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人能有自己的咖啡,得感谢一对偷情的人

咖啡原产于埃塞俄比亚,因被欧洲人发现的时间较晚,十五世纪时才有文献记载它的使用方法;它是一种兴奋剂,能够提神醒脑,因此广受欢迎。据信,也门苏非派的和尚们是最早饮用咖啡的一群人,咖啡让他们在夜间祈祷时能保持清醒。

十五世纪初,咖啡已经传到穆斯林(回教)的朝觐圣地麦加,之后便传遍整个中东。后来旅行家很快又将咖啡带到欧洲,据说十七世纪初期,某些天主教徒怀疑咖啡是魔鬼的饮料(因为异教的颚图曼帝国最热衷这种饮品),便怂恿教宗克莱孟八世(Clement VIII)下禁令,没想到教宗亲自品尝了这种饮料之后却给予咖啡祝福,咖啡也因此逐渐普及欧洲。当时,民众争相品尝这款新饮品,咖啡馆便在欧洲各地雨后春笋般涌现。十七世纪中期,英格兰首批咖啡馆开幕,迅速成为民众聚集与辩论的中心,成为弘扬启蒙时代求知精神的根据地。

威廉.比多夫在其著作《四位英国人与传教士游历非洲、亚洲、特洛伊,比提尼亚、色雷斯与黑海见闻》(The Travels of Four Englishmen and a Preacher into Africa, Asia, Troy, Bythinia, Thracia, and to the Blacke Sea (1612))描述了他在土耳其首度品尝咖啡的印象:

他们最常饮用的是一种名为“可法”(Coffa)的黑色饮料,由类似于豌豆的“可阿哇”(Coaua)糊所制成。制法是先用磨粉器将豆子磨碎然后用水煮沸,而当地人品尝时,喜欢愈热愈好。他们生活简陋粗鄙,觉得喝这种饮料很享受,也有助于消化食用的草药与生肉。

意大利探险家彼得罗.德拉.瓦莱在其著作《波斯游记》(Travels in Persia)(1658 年以英文出版)详述了土耳其咖啡:

土耳其人有一种黑色饮品,夏天品尝清凉爽口,冬天饮用驱寒暖身……。我记得这种饮料是以某种树木的谷粒或果实制成,这种树木生长于麦加附近的阿拉伯地区,生产的果实被称为“可菲”(Cahue),也是这种饮料的名字。

制作“可菲”的果实为椭圆形,大小等同于中型橄榄。当地人制作饮品时,偶尔会使用柔软的果皮,偶尔又只有使用犹如豆子的果核。他们认为使用果皮和果核的两种饮料,一种性属温热,另一种性属寒凉,但我忘记那种清凉爽口的饮料是用果皮还是果核做的。

饮品制法如下:依据喜好来烘烤果皮或果核,将其磨成极细的粉末;粉末略带黑色,不甚美观……。当地人饮用前,会将粉末加水,以特制的壶烹煮……。随后,他们会倒出饮料,喝的时候愈热愈好,除非嘴巴与喉咙忍受不了热度。这种饮料确实很烫,所以他们不会一口气喝完,而是分次啜饮,厚重的残渣会沉淀于壶底。为了提升口感,他们会在“可菲”饮料中加许多糖、肉桂与极细的丁香,使其散发馥郁香气,同时添加营养,用来滋补身体。

《欧亚非美四洲多数地区制作咖啡、茶与巧克力之道》(The Manner of Making of Coffee, Tea and Chocolate as it is used in most parts of Europe, Asia, Africa and America (1685))一书中,则记载了欧洲各地对于咖啡这种新饮料的热衷情况:

因为咖啡花是黑色,而且形态看起来忧郁悲伤,死者的灵魂居住其中,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便讨厌(咖啡)豆。也有人认为不该饮用咖啡,宣称它会麻痺人的感官,让人做恶梦;然而,咖啡有益于身体,我认为向民众介绍咖啡豆并非浪费时间与精力。

我现在要来介绍一种称为“本”(Bon)的阿拉伯豆,当地人将其制成名为“咖啡”的饮料,阿拉伯与埃及人一直有饮用的习惯,如今它也传到英国、法国与德国,需求量甚大。

咖啡是一种只生长在阿拉伯半岛沙漠的浆果,从那里被运送至大领主的领地供贵族享用,以其净化功效用来驱寒、袪湿、顾肝与消肿。它是御用药品,可止痒清血,保护心脏,刺激心跳。

十七世纪末,咖啡广受欢迎,欧洲主要城市共有数千家咖啡馆,民众对咖啡的需求日增。阿拉伯人曾试图垄断咖啡贸易,但狡猾的荷兰人窃取了一些树苗,将其带到巴达维亚(印尼雅加达旧称),在该地兴建了咖啡农场。1714年,荷兰将一些咖啡树苗献给法王路易十四(Louis XIV),这位法王便在巴黎的皇家植物园里栽植了咖啡树。1714年,一位名叫加布里埃尔.狄克鲁(Gabriel de Clieu)的年轻海军军官冒死从植物园剪下一些咖啡树插枝,并不顾海盗攻击,千里迢迢将树苗运往加勒比海的法属马丁尼克岛(Martinique),咖啡就这么在该处茂盛繁衍。

他带去的那些为数不多的咖啡树苗在 50 年后增加为 1,800 万棵,之后这些咖啡树又被带到加勒比海地区与新大陆去。巴西如今是咖啡最大的输出国之一。

至于咖啡是如何传到巴西,有一则非常有趣轶闻。据说在1727年,葡萄牙属地的巴西官员弗朗西斯科.德.梅洛.帕赫塔(Francisco de Mello Palheta)被派遣到法属圭亚那,试图透过协商将咖啡树苗带往巴西,但法国人不愿分享,严词拒绝了他。幸好帕赫塔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令法国总督的妻子着迷不已,两人便暗通款曲。总督夫人在帕赫塔临行前为他献上一大束鲜花,花中暗藏着咖啡种子,这才终于让咖啡得以引进巴西。

来源:《那些异国玩意儿》
作者:克莱儿・考克-斯塔基

You may also like...