式咖啡,从早到晚,由于水加得多,咖啡少(一杯十公克的咖啡量对两百CC的水),滋味特别淡薄,因此也多有人批评美式咖啡实在难喝。

其实,在美国各地,咖啡嗜好者只要多费点心力,还是可以品尝到自己喜爱的咖啡口味。如果单纯美式咖啡分为浓淡两大类,美国东岸比西岸喝得浓,南方又比北方浓。以民族而言,南欧及拉丁裔比英、德、北欧移民较嗜好浓烈咖啡。

另外,美国虽然是最大的即溶咖啡外销国家,但美国本身喝即溶咖啡的人却不多。近年来他们日益重视饮食健康的结果,市场尚无咖啡因的销路渐增,而喝咖啡不加糖的风气也越来越普遍。

sarajevos_turkish_quarter

土耳其:宗教仪式化的神秘感

咖啡在中东古国,宛如一千零一夜里的传奇神话,是蒙了面纱的千面女郎,既可以帮助亲近神,又是冲洗忧伤的清泉。要说咖啡,不能不提中东(土耳其)咖啡,是因为无论从回教或是基督教立场说咖啡起源,它的故乡都是在遥远神秘的中东山上。经过十三到十五世纪,长达三百年的回教宗教界禁止角色,咖啡在十六世纪正式传入土耳其,开始商业化,并且迅速传至欧洲大陆。

这种盛行于希腊、东欧、中东、北非等地的咖啡饮用法,一般人惯称土耳其咖啡或阿拉伯咖啡,至今仍保持着早期宗教仪式化的神秘感。传统土耳其咖啡的做法,是使用烘培热炒浓黑的咖啡豆磨成细粉,连糖和冷水一起放入红铜质料像深勺一样的咖啡煮具里(IBRIK),以小火慢煮,经反复搅拌和加水过程,大约二十分钟后,一小杯五十cc又香又浓的咖啡才算大功告成。由于当地人喝咖啡是不过滤的,这一杯浓稠似高汤的咖啡倒在杯子里,不但表面上有黏黏的泡沫,杯底还有渣渣。在中东,受邀到别人家里喝咖啡,代表了主人最诚挚的敬意,因此客人除了要称赞咖啡的香醇外,还要切记即使喝得满嘴渣,也不能喝水,因为那暗示了咖啡不好喝。

阿拉伯人喝咖啡,喝得慢条斯理,它们甚至还有一套讲究的咖啡道,就如同中国茶道一样,喝咖啡时不但要焚香,还要撒香料、闻香,琳琅满目的咖啡壶具,更充满着天方夜谭式的风情。一杯加了丁香、豆蔻、肉桂的中东咖啡,热饮时满室飘香,难怪阿拉伯人称赞它:麝香一般摄人心魂了。

Café Central 01

奥地利的维也纳:音乐、华尔兹和咖啡

咖啡是维也纳人津津乐道、颇为自豪的一种东西。维也纳人甚至把它和音乐、华尔滋相提并论,称为”维也纳三宝”,可见维也纳人与咖啡的情缘。

有人说,维也纳是”五步一咖啡”,也许是诗人的夸大之辞,但维也纳咖啡馆数量不菲却是事实。从街角供人们站着喝的咖啡亭、大学附近学子聚集的咖啡店,到剧院旁、皇城边富丽豪华的咖啡厅,少说也有几十家,有的咖啡屋早晨6点半即开张,直到淩晨2点才打烊。因此,说”音乐之都”的空气里不仅流动着音乐的韵律,而且弥漫着咖啡的清香,一点也不为过。

维也纳人喝咖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当时,在许多伊斯兰国家的大小城市中,咖啡馆林立,咖啡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在欧洲,人们还不知其为何物。1683年,土耳其第二次进攻维也纳,当时奥地利皇帝奥波德一世同波兰国王奥古斯都二世签订有军事同盟,奥波联军粉碎了土耳其人的进攻。仓皇溃逃的土耳其军队在维也纳城墙周围的战场上丢弃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还有好几百个装着神秘的棕色小豆的大口袋,胜利的维也纳人不知这些小豆该怎么处理。恰好,有一个潜伏进土军的波兰密探科尔席兹基曾在君士坦丁堡尝过用这种烘烤过的小豆煮出来的浓浓的黑饮料,土耳其人把它称为”Kahve”,也就是现在的咖啡。作为酬金,这个波兰人获得了在战场上缴获的全部咖啡,开设了维也纳历史上第一家咖啡馆。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咖啡馆宣称自己是波兰人开的第一家咖啡馆,以招徕顾客。但在开始的时间里,咖啡馆生意并不好,维也纳人还是更喜欢喝茶。后来,这位商人改变了配方,并在咖啡里加入牛奶,效果出奇的好,在17世纪80年代风行一时。人们称之为”Melange”。一直到今天,咖啡虽然种类五花八门,但仍然是维也纳最受欢迎的饮料。

喝咖啡在维也纳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在一种悠闲的气氛中,人们只要付一杯咖啡的钱,就可以在咖啡馆会友、下棋、看书、写书、读报(通常会提供许多国家的报纸),或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看电视。某些咖啡店有自已的一类顾客–国家、作家或政治家,大多数咖啡馆里则是各类顾客云集。

维也纳最出名的咖啡馆是位于市中心区的中央咖啡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这里一直是著名诗人、剧作家、艺术家、音乐家、外交官们聚会的地方。有人说这里是奥地利许多诗歌、剧本、小说的摇篮,这也许有些夸张,但是当年音乐大师莫札特、贝多芬、舒伯特、”圆舞曲王朝”施特劳斯父子等都是这里的常客。今天的中央咖啡馆生意十分兴隆,但不管里面多么拥挤,客人还是想呆多久就可以呆多久,这是维也纳咖啡馆百年不变的传统。

在维也纳还有许多知名度很高的咖啡馆,他们总是与一些过去或现在的知名人士有着密切关系。维也纳人喜欢如数家珍地告诉游人,哪些艺术家和作家在哪一家咖啡馆经常聚会,哪些政治家爱在哪一家咖啡馆与记者们见面。维也纳咖啡种类繁多,从清咖啡到各种成色的加奶咖啡,各有特色,适合不同人的口味,而且都有各自的名称。所以,步入维也纳咖啡馆,如果简单地说要一杯咖啡,会使服务员不知所措,因为咖啡至少有40多个品种。如果对咖啡知之不多,而又想体验维也纳咖啡馆这种独特的氛围,那就点我们前面提到的”Melange”,这种浓奶咖啡是完全维也纳式的,而且回味无穷。无论你要哪一种咖啡,你都会同时得到一杯水–没什么原因,只因为维也纳的水特别清凉可口。但如果服务员给客人送去第二杯水,则示意”您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了”。

维也纳人喜甜食,他们多喜欢在点上一杯咖啡的同时,再添一块精致的甜点。维也纳甜点很多,但喝咖啡时人们最喜欢Gugelhupf,这是一种维也纳特有的空心圆蛋卷。咖啡馆备有报纸、画报、杂志供读者阅览是维也纳咖啡馆的一大文化特色,这种特色还有历史渊源。据说在咖啡还没有被人广为接受的时候,维也纳不少咖啡馆不得不以免费提供报纸来吸引顾客,因为当时报纸很贵,一份报纸的价钱比一杯咖啡贵两倍。当然,报纸的这种招待作用在今天已不复存在,但这种做法却保持下来,构成维也纳咖啡屋的文化品味。

WEST01

日本:社交场的催化剂

最初咖啡传到日本是元禄年间的长崎出岛。而人们正式接受是从明治时代开始。

最初,其味道香醇日本人还不太习惯西欧诸国的咖啡屋接二连三地开幕之际,可谓咖啡文化的文学与艺术正值开花时期,而日本正处于江户时代严历的锁国政策中。当时最先端的饮料咖啡是在长崎出岛的荷兰商馆设立(1641年)推测是当时被携带进来的。然而能与外国人接触的是役人(官员)商人通译与游女。1776年记载的”尊贝鲁日本纪行”二、三个通译终于知道咖啡的美味。特地传到出岛来象征洋文化的”咖啡”在当时也无法普及。

日本人喝咖啡的是1804年狂歌师戏作者,大田蜀山人在《琼浦又缀》一书中,在红毛船上被请喝叫”咖啡的东西,豆炒得黑黑呈粉状,与白糖搅和后饮用,味道焦苦的臭与苦味无法适应。”从咖啡自出岛输入而无法广为接受的背景来看,锁国政策的确影响了日本人对新饮料味道的不习惯。

1823年到日本驻地出岛的荷兰公馆的西饱尔特,好像蛮喜爱咖啡。在”江户参府记行”一书中记载着”日本人与我们相处时,喜欢喝咖啡”。

真正的普及是从明治中期开始。创刊的文艺杂志《昂》的会员北原白秋、石川啄木、高村光太郎、佐藤春夫、永井荷风等以日本桥小网町的”鸿之巢”场所作为每月会合的地点。在那店里可以饮用道地的法国料理与洋酒、咖啡也是道地法国式深烘焙咖啡。鸿之巢就好像文人的社交场。

从明治时代到大正时代,像这样的文化沙龙的确帮助产生了几家咖啡屋,日本也终于进入咖啡文化的风气。然而对一般人来说依然是一种难得的店铺罢了。

当时所形成的咖啡沙龙是文人或文学青年们的社交场所,但同时平价化的咖啡屋在不知不觉中盛行。大正时代的最盛时期,全国约有二十多家分店。为何咖啡沙龙如此受人欢迎呢?因为在高级西洋料理店的咖啡,当时一杯15钱,而模仿巴黎或纽约的咖啡店,则彻底实施一杯5钱的低价位咖啡。因此以三分之一的价格就可以以道地且味香的巴西原味咖啡。在全国知名的咖啡沙龙,品尝到美味咖啡的日本人难以数计。咖啡沙龙为大众化咖啡留下不可磨灭的功绩。

在大正时代咖啡的爱好者确实增加很多,进入昭和时代更受大众的喜爱,第二次世界大战却因咖啡乃”敌国饮料”而停止输入。在日本人的生活中,咖啡一时销声匿迹。咖啡以”和平的使者”身份受到人们的感激和喜爱。

目前日本咖啡市场的情况竞争相当激烈。包括沏茶店与家庭普通咖啡与即溶咖啡,家庭咖啡与办公室咖啡,各种罐装咖啡,加上好客咖啡,美味咖啡等。特别是进入平成时代更加道地的咖啡需求也随之增加了。

编辑:kaweh.net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lice说道:

    台湾咖啡人@洪豪逊点评台北咖啡文化时不客气地说:台北的咖啡文化是个笑话,把咖啡搞成“流行、时尚、高贵、品味”的,完全是商业人士为了利益刻意引导下的行为,说是文化也太抬举了台北,应该说十足商业,从业者集体麻痺蒙骗消费者玩金钱游戏,骗者与被骗者心甘情愿共处不愿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