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协奏曲:维也纳、伦敦和首尔的快慢板

维也纳,伦敦和首尔就像火车,飞机和火箭。

缓慢,快速,光速。

作为首都城市,它们推动着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们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交通和数据流动的速度非常快,我们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最多的事情。其实,一个城市的平均工作时数和外卖咖啡店的数量也可以显示出当地生活的速度。

在古朴,安静的维也纳长大,我从未想过生活的节奏需要这么快。维也纳人不喜欢匆忙做事,认为生活应该缓慢,喜爱流连在传统的咖啡馆。年轻的、年老的、单独的、成双成对的,抑或三五知己,也爱花几个小时在这个“圣所”喝杯咖啡和吃块蛋糕,聊聊天、读读报。不,他们不是星巴克咖啡店,维也纳人不会在咖啡馆花几个小时用电脑工作。维也纳咖啡馆是一个时间神奇地减速,让人沉醉在美好时光的地方。

来到伦敦,在这个讲求速度的城市;速读,甚至极速约会也只是等闲事。

在伦敦生活了一年后,我彻底了解到紧张的手指握着外卖咖啡杯时的感觉。来到一个全新的城市学习和生活,我有很多事情要重新适应。在极短的时间内,我感到我的生活正快速转变。每天从学生宿舍走到校园时,我发现我并非唯一一个匆忙的人,路上的行人奔走于伦敦市中心购买 meal deal 和 flat white 作午餐。伦敦似乎是一个生产力,成功和人脉网络结合而成的完美世界。

在这一年里,伦敦具挑战性的生活令我更紧张。惊讶的是,我享受这种生活节奏。伦敦及其从不间断的生活方式为我提供了新的视角。在漫长而乏味的过程结束时,成功克服挑战使我充满满足感。

如果你认为拥有 24,000 家咖啡店的英国令人印象深刻,那么请看看首尔,这里有 18,000 家咖啡馆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作为一个旅人,我不必进入首尔忙碌的生活就能看到首尔的喧嚣。这个充满活力的大城市引发了我许多有趣的观察:不少维也纳人和伦敦人也会早上在家做咖啡,相反,大多数首尔人在家里冲即溶咖啡,又或在上班途中买外卖咖啡。在明洞和弘大这样热闹的地区,50 米半径范围内可以找到大约 5 家咖啡店,这是首尔生产力和速度的重要指标。不过,咖啡馆不只是为我们提供咖啡因,还为我们提供休闲和社交互动的空间。

韩国饮食文化和咖啡文化一样快,客户服务的速度令人印象深刻。用餐后,直接走到收银处,刷一刷信用卡,在几秒钟内就完成结帐。不同维也纳,只是结帐也花上半小时。

韩国的人均工作时间在所有 OECD 国家中排名第三,2017 年达到 2,024 小时。相比之下,英国人一年的工作时间为 1,514 小时,奥地利人则是 1,487 个小时。韩国人长时间的工作衍生了无数的 24 小时便利店,即使在伦敦,仍然会在晚上 10 时找到一间营业中的 Tesco。但在维也纳,这是不可想像的。维也纳的商店一般在下午 6 时到晚上 9 时之间关闭,星期日的街上几乎全部商店也休息。然而,首尔人在星期日纷纷到大型购物中心疯狂血拼;伦敦的周末一样有不少人到丽晶街购物。相反,维也纳人在周日会躺在公园懒洋洋的度过一天。

我从伦敦市中心搬回维也纳郊区后的第一个晚上,我坐在客厅里,专注地聆听四周,才发现没有伦敦经常听到的救护车鸣笛声,这样寂静无声的夜晚让我意识到生活正慢慢回到原本缓慢的节奏。

最终,生活节奏的快与慢是我们个人感知的选择。同时,一个城市的基建和大众的价值观也透视了该城市的生活节奏。

考虑到时间的流逝,你会停一停,思考一下你个人的价值观和长期目标吗?我们可能在急速生活的旋风中已经忘记了这些目标,虽然光速的生活会使人疲累,但同时也会激发生命的意义。这种生活方式的价值只有在你开始反思的时候,才会醒觉。下次到咖啡馆时,不妨抛开你的电脑(和手头上的工作),坐下来静静地品尝咖啡最原始的味道。

后记:维也纳有很多咖啡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古典优雅的氛围、咖啡香浓的味道、浓厚的人文气息,在朴实而华美的装潢下,教人流连忘返。每个城市也有她们各自的节奏,这篇文章巧妙地以咖啡串连三个欧亚城市:奥地利的维也纳、英国的伦敦和韩国的首尔,以维也纳人第一身的文化观察,细说三种不同的生活节奏。三个独特的城市编织了一首有快板、有慢板的协奏曲,下次到咖啡馆暂且放开烦恼,单纯地享受咖啡,感受美好的时光。

来源:立场新闻
作者:Yasemin Zeisl
翻译:胡希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