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巴西的咖啡遗产

咖啡庄园主经过仔细计算后发现,采用农奴制方式生产咖啡的成本比采用奴隶制方式生产咖啡的成本要低很多,于是也出来倡导废除奴隶制。

当时年迈的佩德罗二世国王正巧出国访问,由他的女儿伊莎贝拉代位,后者于1888年5月13日签署了《黄金法案》(Golden Law)。当时巴西的奴隶还有100万,而该法案使其中3/4的人获得了自由。一年后,在咖啡庄园主的推动下,佩德罗国王被迫交出政权,巴西共和国宣告成立。此后的几年中,巴西政权一直掌握在圣保罗和邻省米纳斯吉拉斯省的咖啡庄园主手里。

奴隶确实得到了解放,但是他们的生活状况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庄园主明显更加青睐欧洲移民,在他们眼里,欧洲移民在血统上就优于非洲人后裔,因此,非洲人后裔在巴西也越来越被边缘化。

农奴制咖啡种植引进后的几年间,咖啡产量暴增,从1890年的550万袋增长到1901年的1630万袋。奴隶制被废除,农奴制登台以后,巴西的咖啡树种植量也翻了一倍,20世纪之初,仅在圣保罗州就有超过5亿棵咖啡树。巴西咖啡充斥着全世界。

巴西过度依赖一种经济作物,直接影响了巴西人的幸福生活。一位当代作家指出:“巴西人民所需要的普通食物本可以在巴西本土种植生产,但是咖啡占了大量土地,即便是像面粉这样的食物,也要依赖进口……由于过度发展咖啡种植业而忽略了人们日常所需农作物的种植与生产,因此如今的巴西正为此付出惨重代价。”(完)

作者:马克·彭德格拉斯特
来源:《左手咖啡,右手世界--一部咖啡的商业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