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咖啡馆”试图缓解英国孤独症

下午5点刚过,我在伦敦西部富勒姆码头(Fulham Wharf)的那家机库形状的森宝利超市(Sainsbury’s)喝着格雷伯爵茶(Earl Gray)。

随着秋夜降临,我们大约有12名顾客在这家大卖场的咖啡馆里,多数是独自一人。在特蕾西•索恩(Tracy Thorn)那忧郁的歌声从含混不清的广播系统传出时,我判断,似乎没有人愿意通过聊天来相互结识。但是这家超市希望我们聊聊天——它启动了一个名为“会说话的桌子”(Talking Tables)的实验,来吸引购物者交谈。在一些地方,精神健康慈善机构Mind负责管理,在另一些地方,工作人员负责接待。但在某些地方,比如这里,这项活动被留给自发的互动。

尽管我把特殊标志“预留给有心情聊天的顾客”放在显眼位置,但我还是没有得到响应。但这一举措耐人寻味,部分原因在于,随着英国各地的商业街继续迅速衰落,大型零售商正竭力加强自己的社区角色,它们渴望被视为解决方案、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与此同时,智库的论文和政府的公告告诉我们,各个年龄段的英国人都在遭受一种孤独流行病。

据慈善机构Age Concern称,有20万老人已有一个多月没有和朋友或亲戚说话了。家庭医生怀疑,他们的一些病人之所以会预约,是因为他们很孤独。他们的接待员认为,前台就像一块磁石,吸引着孤独的人来这里,体验一点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而年轻人,即使表面上通过Instagram进行社交,也无法幸免:森宝利超市为这项实验进行的幸福调查发现,18至24岁的年轻人已变得比老年人更感孤独。亚历山德拉•霍斯金(Alexandra Hoskyn)创办了全国范围的“聊天咖啡馆”(Chatty Café)网络(森宝利超市的项目就基于这个网络)。作为一个在家带孩子的新妈妈,她发现自己陷入社交孤立状态,这刺激她采取了行动。

“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角色,”森宝利超市的商业运营总监格雷厄姆•比加特(Graham Biggart)说。“商业合作伙伴认识到我们的客流量和空间的价值,我们希望看看我们能以什么其他方式利用它。我们还能用它做什么来促进社区凝聚力?”有些农村零售商吸收了当地邮局。议员们在当地超市里接待选民来访。额外空间可以提供给当地的团体,例如看护者支持团体。

付费的公众——以及选民——也许不相信部长级官员和企业能解决这些社会弊病,但他们可能会肯定后者的努力?Britain Thinks的研究人员上月发现,超市是所有盈利组织中最值得信赖的。他们被视为“站在我这边”,比丑闻缠身的慈善机构更有动力。

政客们在这类评级上仍然排名较低——因此,部长级官员们与大型雇主合作应对社区问题的策略,对陷入困境的政府来说是有利的。

与此同时,分析这项研究的科迪莉娅•海(Cordelia Hay)表示,在焦点小组讨论中,城镇中心消亡的话题总是出现,“发出了现行体系已不适合他们的信号”。她接着说,超市在某一方面是脆弱的:当收银员受到大型零售商的糟糕对待时,顾客觉得自己与每天打交道的收银员立场一致。

作为政府应对孤独的国家战略的一部分,雇主们被鼓励采取更多措施,照顾好自己的员工。

在这家大卖场,我最终放弃了聊天的尝试,开始浏览货架。走访咖世家咖啡(Costa Coffee)连锁店旗下一些参与“聊天咖啡馆”项目的分店,也同样一无所获。员工们遗憾地解释说,在几周没有得到顾客回应后,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一努力。一位欧洲朋友暗示,这一切不请自来的友谊,不太像英国人吧?

但是,森宝利超市咖啡馆的一位员工颇有哲理地评述道,“现在还为时尚早,你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改变人们的习惯。”

你可以改变的,也许是让政界和商界认识到,人们对社区资源的退化感到痛心。曾几何时,这样一个“软”问题不会出现在政界或商界的优先事项清单上;现在它正是优先事项之一。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作者:米兰达•格林
译者:何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